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非正式婚姻 > 第21章 第21章

第21章 第21章

  边泽回来落座的时候,叶晚意的事情已经基本处理完了,她人也先离开了。海通的工作人员毕恭毕敬地问他是否可以进行项目会议,他朝秘书白砚招了招手,跟他低声说了几句话,便直接离场了。

  留下海通的一众人大眼瞪小眼。

  叶晚意打车去姜凝那儿准备取行李,正在手机上搜着附近的酒店信息,沈星河的电话过来了。

  “在哪。”电话接起,那边传来熟悉的低沉男声。

  “北京。”叶晚意回答完,那边沉默了,说起来有点尴尬,她和他是同一天回的北京,但是却没一起走,也忘了跟他讲。许是感觉到气氛不对,叶晚意补充解释道,“正想告诉你来着的,怕你没下班。”

  解释完又觉得多此一举,搞得跟他突击查岗她多心虚一样。她也没背着他做什么坏事,只是没报备而已。

  “我现在下班了。”

  “哦。”

  “结婚申请批完了,我们明天可以领证。”公式化的语气。

  “哦。”同样没带什么感情色彩的回复。

  “我晚饭还没吃。”

  叶晚意意识到再回答哦,那边估计会不太高兴,提议:“那一起吃?”

  “嗯。你在哪?我去找你。”

  “我在去……朋友公寓的路上。已经上车了。”

  “定位发过来。”

  “好。”

  姜凝从医院回来公寓给叶晚意送钥匙,看到刚刚还好好的她脚崴了,顿时火气就上来了,咬牙切齿:“我就说你不能一个人去吧!真是没王法了,还敢推你!必须追究到底,这事儿没完,拿完赔偿金还要找媒体曝光他们这帮资本家的走狗嘴脸!”

  “这点小事,一没新闻价值,二不博人眼球,曝光了也没用的,有没有媒体愿意报道还是个问号呢,现在到处996、007,各种pua,不出人命不见血谁理你?”

  姜凝闻言不吱声了,他们自己就是学新闻干媒体的,其中道理和规则,最清楚不过,有些时候只能认倒霉。

  “你要不要去医院看下啊,我看脚脖子有点肿。”

  “今晚睡一觉明天看看,不行再去。”叶晚意也怕去医院那种地方,人多得要命,这还是在北京。

  “你今晚不会还是住酒店吧。”姜凝把行李箱拎出来,和叶晚意在小区门口的路边一起等沈星河。

  “他说下班了一起吃饭,然后明天领证,没说别的。”叶晚意知道她想问什么。

  姜凝笑:“你就装吧,他要是正常男人,今晚会让你一个人住酒店?心里没点数?”

  “……”

  “趁着婚前赶紧验货,过了明天可就被套牢了!”姜凝说话向来大胆,这会儿说话更是直接。

  “你别嚷嚷……”叶晚意示意她小点声,“没看见路人都回头看你么?”

  “看见美女谁都想多看两眼,正常。”

  “……”叶晚意对她的自恋见怪不怪,“要不你跟我们一起吃饭好了,你不是说要帮我把关么?今晚不把关,明天领完证,反悔成本就有点大,现在离婚有一个月冷静期。”

  “看了也不一定准啊!我把个毛线的关,来不及了,我说的是你得……”姜凝悄悄凑近叶晚意耳朵,“懂了没!”

  叶晚意听完,耳朵和脸颊不禁染上一层绯红。

  沈星河快到的时候,远远就看见两个人在路边嬉笑打闹,叶晚意脸红得几乎要滴血,衬得更是肤白如雪。

  他下班为了图快,直接从单位打车过来的,从绿色出租车上下来,姜凝刚想吐槽,要结婚了的人怎么也得开辆车来接吧,奈何对方气度不凡,最普通的黑色西装和白色衬衫被相貌出众的他真真实实穿出了高定感,而且这种感觉和穿梭在cbd最贵写字楼那些和钱打交道的金融才子和商界人士不同,他没有一点儿跟钱沾边的俗气,是最近社交网络上风行的体制内特有的厅里厅气,可靠又安全。姜凝看到这男人气质这么出挑,和叶晚意还挺配的,暂时也就没什么话说了。

