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非正式婚姻 > 第25章 第25章

第25章 第25章

  第二天一早,叶晚意从床上醒来的时候,沈星河已经洗漱完,他换了件新的白衬衫,正在打领带,整个人显得神采奕奕、精神焕发。

  “早。”他主动打了声招呼,然后把刚到货的拐杖放到她旁边。

  “早。”叶晚意做了一晚上梦,这会儿头昏昏沉沉,睡眼惺忪的样子和面前的男人形成鲜明的对比,看了眼拐杖,不禁感叹,“配送真给力。”

  叶晚意从行李箱也挑了一件白衬衫,搭配一条浅蓝色牛仔裤,化了个淡妆,约莫十五分钟就把自己捯饬好了。

  两人一起去食堂吃了早餐,然后便驱车前往民政局。今天结婚登记的人不少,叶晚意和沈星河却是其中最引人注目的一对,有两个人相貌登对的因素,毕竟都是不输明星的颜值和气质,还有最重要一点就是,叶晚意拄的那副拐有点吸睛。

  “那男的好帅啊……关键这么帅,还对女朋友不离不弃。”

  “感觉又相信真爱了。”

  “你看看人家老公,好温柔好体贴啊。”

  ……

  不离不弃这个词都用上了,叶晚意真是哭笑不得,可能人家觉得她有“缺陷”,还能嫁给这么帅的男人,是她上辈子拯救了银河系吧。比起其他情侣的嬉笑怒骂和甜甜蜜蜜,沈星河和她更像是过来出差开会的。没有喜糖,没有特色头纱和造型,也没有任何自拍和vlog记录,全程安安静静,按照流程,完成了结婚登记。

  拿着红本,看着自己手上戴的戒指,坐在副驾驶的叶晚意扭头看了看认真开车的沈星河,才稍微有了那么一点已婚的仪式感。

  因为沈星河只请了半天假,所以这边结束之后他得回单位。

  开车把叶晚意送回单位宿舍,临下车,他给了她一张银行卡和一串钥匙:“这里面有一些前几年工作的存款,以后每个月发工资我也会打在上面,家里面有什么需要添置的东西或者你自己想买的,都可以用,然后这是钥匙,还有一把是我不常住的房子,有空我带你去看看,你喜欢的话我们也可以考虑稍微重新装修下。”

  叶晚意看他伸着手,用汇报工作的平和语气,履行着他的丈夫义务,她犹豫着没有立刻去接这张卡和钥匙。

  “午饭没办法跟你一起吃,晚饭我尽量,如果你饿了,就先吃,不用管我。”沈星河看她发愣,忽然笑得很开,开玩笑戏谑道,“发什么愣,怎么,这会儿后悔了?”

  他定睛看着她:“晚了。”

  “没有没有,你这老公当得太到位了,人家自由恋爱个几年的都有可能会因为几万块彩礼闹翻,你这刚领完证还没怎么样就主动上交了财政大权……我适应新角色需要点时间。”叶晚意接过东西,也很坦荡,“用到大额的钱我会跟你讲的,然后等我重新找到工作,也会把工资打进去,这就算是共同资金了。我们双方都有支配权和知情权。”

  “ok。”沈星河看她一脸认真,也没在这个问题上和她再纠结,车子调头回了单位。

  叶晚意一个人拄着拐杖回去,到他们那一栋电梯口的时候,一个看着比她年龄小几岁的女生主动和她攀谈。

  “姐姐,您也住这栋吗?我好像之前没见过您。”女生一头乌黑的长发,顺滑如瀑布,带着一股刚出校门的书生气和稚气,让人天然地就对她没有防备感。

  “嗯,我刚搬来不久。”

  “您住几楼呀?”女生笑着说,“我住三楼,也是刚分到这里,您也是咱们外交部的吗?”

  叶晚意微笑摇摇头:“我不是,我住四楼。”

  “好巧啊,姐姐就住我楼上啊,我们加个微信吧,有什么也好有个照应,毕竟是邻居呢。”

  叶晚意看这女生这么热心,也没好意思拒绝,便拿出手机和她扫了微信互加。

  “我叫宋雪。”

  “我叫叶晚意。”

  宋雪看叶晚意行动不方便,伸手便帮她拎着包,还一边扶着她上电梯:“姐姐你脚怎么了?”

  “谢谢,我没事的,不用扶着。”叶晚意答道,“不小心崴了一下,也没骨折,想好得快一点才买了个拐拄着的。”

  虽然叶晚意这么说了,宋雪还是热心地直接把她送到了四楼家门口。

  “我脚也不方便,今天就不请你进来坐坐了。”叶晚意再三道谢,也是第一次遇见这样自来熟的,只能说一说客套话,“等我老公下班回来,我跟他讲,改天请你吃饭”。

  “嗨,没事儿。”宋雪看了看叶晚意手上那枚钻戒,笑得越发明媚,眼睛跟月牙似的,“这楼上下的住的都是部里的同事和前辈,别客气。”

  送走了宋雪,叶晚意回到房间,拿出自己的笔记本电脑,认认真真结合不同的岗位需求,给自己准备了至少2个版本的适配简历,敲键盘的时候看见自己的戒指,她把个人信息婚姻状况那一栏,由未婚改为已婚,然后开始在各大招聘网站和软件上筛选意向职位,不过这次的选择不再局限于y市,北京的一些公司她也投了,主要方向依旧是外贸经理,要求小语种的其他行业岗位类似翻译、编辑这种,叶晚意也没漏掉,都进行了投递。

  因为海通那边还挽留她,所以叶晚意起初还抱着一种骑驴找马的心态,比较乐观,然而现实却给了她一个下马威。求职软件上是可以实时查看你简历的投递状态的,北京这边公司的hr效率还是比较高的,1小时内就有了响应,有的直接点了拒绝,认为和岗位适配度不符,有的则是已查看简历没有任何下文,投了约莫有10来家,只有一家给她打了电话详细沟通,其他都是直接在简历初筛这第一关就淘汰了叶晚意。

  打电话的这家hr声音甜美,语气客套,然而沟通的内容却让叶晚意无法接受。

  “叶小姐,我们看到您投递的简历,但是外贸经理这个职位已经招满了,想问下您能否接受外贸专员的岗位吗?”

