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非正式婚姻 > 第17章 第17章

第17章 第17章

  和沈星河约的时间还没到,叶晚意没地方去,便开车直接提前去了定好的餐厅,服务员给她倒了杯柠檬水,她喝了几口,不紧不慢地取出自己的笔记本电脑,从许久不打开的文件夹里找出自己的简历,开始润色。

  然而双手悬空在键盘上很久,一个字都打不出来,因为她现在很迷茫,好像自己会的东西很多,也有很多经验,但是又好像什么也没有用,她一点方向都没有,焦虑感从心底滋生,让她无所适从。

  正烦躁的时候,偏还收到老妈的微信,说是爷爷在医院里又不好了,闹着要一家大小去看他,还追问她和徐蔚蓝最近的相亲情况。

  【在加班,我晚点抽时间过去。】

  一下子丢了工作,向来报喜不报忧的叶晚意肯定不会告诉母亲,不然她又得是成宿睡不好觉。

  叶晚意回复完,一股脑儿往后倚在靠背上,叹了一口气,放空了几十秒,便又重新坐直身子,正巧这时候好友姜凝打过来,叶晚意抓住倾诉机会,电话里先是把无良公司和煞笔领导一通问候,发泄过后才觉得心里这口气出得顺畅点。

  姜凝虽然也跟着骂,但是说话情绪明显不对,比叶晚意还要提不上气,更加低落。

  “你怎么了?跟薛凯吵架了?”叶晚意察觉不对,开口问。

  “没吵架。”姜凝顿了顿,“婚礼取消了,之前他家给的10万8彩礼我也还回去了。”

  “……”这个消息还是让叶晚意很震惊的,因为上个月打电话姜凝还在说一些婚礼筹备的事情,比如一定让她请年假飞去北京当伴娘,比如婚纱的款式,婚宴的主题等等,现在突然说婚礼取消了……

  “没有缓和回旋的余地了么?”叶晚意问。

  “没有了。”姜凝心里憋得难受,“晚意,什么狗屁爱情,婚姻就是一场彻头彻尾的算计和利益交换。”

  “到底怎么了?”

  姜凝作为叶晚意最好的朋友兼大学同学,毕业之后选择留在了北京发展,她和薛凯的事儿,叶晚意还是知道的,大学时候郎才女貌,一直都是模范情侣,毕业几年,各自工作都稳定了下来,自然进入到了谈婚论嫁的阶段,虽然偶尔也有各种摩擦和抱怨,但是以姜凝的性格,轻易不会把分手两个字说出来的,这回却是直接到了退婚的地步。

  “我爸病了,我把他接到北京来治,薛凯不同意。”

  “是哪方面的?”

  “心脏。”

  叶晚意默了默:“你钱够吗?不够我这里有10万,你先拿去用。”

  谁都知道,进了医院,钱就不能算钱了,用起来跟纸一样。

  姜凝本来已经平复好了自己委屈的情绪,但是一听好友这句话,还是禁不住哽咽,再亲密的关系,提到钱都是谨慎和敏感的,她能理解薛凯一家怕被拖累的心态,但是那种面对突如其来的变故,被权衡利弊后抛弃的绝望和失望,是她一时之间无法消化的。好友叶晚意能问都不问直接借给她十万,而薛凯一家却为了省钱在拼命劝她让父亲在老家做所谓的“保守治疗”。

  “还没到那个地步,家里有点积蓄的,再不济老家还有房子可以卖。”姜凝婉拒,这份心意她是记下来的,只是现在还没到跟亲朋好友借钱的地步,她转而问叶晚意,“你接下来呢?”

