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非正式婚姻 > 第20章 第20章

第20章 第20章

  叶晚意这边还没告诉沈星河她已经到了北京这件事儿,她今天还有个任务,就是去总部讨个说法。沈星河这会儿一定在上班,她也不想打扰和麻烦他。

  “你这势单力薄的能行吗?我估计你连电梯都上不去。维权可没那么容易。我陪你去吧。”姜凝颇有些担心,“行李放我这是没问题,但是你晚上住哪?”

  本来倒是可以和姜凝挤一挤,现在她妈妈也过来了,肯定是住不下的。

  “我住酒店就行了。又不是去打架,不用你陪着,我去就是把道理讲清楚而已。”

  姜凝一脸黑线:“你不联系下你家那位吗?不然这算结的哪门子婚?”

  “还没结呢。”

  “……”姜凝一脸服了叶晚意的表情。

  来到总部所在的写字楼。

  还真就被姜凝说中了,叶晚意连楼都上不去。各楼层的不同企业都配发有进门的工卡,如果是面试或者其他访客,需要从一楼写字楼引导台拨打相应单位座机,有预约保安才能放行,然后拿着临时访客的卡刷电梯上去。

  叶晚意向一楼前台说明自己的来意,顿时收获了小姑娘异样的眼光,仿佛发现了什么危险分子,随后又露出为难的表情:“不好意思女士,我们没办法放您上楼,您只能自己联系上面公司的人,看看他们是否能派一个负责人下来跟你谈。您也体谅一下,这是我们的制度和职责所在。”

  “那让我用座机打一个电话给楼上的那个前台可以么?”

  小姑娘想了想,点头,但是仍旧比较警惕,全程都在监督着她打这通电话。

  “您好,我是y市分公司一部经理叶晚意,分公司让我今天来北京总部报道,还烦请您转告下,看找谁对接,或者是否可以安排我先上楼。”叶晚意明显感觉到电话那头愣了一下,随后传来比较官方的答复。

  “那您在一楼休闲区坐着等一会儿可以么,我这边汇报下,领导回复后,我会联系一楼前台。”声音甜美,却不带任何情感。

  “好的,谢谢。”

  重新回去坐着安静等待,叶晚意注意到一楼大厅巨大的液晶显示屏上赫然有自己东家的名字,红底白字滚动播出。

  海通公司热烈欢迎中远集团边泽总经理一行莅临访问!

  ……

  前台接完电话去找行政主管汇报,说刚才有个y市分公司的员工过来报道,能不能让她上来,或者她问有没有人下去跟她谈。

  行政主管听得一头蒙,y市分公司的人过来总部?今天一没有集团培训,二也没听说会有下属公司的人过来开会啊。

  “别管了,今天都忙着呢,没工夫管闲事。待会边总过来,都机灵着点,微笑要甜美到位,不能失了我们海通的风采!”

  今天整个公司行政部和总经办都只忙着一件事,那就是接待重要来宾!海通一直苦苦寻求和中远集团的合作机会,听说老总托了好久的关系,递了很多意向书,才勉强说上话,最终才争取了对方一个临时访问,说是过来听一听意向合作项目的会议。

  各部门都打起了十二分精神,这是绝对不能出任何差错的!

  叶晚意的事儿很快被忘记,就算知道,也没人愿意出面管。

  她被晾了很久。

  这是意料之中的事儿,叶晚意并不惊讶,她其实本身还算比较温和的人,有很多事情不愿多计较,但是这也不代表坐上经理位置的她,就是任人拿捏的小白兔,既然体面的协商诉求得不到任何回应,她只能采取稍微激进一些的方式了。

  不是没有人理她么?

  那么待会,戴着海通工牌的人下来迎接贵宾,她就能找到人理她了。叶晚意继续坐着,腰板挺得笔直,好看的眉眼中闪烁着不卑不亢的火焰。

  果然,约莫过了一刻钟,海通的人齐刷刷地下来了有十几个,站在写字楼进门处,分列两边恭敬站着,看上去这些人级别都不低的样子。

  “我是海通y市分公司的叶晚意,有没有哪位领导能够处理下我被变相暴力裁员且没有任何赔偿的问题。”叶晚意生的好看,美女走过来总是惹眼的,但是一开口,就让现场陷入了尴尬的沉默。

  声音不大不小,却句句掷地有声,没有歇斯底里,只是平静表达自己的诉求。

  “这位小姐,有什么事我们晚点妥善帮您处理可以吗?”行政主管面带笑容迎上来,然后立马给旁边的保安使了眼色。

  “可以。不过要先让我上去,我今天作为海通依旧在职的员工,我觉得我有上楼的权利等待。”

