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非正式婚姻 > 第32章 第32章

第32章 第32章

  沈星河喝了酒,开不了车,本来已经叫了代驾,但是等了半天都没来,叶晚意有点不耐烦,加上她伤的是左脚,不影响开车,所以最后决定取消了订单。

  叶晚意大一就考到了驾照,不过自己的车子是最近才买的,所以驾龄并不长,车技自然也很一般。这个一般就体现在,在大路上开没什么问题,但是到了停车的时候就费劲了,尤其是车位位置将将好,前后方位置都不太宽敞的情况下,就显得极为笨拙。

  且沈星河的沃尔沃操控和叶晚意的大众有些许差别,车身又大了不少,这对本就是新手的司机更是难上加难,所以方向盘来来回回打,折腾了几次,车子都入不了库,不是车尾要碰到旁边车,就是车头要擦上柱子。

  叶晚意眉头紧皱,握着方向盘的手已经微微汗湿,整个人明显有些急躁。

  坐在副驾驶的沈星河则一副稳如老狗的样子,平心静气,一点儿也不急,甚至在叶晚意倒了几遍都不成功的情况下,他还调整了座椅靠背的角度,整个人半躺着,闭目养神,那架势仿佛在说:我先睡会,你好了叫我。

  叶晚意倒一点距离,打开车门下车查看有没有碰到,再上车,发现还是不行,最后脑子一片浆糊,方向盘打了几圈都忘了。

  “沈星河。”刹车一踩,挂上p档,叶晚意有些气闷地喊旁边的男人。

  男人闭着眼的缓缓睁开,嘴角难掩笑意,明知故问:“怎么了?”

  “停不进去。”

  沈星河打开车窗,探出去看了看距离,点头遗憾表示:“确实有点难。”

  叶晚意觉着正常男人这时候怎么也会表个态帮忙的吧,沈星河这幅事不关己还有些幸灾乐祸的表情是什么鬼?像极了学生时代的他,作弄人得逞的那副幼稚鬼模样!

  谁叫自己技不如人呢,所以只能卑微求助。

  “要不,你帮忙停一下……”叶晚意声音温温吞吞,试探性地问。

  “我喝了酒。”沈星河觉得这求人帮忙的语气还是有些不到位,连声老公都不带叫一下的。

  “这是自家车库,也不是城市公共道路,应该没事吧。”

  “你再试试。”

  “我怕刮了你的车。”

  沈星河托着腮,看向叶晚意,淡定表示,“没事,刮了有保险,不用心疼。”

  ……

  五分钟后,再一次倒车入库失败。

  叶晚意嘴唇抿成一条线,一言不发。

  沈星河知道,这是她发火的边缘,怒气值已经积攒到一定程度了,他再不出马会有些危险。

  “我来吧。”

  两人交换座位。

  沈星河单手扶着方向盘,往后看了看,油门一带,往前去了一点后,倒档方向盘打圈,耍帅和炫技的意味很明显。

  车子稳稳入库,左右边距几乎相等,他带着调笑的口吻说道:“你就是把你的车我的车分得太清,所以车子才不听你的话。”

  “?”这是哪门子的歪理。

  回到家后,一身酒气的沈星河选择先去洗澡,走到卫生间门口,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

  “吹风机买回来了,在玄关柜子上,还没拆。”

  “好。”

  叶晚意看到有个超市的购物袋放在那,打开一看,吹风机,干发帽,还有……好多盒计生用品。

  这也买太多了吧……叶晚意的脸腾地一下就变红了。

  那天晚上,一番折腾之后,她又累又痛,最后还是沈星河抱着她去洗的澡。她起初还有些扭捏,后来实在觉得身子像散了架,也就顾不得那么多,任由对方帮着擦洗了。

  只不过后来被抱进被窝睡觉,脑子放空完毕开始恢复理智后,她才后知后觉地问身边人。

  “你……是不是没戴那个?”叶晚意说,“我不想怀孕。”

  虽说已经结了婚,但叶晚意觉得,孩子真的不能随便要,一定要双方都考虑清楚才行,况且,他们这婚本就结得草率了些。

  刚才情绪一下子上来,意乱情迷的时候两人都没考虑太多,且沈星河说之前家里没有备这个的习惯。

  “抱歉,是我的问题,没考虑到你不想要小孩。”沈星河沉声说道。

  “难道你想要?”叶晚意有些惊讶于他的表达。

  过了好久,沈星河才缓缓回答:“没有特别想要和不想要,我自己是觉得顺其自然就好,而且我们也不是负担不起。你不想要那就先不要,不过你不要去买那种药吃,很伤身体,这次应该不会中招,我心里有数。”

  “万一呢……”

  “等到万一的时候再处理。”

  ……

  所以……此时此刻,看着购物袋里东西的叶晚意想,他响应的态度和解决问题的速度果然都很一级。

  沈星河洗完澡,叶晚意紧接着去了卫生间。

  等她洗完澡出来后,发现沈星河今天没去书房加班,而是拿着本书,半躺在卧室的床上看。

  “吹风机好用么?”他看见她洗好出来后,问。

  叶晚意点头,缓缓走向床边,她发现他一个人独占一张床,还把被子压住了。她拿起一个被角,准备往自己这边拽,奈何那边岿然不动,她根本拽不动,刚想问他要干嘛,是几个意思。

  男人放下书,眼神似火:“那试试和吹风机一起买的东西好用不好用。”

  “……”叶晚意指着书,“你刚是在正经看书吗?”