  叶晚意耸肩,无奈道:“不知道,能达到预期的工作机会不多。”

  “你真的要在y市养老,不再来北上广深拼一拼了?我们的专业,回老家没前途的。”姜凝感叹,北京这个城市,虽然你在这生不了根,但是没人会闲言碎语地把你当大龄异类,虽然你地铁挤破头,房租贵成狗,但是认认真真996,还是能拿到一两万的月薪的,她的老家,不说有很多不按规定交五险一金的,单休都明明白白写在招聘广告上,加班没有加班费,不是卖房卖保险的销售,就是三班倒的客服,大饼画得猛如虎,干得再多工资到手也不过三千五。

  叶晚意认真考虑了下:“看情况吧,不一定。”

  “你那破单位不是让你去北京总部上班嘛,你就飞过来打卡,看他怎么说,这种无良企业就是欺负劳动者怕麻烦,用这种损招逼你主动离职,我回头跟采编部的同事说一下,跟着你直接去采访他们总部负责人,上了新闻看他们赔不赔你钱。最近正好需要这方面素材呢。”

  叶晚意笑,想着这方法倒是也可行,不过不为这个事儿,她可能也要去一趟北京。

  “你爸在哪个医院,过几天我去看看他。”

  姜凝还以为叶晚意特意要为这个事儿请假来,连忙说不用。

  “不是特地去,也有我自己的事情。”

  “来维权?”

  “去结婚。”叶晚意答完笑了,可能觉得话说出口自己都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结婚?”姜凝音量一下子提高了八度,很是诧异,“跟谁结婚?你不是连对象都没有?你这就闪婚啊。”

  “一个以前同学。”叶晚意其实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向来求稳的她会做出这个惊人甚至有点疯狂的决定,“到时候见面再讲吧,一句两句说不清楚。”

  姜凝仍旧觉得难以置信,要说叶晚意,大学那么多长得帅家里条件也不错的男生追她,她都是一副拒绝的姿态,丝毫不理会,后来熟了之后聊天谈心也没听她说有什么青梅竹马,她的感情生活极其空白,平日里不是泡在图书馆学习就是外出兼职赚钱。

  她很理性,绝对不像是会闪婚的人。

  “那你到时候来北京一定把人带来给我见见,我给你把把关。”姜凝依旧不放心,“我怕你被骗!”

  “和谁结婚都一样,不要有太高的期待,就不会被骗了。”

  絮絮叨叨和姜凝聊了好久,两人一起吐槽,互相开解,叶晚意心情好了许多,谈话间都没发现沈星河已经在她身后站了很久,还看到了她的电脑屏幕。

  直到这位英俊的男人坐到对面的椅子上,服务生再次来到桌前,叶晚意这才发现沈星河到了,她跟姜凝说下次再聊,然后才挂断了电话。

  “其实你可以不用挂断的。我看你聊得挺开心。”沈星河接过菜单,点完一些之后递给叶晚意,“你看你喜欢吃什么,再点一些。”

  “好。”

  点完餐,叶晚意把户口本和其他一些资料的复印件拿给沈星河:“东西都在这里了。”

  沈星河接过,忽然问:“你确定不需要见一下家长吗?我的意思是,你那边,你能做得了自己的主么?”

  叶晚意点头,很坚定:“我可以做主。我觉得结婚也可以是两个人的事情,我想要简单一些,不想太复杂。”

  沈星河皱了皱眉头,脸上的表情不是特别好,但也没再表现出什么,很快恢复如常,他将东西放入公文包中,像例行公事般:“估计下周部里会批下来,然后我们挑个时间领证吧。”

  “好。”

  “去北京办?”

  “可以。”叶晚意把装西装的纸袋递给沈星河,细声道,“都洗干净了。”

  沈星河接过,沉声说:“你的方巾我下次再给你吧,今天出门忘记了。”

  “好,没关系。”

  菜上得有些慢,叶晚意将笔记本电脑先收了起来。

  “房子的事情你有什么打算和想法么?”沈星河缓缓开口,讲了他的一些基础情况,同时询问叶晚意,“北京那边我正常住外交部宿舍,小两居,比较方便,住得也比较习惯,父母那边倒是有一处空房子专门留给我,不过离单位远,我去得少,到时候看你的意思。y市的话,房价不算高,我们租或者买一套,都可以。结了婚,总不能再赖在长辈那住。”

  叶晚意有些愣,没想到会这么快进入到这么现实的环节,她喝了口柠檬水压惊。一是惊沈星河真的有认真把她纳入未来的生活规划一起考虑,二是惊他的经济实力,如果不是了解他的为人或者性格,刚才那一番话,真的可以堪称凡尔赛典范,房子对于他来说,好像不是什么难事,即使那是在寸土寸金的首都。

  他考虑比较多的只是房子的居住舒适度和便利性。

  “你确定不需要签一下婚前财产协议之类的东西?”叶晚意笑了,开玩笑道,“你的财大气粗让我有点……无所适从。我要是骗婚,你岂不是亏大了?”

