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非正式婚姻 > 第23章 第23章

第23章 第23章

  沈星河去了食堂,叶晚意一个人坐在沙发上,这才有空细细端详他的宿舍。整个小区有高层也有多层,沈星河分到的是在四层的小两居室,朝向和户型都很不错,有独立的卫生间和厨房,只不过面积都比较小,大房间是卧室,小房间他当成了书房用,除了阳台是公共的,得去顶楼晒衣服,其他都是一应俱全。

  虽然家具和一些陈设都比较旧,但好在干净整洁,一切都显得井井有条,装修跟姜凝那套loft公寓的精致感比不了,但地段、户型、朝向和配套设施绝对是完胜的,何况姜凝那个要6千块一个月,这个估计是不要钱的。

  她的行李箱被放在了卧室里,叶晚意从沙发上歪着身子往里面看了看,这间卧室里只有一张大床,另一边,书房比较小,连着书桌,倒是也有个一体的类似榻榻米的小床。

  听见钥匙转动的声音,她又重新坐直身子。

  沈星河拎着一个大袋子回来,他把打包盒拿出来打开,热气腾腾的饭菜香顿时充满了整个屋子,叶晚意单脚着地,蹦着来到餐桌旁帮忙。

  糖醋里脊、菠萝咕咾肉、杭椒牛柳、西红柿鸡蛋汤外加两份米饭。

  他去的时候没问自己要吃什么,但叶晚意欣喜地发现,买回来的这三菜一汤还都比较投她的口味。

  “买这么多花了多少钱呀?”她问。

  “今天是在小厨房点的菜,刷的饭卡,好像是三十几块,我没注意。平时的话,差不多早餐5块,午饭10块,晚饭8块。这是宿舍区的价,如果工作的时候在部里食堂吃饭,是免费的。”

  叶晚意闻言也不算太吃惊,体制内的物价果然和外面不同:“这要是在外面,至少得一百出头。果然宇宙的尽头是编制,隐性的福利是真的香。”

  “嗯,福利待遇还算可以。至于到底哪个好,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吧,看你想要什么了。”沈星河答,“每年从部里离职出去的也很多。可以说是围城吧,外面的人觉得里面福利待遇好,是稳定的铁饭碗,吃穿不愁,还能在蓝厅舌战群雄,里面的人羡慕外面的多姿多彩和无限机会,毕竟当时都是名校毕业万里挑一考进来的,工作几年后,你会发现有的同学年薪百万,你却很有可能干着日复一日看似重复又机械的工作,和理想中报效祖国、改变历史的伟大抱负相距甚远,甚至还面临外派分居,被分手被离婚的局面,那种落差感是很多人离开的主要原因。”

  “好的地方在哪里?”

  “好的地方是国家不会亏待你,北京户口、全额医疗保险、吃饭住宿孩子上学等等问题,部里都会帮你解决。如果是外派,根据外派地区的艰苦程度有不同程度补贴,为了降低离婚率,提升幸福感,也可以申请配偶随任,也会有补贴,只是补贴数额不高罢了。”沈星河从厨房拿来两双木质的筷子,递了一双给叶晚意。

  “你觉得好么?”叶晚意觉得他和那些需要靠这一份工作跨越阶层在北京扎根的寒门子弟不一样,他压根不缺这些,“你为什么选择进外交部?”

  “没有什么特别的执念或者理由。进了也就进了。”沈星河顿了顿,答道,“好与不好,尽力做好每一件事,求一个问心无愧。”

  叶晚意点头,没有再追问,其实学生时代的她一直也有个做外交官的梦,然而高考遭遇滑铁卢,错失进入某个被称为外交官摇篮的名校机会后,这个梦便落了灰不再被她提起。即使学习小语种的她在大学期间有看到过外交部、商务部校招考试,她也没有选择去报名。

  就像小时候,每个人的作文里都会写我长大了想当一名医生、老师、警察、律师……可是又有多少人长大后真的做了那份职业呢,梦想是会变的,观念是会变的,人也会变的。又或者说,追逐理想和梦想太昂贵了,而大多数人,首先要忙着谋生,而叶晚意不认为她能免俗,毫无疑问,她也是这大多数人中的一个。

  叶晚意平时食量都很小,今天不知道是折腾累了真饿了,还是为了遵守和他的约定,一小盒的米饭吃得干干净净。余光瞥到沈星河,他慢条斯理地吃着,食欲看起来也很不错。

  “我来收拾吧。”吃完饭,叶晚意欲起身收拾碗筷。

  “不用了。”沈星河看了一眼她的脚,“伤员还是好好休息吧,我弄完顺便把垃圾一起下楼扔了。”

