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非正式婚姻 > 第22章 第22章

第22章 第22章

  外交部宿舍门口有24小时保安,只有内部车能进,出租车进不去,沈星河和叶晚意只得在门口下了车。

  在门卫处,沈星河低头帮叶晚意填写着入住登记表。他的字行云流水,笔锋遒劲,关系那一栏,叶晚意看见他填了夫妻,再想起他刚才那番话,心中未免一动,结婚好像也没那么简单,两个人从此以后就是扯不开也理不清的关系了。

  “你坐在这儿等一会,我很快回来。”沈星河嘱咐叶晚意,然后就自顾自拿着她的行李箱先进去了。

  门卫看小姑娘长得讨喜,不禁多问了几句:“丫头您看着不像是咱本地人,气质像南方的姑娘。”

  叶晚意点头:“嗯,我是y市的。”

  “哟,那地方好,江南水乡。”门卫直点头称好,“那小伙子也不错,你俩走在一起,整个就一金童玉女,般配着呢!”

  “谢谢您。”叶晚意被夸得有些不好意思。

  “嗨,大爷我天天见那么多人,你俩我打眼一瞧,就知道是能白头到老的那种!”

  “借您吉言。”大爷热情又健谈,上到国家大事,下到这院里阿猫阿狗,就没有他不知道的事儿,聊天跟说单口相声似的,叶晚意想冷场都冷不了。

  过了一会,沈星河回来了。

  “行李我放楼上了,我先带你去看一下脚腕有没有事,然后再去吃饭。”他有点喘,气息不稳,应该是一路跑过来的。

  叶晚意一脸懵:“哈?这时候去哪看?我不想去医院。”

  “小区里有医生,以前住建国门光华里外交大院儿那儿的,我小时候有头疼脑热都是他给治的,现在搬到这儿来了,我刚去他家看过了,人在家呢。”沈星河说着,盯着叶晚意的脚踝,“扭伤可大可小,还是看一下放心。”

  “好。”

  “走路的时候疼么,疼的话就不要走了,避免二次损伤。”沈星河问叶晚意。

  叶晚意停在原地,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脚腕,又抬头看向沈星河,一双好看的黑眸闪了闪,问得很是天真:“一点儿不疼也不现实,毕竟崴到了。但是不走,怎么去……”

  这时候吃完饭出来散步的人也不少,叶晚意想着,不走过去难不成……不合适吧。

  “你想要抱还是背?”她还没说出口,沈星河便抛出了二选一选择题,他表情严肃又认真,充满正气的脸让人没法误会他有任何其他杂念。

  “不至于不至于。”叶晚意连连摇手,满脸写着拒绝,“而且这周围好多人啊……我自己能走。”

  沈星河两手环抱,剑眉轻挑:“我也不是非要抱你或者背你。只是你现在多走几步路,很可能就要多瘸几天,找工作面试怕是都要受影响不少。”

  “……”

  “而且我们外交部的人,思想都比较开明,一般不多事也不多嘴,大家都有自己的事儿,没人会注意你的。”沈星河继续说服道,“别说我们是正当关系了。不正当关系人家也见怪不怪。”

  “背。”叶晚意果断做出选择,比起公主抱,背好像显得正常点……

  身材高大的男人闻言,背对着她弯腰半蹲,两手臂张开,示意她上来。她环抱着他的脖子,靠近他的背,贴近后,他起身站直,两手箍着她的腿,毫不费力地背起了她。

  “怎么那么轻……”沈星河皱眉,歪头问后面的她,“你现在多少斤?”

  两人的脸靠得很近,叶晚意几乎能看清他根根分明的黑色睫毛,还能感受到他的气息,她不知道为什么,耳朵有点热,回答声音也轻了下来:“比高中肯定是瘦了的,那时候有点婴儿肥。”

  她的长发撩得他脖子痒痒的,还有若有若无的洗发水香味,软糯的声音让他也有点心猿意马,他边走边笑:“都剩骨头了,手感比高中还硌人。”

  叶晚意听出来他话里有话,佯装生气,作势要卡他脖子:“有这么夸张嘛!”

  “没有没有,开玩笑。”沈星河一秒改口。

  两人闹着笑着,像极了热恋中的情侣,哪里还有平时沉稳老道的样子,只是都沉浸其中,根本没有意识到此刻自己的笑容有多肆意开怀。

  到了倪老家门口,沈星河轻轻把叶晚意放下。

  倪老今年七十多岁了,原先是随军医生,后来退下来进了外交部,平时根本闲不住,□□十年代在大院里医务室给家属子弟们看个头疼脑热,后来大院没了,干脆又和老伴搬到这养老。

  “爷爷。”沈星河敲门,“是我。”

  “来咯。”

  里面的人应声开门,叶晚意看见一个穿白色太极服一头白发精神矍铄的老人,带着一脸和蔼的笑容,看着她和沈星河。

  “来,坐下我看看。”

  倪老细细查看叶晚意扭到的地方,轻轻触诊,又来回轻轻转动,询问她疼不疼。叶晚意先是摇摇头,扭到某一处,她不禁疼得嘶了一声。

  倪老面诊完去洗了个手,回来看向沈星河:“还好,没伤到筋骨,买点活血化瘀的药喷一下,注意冷敷。最重要一点,最好不要走动了,要休息。”

  “丫头啊,可不能再乱动了,越动好得越慢。”倪老再次认真警告叶晚意。

  叶晚意:“……”

  沈星河问:“要卧床休息吗?”