  “您好。”沈星河礼貌地先开口打了声招呼。

  “这是我好朋友,姜凝。”叶晚意介绍道。

  “您好您好。”姜凝笑眼弯弯,说着把行李箱递给沈星河,“晚意就交给你啦,她脚崴了,你可得照顾好她。”

  沈星河低头看了眼她的脚踝,原本纤细白嫩的地方肿了好大一块,点头:“好,我知道了。”

  “跟我们一起吃饭么?”沈星河动作利索,单手把行李箱一拎放进出租车后备箱,然后开车门让叶晚意先坐进去,他站在车旁扶着车门,看向姜凝问。

  “今天就不啦,你们领完证请我吃喜酒就成。”姜凝连连摆手,她又不是没脑子的大头虾,咋可能去当电灯泡。

  沈星河笑着和她道别,转身上了车,叶晚意在车里给姜凝发微信消息:你刚才分析人分析得这么起劲,怎么见面一下子就怂了……饭都不和我们吃。

  姜凝看车子走远,拿出手机回:气场太强,不敢造次。

  叶晚意:……

  姜凝接着发了个晚安的贱贱表情包:祝你今天有一个愉快的夜晚!

  叶晚意:。。。

  “师傅,去东城区外交部街33号。”沈星河说出目的地。

  “好嘞您。”师父一口老北京腔。

  “我们不是去吃饭么?”叶晚意问。

  沈星河回答:“先把行李放宿舍,那边也有食堂,味道还不错。”

  “你们食堂我能进么?”叶晚意问了句,她想着这种机关食堂和宿舍管理应该挺严的吧,就像以前学校那样,到哪都得刷卡,外来人士不得入内。

  “为什么不能进。”沈星河明显被这个问题雷到了。

  “好吧。”

  “除了脚还有哪伤着吗?”沈星河问,看着叶晚意的脸和头部,语气有点认真,又有点像开玩笑,像是在嘲笑她刚才那个问题蠢,就差问她脑子伤没伤着了。

  “没有!”

  “来北京怎么不告诉我?”车子在夜晚的道路上飞驰,两人坐定后,沈星河敛了敛神色,往来的路灯在他脸上闪过忽明忽灭的光影,好看的轮廓陷在深夜中,让人看不清也辨不出喜怒,他话里虽有质问的意思,语气却依旧温和,“脚崴了也没联系我。”

  “准备今天处理完事情跟你讲的。”叶晚意没想到他会这么问,解释道,“猜到你当时可能在忙,就没打扰。”

  “我觉得我们之间,基本的行程还是要报备下的。”沈星河皱了皱眉,明显对这个回答不满意,他说得非常认真,“我的工作性质确实会特殊一点,有时候需要关机,有时候工作内容会保密,见什么人也不能事无巨细跟你讲,但是再忙,看到消息或者电话都是会第一时间回的,你如果出现什么状况,我也会尽力去帮助解决。同样,我有什么也会及时跟你说,这一点,我以后会注意。”

  叶晚意静静听着,没说话。

  “过了明天,我们就是方方面面都割裂不了的共同体,说白了,我们的第一紧急联系人一定是对方。”沈星河说得郑重其事,“我不希望比别人晚知道你的事情,这样体验感很差。”

  沈星河的语气平静又真挚,可能是他们现在的关系使然,他把自己的感受和需求表达得很清楚,叶晚意侧过头看了他很久,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回复他这一番话,良久回复了一个好字。

  “我觉得……你现在变成熟了许多。”叶晚意顿了顿,又说,“变得很善于沟通。”

  “你是在夸我么?”沈星河笑,“总不至于这么多过去了,还是当年的顽劣问题少年。”

  叶晚意嘴角一弯,没有再提过去,只是说:“谁都会有叛逆期的。你现在很优秀。”

  “当初骂我最厉害的,除了我爷爷,你算一个。”沈星河挑眉。

  “是么。”叶晚意莞尔一笑,“也不能算骂,辩论赛,激烈了点而已。我当时想赢。”

  沈星河回想起当时的画面,再看看此刻身边的人,突然觉得缘分两个字,真是妙不可言。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