  这种话术叶晚意很清楚,对方觉得你没达到他们的招聘期望,但是又不想错失这个候选人,所以一般就会给你推一个级别低的职位来试探,她也拒绝得很干脆,直接说外贸专员这个岗位不予考虑。

  然而这个时候无语的事情发生了,对方好像对她的回答有些吃惊又有些不满,话里话外就有点阴阳怪气的意思了。

  “叶小姐,是这样的,您这边之前都是三四线城市的经验,客户也没办法带过来还需要重新积累,再加上您的年龄和已婚未育状态,这边还是建议您来面试看看呢,毕竟现在工作不好找的,我们公司只要是有能力的人,后期待遇和晋升都是可以保障的。”

  叶晚意笑了:“不好意思,您这通电话的专业度让我没有任何想去面试的意愿。”

  对方被怼得骂了叶晚意一句有病,然后愤怒地挂了电话,并且拉黑了她的简历。

  自此,忙活了小半天的叶晚意,算是毫无结果,且心情也受到了一定影响。她越想越郁闷,便打电话和好友姜凝吐槽了一番,哪知道姜凝上来就来了一句:姐姐,您今天领证还不忘求职呢呀?

  叶晚意说起上午领完证就立马去上班的沈星河,姜凝只能感叹,这俩都是狠人。

  “现实就是这么残酷,别说你从小城市想重新杀回北京遭受歧视了,就单单你这刚领完证,已婚未育一条,就足够让你被毙掉了,hr也害怕啊,万一刚把你招进去你就怀孕产假一条龙再加二胎三胎怎么办?你就算写一个丁克声明,还怕你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呢。”姜凝冷静分析道,“首先,如果是跨行,你的性价比不如应届毕业生,毕竟人家是一张白纸好画饼、易pua,鸡血一打就是干,你一个工作了几年的职场老油条管理起来难度可大多了。然后,如果你继续干外贸这行,职位和待遇不能比原来低吧,但现在公司里的hr自身素质就参差不齐,妖魔鬼怪也是挺多的,人家宁愿花大价钱去挖竞品大厂的猪八戒求稳,也不会冒这么大风险招你这个从小庙回大城市的孙悟空,千里马常有,伯乐不常有,毕竟识人稀才的人少。”

  姜凝既是在分析叶晚意的情况,又是在感叹自己:“可能还是我们实力不够强吧,毕竟没有名校光环,在这个遍地985硕士的地方,我们这种普通本科,怎一个难字了得。”

  叶晚意叹了口气,揉了揉眉心,姜凝的话针针见血,却是不争的事实:“你这哪是安慰,简直是在伤口上撒辣椒水。海通那边倒是也能回去,只是……哎,实在没办法就只能就着台阶回去了,谁让钱难赚屎难吃呢,面子和尊严值几个钱?”

  姜凝太了解叶晚意的个性了,说是那么说,真到那个时候,她就得搬出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言论了。

  “别光说工作了,昨晚怎么样?”姜凝开启八卦模式。

  “他睡在书房了,工作比较多。我腿也不方便……”叶晚意本来觉得没什么,但是被姜凝这么一问,她越解释,倒像是越掩饰什么似的,“哎呀,我跟他比较复杂,不能算正常夫妻。”

  姜凝听了这番雷人的话,一脸黑线:“你们这也太不正常了吧!他不正常你也不正常,实在不行你主动点,不然真是基佬骗婚,你下半辈子幸福就毁了,要正视自己的需求,叶晚意,我知道你可能智商不低,颜值也高,但是就恋爱和感情方面,你绝壁是一个小白。”

  “本来也没恋爱,就是直接结婚了而已。”

  “行吧。”姜凝想起了自己和薛凯,心情忽然低落起来,“毕竟恋爱几年的也不一定结得成婚。我爸这病,钱用得快不说,还离不了人,我要是不请假,我妈一个人时间长了也顶不住。老请假吧,我这工作也快丢了。哎,心里难受,想找人喝酒,你能陪我喝一顿吗?”

  成年人的崩溃都要小心翼翼,得避开父母不能让他们担心,得避开领导不能影响工作,即使是感情再好的朋友,对方结了婚,也得问一问方便不方便,不能再像从前一样,随心所欲地约出来喝酒聊天,玩到天亮彻夜不归,因为这样会打扰到对方的夫妻生活,甚至会造成不必要的家庭矛盾。

  叶晚意深知,和姜凝比起来,自己现在遇到的失业困境根本不算什么,毕竟这个世界上,除了生死,其他都只是擦伤,只是接受现实和消化情绪都需要时间,有个人倾诉,找一种方式发泄,都会好得多,不然真的会憋出内伤。

  “能啊。”叶晚意答应道,“肯定陪你。”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