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非正式婚姻 > 第28章 第28章

第28章 第28章

  汽车快速行驶在长安街上,叶晚意开着车窗,深秋的冷风直直往里灌,她迎着风给自己热热的脸降温,觉得格外舒服。

  “把外套盖在身上。”沈星河随手从后座捞了一件他放在那的黑色风衣,递给叶晚意,“不然就把车窗开小点,风太大了。”

  叶晚意伸手接过衣服,却装作没听见,一项也没有照做。

  沈星河从中控台直接关了她那边的车窗,她撇撇嘴,前倾的身体倚回座椅靠背上,然后开始慢慢摆弄着他的风衣,两只手伸进袖子里,反着套上。

  车窗这才又重新摇下一段距离,开了一道缝。

  小区停车场是露天的,离单元楼步行还有一段距离,沈星河像包粽子似的用风衣把叶晚意裹紧,抱下了车。

  “拐。”叶晚意在他怀里,小声提醒他还没拿被忘在后备箱的拐。

  “拿不了了。”

  “……”

  不知道是他的体温比较暖,还是因为被裹得太严实,叶晚意里面虽穿得单薄,却没感觉到一丝冷风。

  到了家,沈星河轻轻把她放在沙发上,正欲起身,却发现怀里的人两只纤细的胳膊还挂在他的脖子上,没有要松开的意思。

  “到家了。”他语气轻柔。

  叶晚意依旧不放手,她定睛看着他,纤细浓密的睫毛下黑眸沉沉,眼角还有风干的泪痕,喝了酒的她一改往日的冷静自持,她此刻眼里有柔弱,亦有挑衅和试探,大有我就这样不松开,看看你要怎么办的意思。其实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这样无聊,她以为他会有些不耐烦和嫌弃,至少会表露些不悦,毕竟他上班很忙很辛苦,下班这么晚还要出去接她,折腾这么晚谁也不会乐意。然而意外的是,他没有,相反,他表现了超出寻常的耐心和体贴。

  “我先去给你冲一杯蜂蜜水。很快回来,听话。”沈星河像哄小孩子一样。

  叶晚意闻言,乖乖听话松了手,然后便看他走进了厨房,不一会儿功夫,端出了一杯温度适中的蜂蜜水。

  她捧着水杯小口慢慢喝着,他拨开她额头的碎发,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和脸颊。脸还是有些烫,酒气还没散。

  “我以前没发现,你还挺会照顾人的。”叶晚意抬眼看他。

  “是么?也分人的。”沈星河挑眉轻笑,未置可否,单膝半跪在沙发旁的他和叶晚意视线保持相平,两人距离很近,近到可以感受到对方的气息。

  “我的意思是,特别像被调、教过。”叶晚意看看蜂蜜水,半开玩笑,“这一条龙服务,点赞。”

  “调、教?”沈星河噙着笑,缓缓开口,“不好意思,没有交过女朋友,都是无师自通来着的。”

  叶晚意眼里闪过一丝惊讶,随后笑着夸奖:“那很优秀了。”

  “你呢。”他反问。

  “什么?”她没理解他的问题。

  “调、教过别人吗?”他用着她刚才的词,半开玩笑追问,“我这服务还有哪里需要改进吗?”

  “不好意思,经验匮乏,好像做不了对比呢。”她学着他的口吻回答,随后微微嘟嘴,眉心拧着,把蜂蜜水推到他跟前,“喝不完了。”

  “喝完了胃才能舒服。”他补了一句,“浪费可耻。”

  叶晚意一直不喜欢甜味的东西,这蜂蜜水喝了大半,胃里舒服没舒服倒是没感觉,嘴里可真的是腻得慌,奈何不能辜负了对方的一片苦心,还有,这浪费可耻的帽子一下子扣得也不小。

  沈星河看她一脸不情愿,在她做完心理建设,准备继续拿杯子仰头灌下去的时候,他先一步伸了手。

  “有这么难喝么,你这表情好像我在逼你喝毒药一样。”

  “蜂蜜水解酒有科学依据么……”她小声嘀咕着抗议。

  叶晚意看着面前这个男人,滚动的喉结,硬朗的下颌,嘴唇贴着她刚才喝的地方……举起杯子仰头就喝,似乎全然不介意。

  许是感受到她炙热的注视,又或者是对于她那句对蜂蜜水的质疑不满,沈星河目光一转,忽然又朝她靠近了一步。

  两人几乎是面贴面的距离。

  酒精好像有一种放大感官的能力,叶晚意能清晰感受到他的气息和心跳,她忽然感觉自己的脸更热更烫了。

  冰凉的唇覆了上来,随之而来的还有如涓涓细流的蜂蜜水,叶晚意睁大双眼,显得很是木讷,紧闭的唇随着对方的慢慢侵入微微张开,和刚才的甜腻不同,从他口中度过来的味道,多了一丝甘甜清冽。

  叶晚意没什么经验,鼻尖的空气稀薄,呼吸渐渐急促,她两手撑在沙发上,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更不知道该如何回应,身体本能地往后退了退。