  叶晚意闻言也没再逞强,但是心里总有一种不好意思的感觉,她素来独来独往惯了,能自己搞定的事情从来不麻烦别人。好比以前上学住集体宿舍,卫生排值日,聚餐aa制,生理期再难受都是自己提着水瓶顶着寒风去距离好远的水房打热水。除了她妈妈,她不太习惯被别人关照或者特殊照顾的感觉,都是自己做好自己的事情,哪怕是很小的事情。

  “发什么愣?”沈星河看她傻站着,杵在那不动发着呆,还挡着路。

  “我能帮你做点什么吗?不然我不太自在。也就是崴了一下脚,手还是健全的呢。”

  沈星河笑了,绕过她,指了指卧室床头柜:“那给你找个事儿做吧。里面有买好的结婚钻戒,我不知道你的尺寸,你可以试一下合适不合适,大小都可以再去调,至于我们的对戒,领完证等有空再去挑款式吧,我不知道你喜欢什么样的。还有一条丝巾,前两天同事出差代购回来的,就当还你上次的方巾了。”

  “你还买了戒指啊?”叶晚意有点吃惊。

  “虽然婚礼不办,但是最基础的这些,该有的还是要有的。不然手上光秃秃的,别人还以为我结了个假婚。”沈星河语气淡淡的,“你家那边的习俗我不太清楚,彩礼和五金这些,如果有什么要求,你可以告诉我,我来安排。”

  “你不怕我要天价彩礼?”

  “天价是什么价?”

  叶晚意看他那副毫不在意的模样,笑道:“你这口气倒是大方得很,仿佛家里有矿的样子。”

  “还行。”他也没怎么谦虚。

  “我原来的那条方巾呢?”叶晚意没想到他会重新买一条新的。

  “好像放在我外婆那儿了。”

  “好吧。”叶晚意也没再问,毕竟也不是多重要的东西,就一条用来当配饰的方巾而已,况且人家也买了条新的给她,就算弄丢了,她也没什么好指摘的。

  “那我下楼扔垃圾了。”

  “好。”

  叶晚意单脚蹦着来到床边,一打开柜子抽屉,就看见了两个精致的小盒子,牌子她都认识,只是对于叶晚意来说,这些都是绝对的奢侈品品牌了,还是她现阶段消费不起只能网上看看的那种:卡地亚的钻戒和爱马仕的丝巾。

  还记得那时候姜凝和薛凯在一起准备结婚挑钻戒的时候,姜凝就一直抱怨,她说人这一辈子能结几次婚,哪个女生不喜欢名牌的首饰,偏偏薛凯太过于斤斤计较,总说钻石不值钱,说到底成分就是碳,根本没必要买牌子的,花个两三万买个1克拉的不比花十几万买大牌的五分钻香吗?

  那个时候叶晚意还劝姜凝,过日子,消费水平总是要和自己的能力对得上,那些东西,好看是好看,但也不是谁都买得起的,薛凯这人比较务实,也能理解他的考虑。

  然而这精美的黑色绒面戒指盒摆在眼前,叶晚意才知道,它对女人的冲击力和诱惑力有多强。

  钻戒的款式很漂亮,叶晚意小心翼翼取出,试着戴上,冰凉的金属触感刺激着她的皮肤,她惊奇地发现钻戒尺寸不大不小,正合适,仿佛为她量身定制的一般。她抬手,细细看着手上这枚钻戒,灯光下钻石折射的光芒,让她几乎移不开眼。

  丝巾的色彩艳丽,花纹也很夸张,和她常戴的偏简约的那种素色风格差异比较大,她乍一眼看,觉得不是特别喜欢,好像不适合她的风格。

  叶晚意想:这些是不是就代表着沈星河的审美?有的她喜欢,有的好像她不太能接受,但是大体上都还过得去。是否预示着他们的这段婚姻也是这样,彼此有好感在,因为这是合适的基础,也有分歧和鸿沟,但是也能凑合圆过去。也许婚姻,本来就是这样吧。

  沈星河回来后,看到她跪坐在从床头柜跟前,钻戒已经戴在手上。

  “大小合适么?”他问。

  “正好,你是怎么做到买得这么准的?”

  “店员推荐的。告诉了大致身高和体型。”

  “店员真专业……”叶晚意感叹。

  “洗澡你先洗还是我先洗?”沈星河看了看墙上的钟,倚在门边上说,“不早了。”

  “额……”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