  站在队伍首位的中年男子看了看手表,脸色不悦的表情已经毫不掩饰。

  行政主管急了,直接喊保安:“愣着干嘛?闲杂人等还不赶出去?你们物业费还要不要了,当心我投诉到写字楼中心,说你们玩忽职守。”

  保安真不想出面,他看这小姑娘文文静静的,也不像是不讲理的人。

  “小姐,您配合一下吧。”保安做出请她出去的动作。

  叶晚意没想到对方会是这个处理态度,再怎么说,这么大的公司,也该把她安排到哪个小会议室坐下,然后了解情况吧。

  这个行政主管见那保安跟闹着玩似的,叶晚意也站着没有要走的意思,再看到老总面色那么难看,心里也急了,心想接待不好,大家都没好果子吃,作为保障的后勤部门,搞不好饭碗都要丢。

  于是乎,她便直接上手准备推叶晚意出去。

  其他人冷眼看着,没有要阻拦的意思。

  叶晚意被推了个措手不及,力气也是没有这个行政主管打,几乎是被对方碾压式地拽着衣服往外扯。

  黑色商务车一直开到门口,从车上下来的边泽,第一眼就看见这幅场景,有个年轻的女生被一个大妈,跟撵小鸡崽似的地往外推搡,女生踉踉跄跄,重心不稳,几乎要跌倒。

  “这什么情况?”边泽皱着眉头,看到那个中年妇女身上貌似还戴着海通的工牌,心情更是不爽了,今天这一趟他本来就不想来,这下第一印象更是极差。

  一旁的秘书白砚看老板过问,眼疾手快地长腿一迈,果断上前制止,也防止了那个女生的摔倒。

  等到那个女生站定,整理好有点凌乱的头发,边泽看清五官和脸之后,突然觉得有点眼熟。他站在原地没动,掏出手机开始翻沈星河的朋友圈,嚯,这不就是合照上的妹子嘛!如假包换!

  白砚扶稳叶晚意后轻生问了句,你没事吧,随后给了那个行政主管一道冷冽的眼神。

  叶晚意脚腕好像微微有点扭到,但是也只是摇摇手说没事。

  【你猜我看见谁了。】

  边泽这边立马编辑了一条信息发送给某人。

  海通的老总迎了出来,堆满了笑脸,看边泽站在原地拿着手机没动,一脸不爽的表情,他心里战战兢兢地更没底了:“不好意思边总,一点小误会,您这边跟我们上楼,走贵宾电梯即可。”

  “什么误会需要推人家?”边泽不冷不热地来了一句,一点儿也没有要上去的意思,那些扯淡的要他投资的垃圾项目会他是真的听烦了也听腻了。

  “这……海通内部的一些员工管理问题,我们待会一定妥善处理。涉及我们y市分公司的一些事情,总部也不太了解。”老总解释着。

  边泽听了更是一脸嫌弃,语气已经不太好了:“你告诉我你底下分公司的事情总部不了解?那我还有必要上楼去吗?我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你们的管理水平让我很没有信心。”

  海通的老总一把年纪了,被一个年纪轻的小辈这样不留情面地数落,脸上也是红一阵白一阵,一早就有听闻这位中远集团的边总性格强势,说话快人快语不留情面,今天见识到了,果然是……脾气不小。

  “这位小姐也是刚刚才出现的。”海通老总试着解释,却有点越描越黑的趋势。

  “刚刚才出现你们就推人家?”边泽说着就要回车里,眼尖的白秘书已经重新帮他开了车门。

  “哎哎哎,边总您别走,不如我们一起和这位小姐上楼了解下事情的原委。”海通的老总也急了,话说出口也是觉得自己这个提议够离谱的,人家那么大一个总裁现在已经不高兴了,还有心情和你上去处理内部小员工的那点破事儿?