  “刚刚确实是。”沈星河答,“看到你出来就没办法专心看书了。”

  “嘴可真贫。呵,男人,果然都一个样。”叶晚意想说,网络段子看来是真的!只要这个男人还能呼吸,就不可能不好色,再帅的男人也是一样,原以为沈星河是禁欲系的,现在想来,真是大错特错。

  “哪个样?”沈星河借力把被子一拉,拽着另一头的叶晚意重心不稳,顺势就跌入他的怀中。

  他凑近她的耳边,温热的呼吸传来:“馋你的身子不假,但是证明我自己也很重要。”

  “什么意思?”叶晚意不解。

  “你的那个闺蜜,整天微信给你发的都是什么内容?我觉得我有必要用实力来证明。”

  “……”叶晚意脑子光速运转,心想不好,姜凝之前可是发了不少虎狼之词……而且,好多都是针对沈星河是不是那方面有问题骗婚,疯狂要她验货的……还有问她第一次感觉怎么样,对方前戏足不足,给力不给力之类的……难道刚刚又发了?

  说话间,沈星河嘴角勾起,修长的手指撩起她的黑发,吻落下来,攻势直接往她最敏感的地方——后颈和锁骨发起。

  “你竟然偷看我手机!?”叶晚意怒问,气息已经被那厮亲得有些不稳,自己问完都觉得像是在娇嗔。

  该死的沈星河,已经知道哪里是她的死穴了!她根本招架不住,以前上学的时候还能跟他斗个势均力敌,现在出了校门,发现各方面都会被这个人腹黑碾压,尤其是……在这方面。

  “我可没有偷看,你的手机一直响,消息不解锁都能在预览看见。”

  “光明正大地看是吧。”她扭头问道。话音还未落,嘴已经被他堵上。

  “并且这是我第二次看见了。”沈星河声线已有些嘶哑,“你说,我该怎么办,毕竟你支支吾吾不正面回答人家,误解已经产生了。”

  “!!!???”

  沈星河从背后环抱着她,一手捧着她的脸,细碎地吻着,另一手从睡裙探入,轻抚着她前面雪白的绵软处。

  滚烫的手掌,轻柔又有力,叶晚意仿佛全身的隐秘开关被打开,整个人像藤蔓一样控制不住地想要攀附、贴近,原来并非她干涸冷淡,而是只有遇到了山丘,涓涓溪流才会情不自禁地涌出,每一寸的肌肤都被点燃,压抑了许久的原始欲望,被这个男人开启,从此,便一发不可收拾,因为食髓知了味。

  一进一退间,叶晚意的眼神和意识都逐渐迷离,透过这个男人英俊的脸,她仿佛看见了那个少年时代就闪闪放光的人。

  也是这样抱着,她因为腹痛难忍在体育课上晕倒,是那个平时都和她保持距离的男生,第一时间冲了过来,抱着她往医务室跑。一路上,周遭的感官都不太清晰,刺眼的日光从一颗颗梧桐树的叶子间隙打在她的脸上,因为少年的快速奔跑,光线忽明忽暗,到最后,她只记得少年紧皱的眉头。

  整个学生时代,那是他们唯一一次距离那么近,同窗6年,从没有任何逾矩的行为,但是并不影响他们彼此交心、无话不谈。

  而现在,他们牵手、亲吻,做着夫妻间最亲密的事情,但是有些事情和感受,却不会和对方谈起,也许不是不想谈,而是不知道怎么谈,因为彼此的生活工作圈差别太大,这些年的经历和阅历也大相径庭。

  叶晚意想,这就是古人说的至亲至疏夫妻吧。

  “又不专心。在想什么?”沈星河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似乎是有意惩罚,他一改温柔,将背对着自己的女人扳过来,直视着她略带红晕的脸,迷人的曲线一览无余,掌心相扣,他将她的双手推举过头顶,攻势一下子变得颇具进攻性。

  “过几天我要回y市了。”叶晚意不好意思被他那样直勾勾盯着看,微微偏了偏头。毕竟之前跟妈妈说来北京是出差的,就算在这边找工作,有些事情也需要回去处理下。

  沈星河一言不发,断断续续又折腾了叶晚意许久。

  叶晚意像溺在水里,只能抱着他这根浮木,好几次都有失焦断片的感觉想把他推开,然而最原始的欲望让她的手只能抵在他胸前轻挠几下。

  从喘息到低吟,叶晚意如一滩水,最后只能求饶。

  “沈星河……”她受不住,低声叫着他的名字,双目如泫如泣。

  云雨过后,一室旖旎,到处都是两人的痕迹,沈星河将叶晚意抱进淋浴间,重新冲洗。精疲力尽的叶晚意几乎是半挂在他身上,任由他摆布。

  刚才的睡裙是不能穿了,沈星河找了件自己的衬衫像给洋娃娃穿衣服一样把她整个人“包”好,他低垂着眼眸,动作很是温柔。

  “早点回来。”沈星河将她抱回床上,冷不丁地说了句。

  叶晚意愣了好一会,才意识到他是接着自己刚才说要回y市的话说的。

  “好。”

  “你先睡吧,我去阳台抽根烟。”

  “好,你也早点回来睡……”

  “嗯。”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