  倪老点头:“最好是这样,实在不行也得拄拐,让那只脚离地。如果还继续走动,受力让它得不到休息,可有罪受呢,没办法,崴脚就是这样,你这个还算走运,没伤到骨头。”

  叶晚意绝望了,没想到会这么麻烦和严重,可怜巴巴地问:“休息几天才能好?”

  “几天?四周。”

  “四周?这么严重的么。”叶晚意像是被泼了一盆凉水,小声嘀咕,“可是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

  倪老闻言,问:“婚礼吗?那可得延后了。”

  “不是婚礼。”

  “谢谢爷爷,我们知道了。”沈星河跟倪老道谢,“麻烦您了。”

  “嗨,客气啥,臭小子记得给爷爷带盒喜糖。”倪老笑着说,颇有点欣慰的意思,“院子里以前就属你和边泽最浑,好在现在都出息了,你也成家了。”

  “今天辛苦爷爷了,有空我们一定常来看您。”

  叶晚意也鞠了一躬:“谢谢您。”

  “好孩子,都快去吃饭吧。如果再有不舒服就到我这边来。”

  和倪老告完别,叶晚意叹了口气,无奈地问沈星河:“还要背么?”

  沈星河两手插袋,一副他无所谓的样子:“你可以选择不遵医嘱,以身试法看看自己会不会瘸。”

  叶晚意认怂,自然不会跟自己过不去,弱弱地问:“食堂人多么?有没有外送服务?”

  “专业的没有,只能我人肉去打包。”

  “能不能打包回宿舍吃?”叶晚意发出请求,可怜巴巴地看着沈星河。

  “能,不过打包回去的得吃完,浪费可耻。”沈星河应允,不过开出了条件。

  “你不能点太多。”

  “太少了我不够吃。”

  “行吧……我尽量吃完。”

  “成交。”

  说完沈星河利落地抱起了叶晚意,往自己宿舍方向走。叶晚意突然离开地面,一声惊呼,下意识地就环抱住他的脖子保持平衡,他的公主抱加上她这个动作,姿势暧昧极了,她仰着脖子,几乎要碰到他好看的下颌线。叶晚意一瞬间不知道怎么是好,脸上也阵阵发热,急忙扭过头看路边。

  “刚才不是说背的么?”她声音极小。

  “我想换个姿势,背着有点累。”

  叶晚意腹诽,刚刚是谁说她太轻来着的……太善变了!

  晚风徐徐,沈星河抱着她,一步一步,走得很稳。叶晚意想起姜凝和薛凯的事儿,借着刚才瘸的话题,她忽然叫他的名字:“沈星河。”

  “嗯?”

  “如果我真的瘸了,你明天还会选择跟我领证么?”

  沈星河脚步未停,几乎是不假思索地答了一声:“会。”

  “为什么?”叶晚意继续问。

  “没有为什么,定好的事情,我不会轻易改变。”

  叶晚意原先以为他要说些契约精神之类的话,没想到他回答的这么简单粗暴,角度也挺特殊的,定好的事情,他不喜欢轻易改变,同样,选好的人,恐怕也懒得再换。至于为什么选她,叶晚意想,恐怕也就是单纯地觉得合适,没有其他人选了。

  姜凝分析了一堆,叶晚意觉得说的都不怎么靠谱,她自己也有自己的小算盘,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沈星河是无可挑剔的男人,同样,她相信他接受的教育,也会让他履行好做一个丈夫的基本义务和责任,有这一点,就够了吧。

  爱或者不爱,何必深究呢,爱情不能当饭吃,有情也不能饮水饱,有感情基础的也未必能把婚姻经营维持好。

  合适、稳定压倒一切。可是如果他突然觉得不合适了呢?如果他婚后遇上了和他势均力敌的真爱了呢?那这段非正式的婚姻,又该怎么收场。

  叶晚意属于乐观的悲观主义者,凡事都喜欢做最坏的打算,在没有开始之前,都要先想好自己抽身而出的退路。

  “在想什么?”注意到怀里的人走神,沈星河问。

  “没什么。”叶晚意半真半假地开玩笑,“你听说过一种迷信的说法么,就是在做一件事之前,如果发生了不好的事情,有可能是老天爷善意的提醒。比如你今天要坐飞机,到了机场发现身份证忘带了,那么你今天最好就不要坐这一架航班。比如你开车要过一段山路,如果有动物拦在车前面,那么你最好调头不要再往前开了。”

  “所以?”

  “所以明天你要和我领证,但是今天我崴了脚。会不会是老天爷在提醒你,你要再慎重考虑下你选择的对象是否合适。”

  说话间,沈星河已经抱着叶晚意上了楼,到宿舍门口,他调整了下姿势,单手半抱半扛着她,另外一只手拿钥匙开门:“如果受伤这件事,你认为是老天爷在提醒‘你’,那么你可以重新考虑明天领证的事儿,我尊重你的决定。如果你的意思是提醒‘我’,那我还是刚才那个理由,我定好的事情,不轻易改变。”

  进门后,沈星河将叶晚意放在沙发上,他认真思索了下,补充道:“你也说是迷信的说法了。我是坚定的辩证唯物主义者,我的世界观和方法论里也不存在‘老天爷’,物质决定意识,意识对物质具有能动作用。你潜意识里就觉得有问题,那么事情的发展趋势往往就会朝着有问题的方向去。”

  “……”叶晚意一脸黑线,他这还一本正经地论述起来了,不愧是经过组织选拔考验的人,马哲思修毛概肯定不会差,理论信手拈来,说起来都是一套一套的。

  “所以,证明天还领么?”他站定,静静看着叶晚意,仿佛在做最后确认。

  “领。”

  “还有其他问题吗?”

  “没有。”

  “那我可以去食堂打饭了么?”

  “可以!”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