  然而更让这个老总吃惊的是,边泽闻言竟然关上了车门,采纳了这个建议。这更加让他觉得,这个边总不好伺候,性格真是难以捉摸、阴晴不定。

  一群人乌压压地上了电梯,边泽在中心位置,叶晚意安静站在角落,目不斜视,神情自然。

  这个被唤作边总的身穿一身烟灰色休闲运动服,在一众西装笔挺的人当中显得有些特殊,他双手插袋,有些玩世不恭的样子。也许人强大到一种程度,自身就是一种规则和标准吧,这身舒服的穿着,没有人敢说他不合时宜,只会夸他亲和又随性。

  从刚才的对话中,叶晚意知道事情闹得比想象中大得多,很可能搅黄了某些很重要的事情,不过她也不想搞成这样,资本家和打工人的地位本就不平等,你想和资本家坐下来好好谈,别人未必理你,你被逼无奈把桌子掀了,才能争得一个对话的机会。

  叶晚意逻辑清晰,言简意赅,点明分公司某些领导暴力裁员却拒绝赔偿的事情,还让她来北京上班,不来按旷工处理。

  “叶小姐,这个事情我们一定核实下情况,给您妥善处理解决。”说话的人打着官腔,看了看周遭人的表情,一时之间把控不了谈话的方向,所以没有继续往下说。

  “公司裁员我接受,我现在的诉求是拿到我应得的n 1赔偿,否则我将会去相应的劳动监察部门申请仲裁。”

  边泽把玩着手机,也不知认真听了没有,头也没抬,只不过他在场,无形当中给人一种压迫感,即使他没有表态,其他人也都是想看看他的脸色再行事。

  原本在桌底下喜欢玩的阴招损招,今天肯定是不会拿出来用的。

  “叶小姐,赔偿的事儿您放心。”说话的人一脸笑意,话锋一转,“不过我们海通一向也是很珍惜人才的,不知道您还愿不愿意给我们机会,继续留下来工作,y市有一个总监的空缺位置,总部也有很多部门可供您选择的。”

  叶晚意没回答。

  那人紧接着说:“您可以考虑考虑,不用急着立马做决定呢。”

  边泽往那一坐,原本不容易的事儿,三言两语就给解决了,前后也不过五分钟。众人还想等着他首肯,然后开始项目会议,毕竟这才是今天的重头戏。

  沈星河上班的时候微信正常不会及时回,边泽这号人物发来的更是选择性回复,尤其这种【你猜我看见谁了】,沈星河绝对不会按照剧本安排问【是谁】来满足他那无聊恶趣味。

  边泽知道沈某人的性格,也不恼,手欠地又发了一张照片,外加自己的定位。

  照片是偷拍的叶晚意。

  边泽怕引起不必要的误会,拍的时候比较迅速,又怕被人发现,所以角度和像素都十分清奇。

  不过沈星河还是认出来了。

  三秒钟,语音电话回过来了。

  边泽恶趣味得逞,噙着笑,出去接起了电话。

  “重色轻友说的就是你吧,我发的消息已读不回,别人一张照片你就回电话过来?”

  沈星河淡淡回答:“我看你是挺闲的。”

  “那可不。”

  “所以是什么情况?”

  边泽一一讲了事情的来龙去脉,特别提到了对方脚似乎扭了,临了还不忘吐槽:“你这婚是真要结还是假要结?别不是为了应付家里老爷子的吧,自己女人被欺负成这样,你都不带出个面的?”

  沈星河皱眉,他都不知道她已经来了北京,出个鬼面。

  边泽迅速捕捉到对方的沉默,幸灾乐祸:“人家不会没告诉你这事儿吧?”

  “脚扭得有多严重?”沈星河没接茬。

  “还能走路。”

  “公司怎么说?”又问。

  边泽答:“走的话赔偿金没问题,留不留看她自己。”

  “最好是不要留了,留下来日子不会好过。”沈星河沉声分析。

  “废话,那都是帮吃人不吐骨头的货,这会儿场面话讲得可都漂亮着呢,留下小鞋穿到脚肿。”边泽笑,“就看你家那位脑子灵不灵了。”

  沈星河没说话,低头看了下手表,待会他有个会议要参加,暂时走不开,距离下班还有好一会儿。

  “需要我捎带着帮她一下么?”边泽问,“你可以把她简历发我一份。或者说我帮她站台背个书,这样就算留下也没什么大问题。”

  “不用。”回答的语气很是坚决。

  “确定不用?这可不像你的行事风格。”

  “我的行事风格是什么?”

  边泽语气浮夸:“做好事不留名呀。”

  沈星河知道他说上次工程款的事儿,也不反驳,只是淡淡说道:“你做好事的风格容易让人产生误解。”

  边泽表示很无语:“你这样人家愿意跟你结婚也是天下奇闻,我就奇了怪了,你这不懂风情不知冷热的老铁树都开了花,为什么我这种体贴又护短的人间大帅哥无人问津?”

  “呵呵。”沈星河轻蔑一笑,“可能是骚话太多,让人望而却步。”

  “滚。”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