  虽然是很细微的动作,但沈星河还是敏锐地捕捉到了她无声的抗拒,他没有继续欺身向前,轻轻把手中的玻璃杯放在茶几上,他别开脸,没有看向叶晚意,刚刚眸中的热烈情愫也随着她的抽离和退后渐渐散去,他正打算起身去厨房清洗杯子,却被人拉住了袖子。

  “我……”叶晚意其实并非不愿意,事实上,刚才那种近距离的触碰,给她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奇妙感觉,好似打开了一个开关,一下子清空了大脑所有的信息,只剩彼此身体最原始的温度、气息和想靠近的欲望,何况,领了证,有些事情,她是有心理准备的。

  她耳朵根通红,声音很小,低着头,伸手拽了下沈星河的袖口,表达了自己的态度。

  “你现在是清醒的么?”沈星河再次确认,声音有些嘶哑。

  “你的蜂蜜水好像确实有那么一点解酒效果。我很清醒,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叶晚意轻轻点头,眉毛微微扬起,眼里泛着些许挑逗意味,双臂环上他的脖子,动作生涩得很,但是那表情,想把握主动权的意味却十分明显。

  沈星河轻笑:“蜂蜜水的效果,可不止解酒。”

  温柔的耳鬓厮磨,他耐心十足且体贴细致,温柔的手掌不疾不徐地细细探索着,他低垂着眼眸,一处处,极具耐心地落吻,似乎他掠过的地方都还带着蜂蜜的香甜。

  叶晚意起初还有点紧张和僵硬,但是架不住面前这个男人太会撩拨了,他就这样不紧不慢地磨着你,一步步攻城略地,时不时看看你的反应来判断他的寻找是否正确,当他的薄唇定位到她的脖子时,她就知道她完了。

  那好像是她的死穴。

  温热的气息和又痒又舒服的感觉让她不自觉地想要后仰,手抵在他前面想要推开,但是感觉力气已经被抽空,整个人都是酥软无力的。

  她说不出话,但是小腹和腿间的温热黏腻感,是前所未有的。

  沈星河感受到她细微变化的表情,似乎是为了求证,他嘴角勾起,带着得逞的笑意,靠近她的耳朵,低声问:“是脖子吗?”

  这个问题显然不需要回答,因为已经得到了验证。

  更让叶晚意又羞又恼防线崩塌的是,沈星河竟然还……

  叶晚意呼吸已经有些急促,脸也是通红:“你……怎么能?”话音刚落,叶晚意自己都被惊到了,她的音调已经不似平时那样平和,呢喃和嗔怪中全是撒娇的意味。

  “怎么不能?”此刻,一向克制自持的沈星河终于知道什么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她微微喘息的声音和有些迷离的眼神简直让他欲罢不能,纤细雪白的天鹅颈,就算是现在要他的命,也认了。

  “别碰我脖子了。受不了……”叶晚意微微颤栗,且整个人都像被解锁打开了一般,她本能地后仰,身体支撑不住地时候像抓住救命稻草一般反抱着男人的脖子……

  许是因为她的求饶,脖子暂时被放过了。沈星河缓缓下移,女人起伏的呼吸让他甘愿匍匐。

  然而,就在她还没来得及调整回来思绪的时候,男人带着坏笑,再一次卷土重来,她禁不住低吟出声。

  “网上有人说,女人总是口是心非,不要有时候就是要。”沈星河轻声笑道,“我要认真确认下你的真实意思,到底是要还是不要,喜欢这里还是那里。”

  “你很会很懂的样子嘛。”叶晚意心想,这样不行,被动得要命不说,还处处被这个男人调笑,于是乎,她决定反客为主,反身将沈星河抵在沙发上。

  她跨坐在他的腿上,环抱着他的脖子,凑近他的耳朵,虽然气息有些不稳,但眼神狡黠,“我要反击了。”

  沈星河剑眉微挑,饶有兴致地看着胜负欲被激起来的叶晚意,明明害羞又单纯,还偏摆出一副要挠他诱惑他的样子,真的是又纯又欲的天花板了。

  “小心脚。”低头看了一眼她还肿着的脚踝,他举起双手,表示投降。

  “投降也晚了。”叶晚意照着他刚从的样子,有样学样。

  ……

  叶晚意曾经一度觉得自己可能这辈子都走不进一段亲密关系,想起肖俊要牵手拥抱和接吻被她拒绝的瞬间,她也曾怀疑自己是不是过于矜持和古板了。直到今天,她才真的体会到那句话的正确性:身体是诚实的。

  亦或者说,在对待夫妻生活的态度这方面,她和沈星河还算契合。比如他会考虑她的感受,他会尊重她的意愿,还有就是,他们都认同,性生活既是满足自身欲望,又是一个互相取悦的过程。

  好像,迈入婚姻的第一步,比想象中容易得多,接纳另一个人,也没那么困难,叶晚意不确定,是否因为对方是沈星河,才让一切变得这么自然,如果换成别人,又会是怎样的局面呢?

  然而,婚姻从来就不只有两个人的鱼水之欢,还有数不尽的柴米油盐,比如最简单的,异地和工作的问题。然而这一刻,她想忘掉这些,想那么多干嘛呢,春宵一刻值千金,古人诚不欺我。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