  对面的男人笑容清俊,眼神落在叶晚意身上:“那得看对骗婚的定义是什么?”

  “你还有什么不同的见解?”叶晚意觉得这种说法很是新奇。

  “作为我的妻子,如果仅仅是骗我点钱和房产不是才最亏么?跟我这个人比起来,那些都算不了什么。”沈星河语气充满着一种笃定的自信,半开玩笑,“能骗我心的,才是最厉害的。”

  叶晚意成功被逗笑,一时之间还找不出什么话反驳他,毕竟他脸皮厚起来,她不是对手:“骗心难度可不小,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

  沈星河未置可否,心这种东西,不是靠努力就可以的,有人跋山涉水一无所获,有人无心插柳,却如探囊取物一般容易。

  言归正传,沈星河表示有个发小正好是做房地产的,会给内部折扣,他们可以领完证抽空再一起先看看房,到时候再定夺,不过他个人应该是比较倾向于买而不是租的。

  “我的收入比较清晰透明,单位每年也都会有资产上报的审查。”沈星河解释,“不要有什么误解,外交部出了名的清水衙门。”

  这也是事实,没什么情怀和家底的人,是比较难在这个部门坚持下去的。沈星河属于这二者兼有的那类人。

  “房子的事情也不急着做决定,只是跟你提一下。”沈星河想起她刚才在弄简历,漫不经心问了一句,“对了,你要换工作?”

  叶晚意耷拉着肩膀,说了今天上午的遭遇:“不是我要换,是我被裁了,不得不换。”

  “新工作有方向了么?”

  “还没有。朋友让我去北京试试……”叶晚意顿了顿,低下头,“还没有想好。”

  沈星河没有表态,更没有强烈要求她去北京,只是简单安慰了下,也算是心灵鸡汤:“没必要那么着急就做决定去哪,自己多去投几家不同行业的,面试面试,再做对比。”

  他认真说:“工作既是谋生,也是事业,看你怎么想,我个人建议还是要选自己喜欢的、感兴趣的,至少不能是拿了钱却令自己感觉到痛苦和内耗的。”

  “你选的都是你喜欢的么?”叶晚意反问。

  “都是。”沈星河做了肯定回答,虽然他知道她问的仅仅是工作而已,“简历好了可以发给我看看,或许能给你一些建议。”

  “好的,谢谢。”

  叶晚意工作以后一直属于胃口不好的那种人,但是好像和沈星河一起吃饭,谈话间不知不觉就能吃不少,这一顿也不例外。

  吃完饭,沈星河去买单,然后走的时候顺手就帮叶晚意拿了电脑包和各种杂七杂八的东西,他身形高大,拿着这些也是丝毫不费力的样子,与从前相亲或者想追求叶晚意的那些献殷勤的男人姿态不同,他就是一副很自然很体贴的样子。

  餐厅的工作人员和路人也是频频回头,忍不住多看他们两眼,可能因为如果不是拍电视剧,大约这样俊男靓女的组合不多吧,举手投足间这么恩爱的就更少了。

  叶晚意走在他身边,更是收获了很多羡慕的眼光。

  “我来开吧。”不容分说的语气,沈星河拿过叶晚意的车钥匙,两人出发一起去医院看她爷爷。

  很少坐副驾驶的叶晚意今天也享受了一把大脑放空,上车睡觉,什么也不管不顾的松弛。其实她没想着让沈星河陪她一起去,毕竟也不是个多省心的事儿,面对的更是一堆不省心的人,不过他说他外婆也有交代,一同去也就去了吧。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