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非正式婚姻 > 第10章 第10章

第10章 第10章

  沈星河一进门,很自然地就收获全场的目光,修长的身材,稳健的走姿,不说他那张从小就满足万千少女幻想的脸,单单是步履间的不凡气度,那气场就足够让周围的人自动给他让道。

  有些人,天生就是自带光环的,走到哪里,都是焦点。

  徐龙走上前去迎接,这人面孔虽生,但是身份也不难猜,想必就是那个外交官。

  “您好。”面对长辈,出于尊重,沈星河率先开了口打招呼,态度却是不卑不亢。

  简单交流之后,徐龙对这个年轻人很是欣赏,不禁感叹后生可畏,如果这样的人做女婿,他也是极满意的,就是不知道家里面的背景……是不是真的像别人说的那样深不可测。

  “那是我女儿蔚蓝,你们年轻人交流交流。”说着,徐龙向女儿招了招手。

  徐蔚蓝闻声,笑脸盈盈地过来,其实她从沈星河一进门就注意到了他:“好久不见。”y中曾经的风云人物,校友中的优秀代表,也是和叶晚意同班6年的人。可惜她只在y中上了三年初中,并且不和校草一个班。

  沈星河挑眉打量面前的女子,他真的没什么印象,所以对方这个好久不见,就让他有点不好回应,只能礼貌地自我介绍:“你好,我是沈星河。”

  “听说你小学在天津读的?”徐蔚蓝继续套近乎,“我高中去的那边。”

  “是么,挺好的。”沈星河开启了无效对话模式。

  “你是外交官么?”

  沈星河想了想,笑着回应:“准确来说,还没有达到能被称作外交官的级别,只能说是在外交部工作。”

  “那平时工作都做些什么呢?”

  “工作涉密比较多,正常是不能随便谈论的。”沈星河抱歉一笑,他兴趣泛泛,本想着走个过场便找个理由先行离开,但是却在远处花园角落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

  和早上淡雅的穿着不同,她这会儿换了一身明艳的水蓝色森系礼服,风格有所改变,但沈星河还是透过人群认出了叶晚意,旁边站着的是肖俊,两人正在交谈着什么,看不清表情。

  徐蔚蓝顺着沈星河的视线看过去,细声开口说道:“那是我的堂妹,我记得好像和你是同学呢。”

  “嗯。”

  “旁边站着的那个是她的未婚夫,肖俊。”徐蔚蓝热心地做起了介绍。

  “未婚夫?”这三个字成功引起了沈星河的不适,不过他面色还是一贯清冷,让人捉摸不透喜怒和情绪,“不是听说分手了么?”

  “分手?”徐蔚蓝仿佛听了天大的笑话,“闹别扭而已,这不是和好了嘛。肖俊家条件不错,人也老实,对我堂妹很宠的。看着也很相配,你觉得呢?”

  沈星河默然,缓了缓,笑着告辞:“我去打声招呼。谢谢徐小姐。”

  叶晚意换了衣服下楼后,本想找个角落坐着吃独食,奈何被肖俊堵在了院子里的小花园里。

  西装笔挺的肖俊看了打扮过后的叶晚意,不由得眼前一亮:“你今天很漂亮。”不得不说,面前的女人,这张脸,真的很难让人忘却,平时素雅却不寡淡,像一朵高洁的兰花,今天这样明艳的穿着,又有一种致命的吸引。看得到却得不到,让人心中更是惦记。

  今天的肖俊恢复了风度,没有了那天的失态,但是叶晚意却真的不想再跟他有瓜葛。

  “我们连正常交流都不能了么?那天确实是我不好,气头上说话重了点。”肖俊见叶晚意不吭声,语气又软了几分。

  “你有什么事么?”今天这么多人,叶晚意碍于面子,还有徐龙那边的生意,只能硬着头皮搭话。

  “养正那个款,我会放在心上,毕竟是你的家人,我不会不管的。”肖俊表态。

  “那就谢谢你了。”叶晚意无意去探究他为什么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不过就他所说的话,她持保留态度。

  “我带你去见一下我爸爸吧。”肖俊靠近叶晚意,想拉她的手,“他想见见你。”

  叶晚意连退好几步,保持安全距离:“肖俊。我已经有新的男朋友了。”

  “哦?”肖俊像是来了兴致,“那怎么今天没见他?”这种场合,非单身情况下,肯定都是携伴出席的。

  叶晚意手攥得很紧,她知道沈星河会来,但是他来也不是因为她,他今天出现,是为了和徐蔚蓝相亲的。她怕这会儿说了什么到时候场面不好看,所以沉默着。

  “他能帮你解决问题么?”肖俊笑了,继续逼问,“你叔叔今天忙前跑后的为的是什么我想你比我清楚。任性也要有个度。”

  叶晚意先是觉得有点好笑,后来又觉得有点可悲,她知道肖俊没那么爱她,只是不甘心罢了,不甘心她看不上他那些条件,不甘心被甩。

  这年头,经常性地看见各种分手、离婚不成反遭报复的社会新闻,女方轻则被打伤,重则丧命,她的境地虽然没那么严重和夸张,但是就是因为见了这么样一个相亲对象,好像她的所有生活都被打破了。这人仿佛成了甩不掉的恶魔和包袱,内里那种有些极端的人格已经初现端倪,魔幻的是,偏偏外人还把他视若她合适的婚配对象。

  叶晚意自问已经给足对方面子,然而效果非常不好,她决定不再隐忍,换个思路:“结婚对于我来讲,是深思熟虑后的权衡利弊。当初答应和你在一起,是觉得你这个人综合下来还过得去,但是现在有比你更好更优秀的人出现,你觉得我会怎么选呢?”

  肖俊听了这话,脸色开始变得难看。

  “徐家如果真的把你当回事,跟你相亲的就不会是我,而是徐蔚蓝了。”叶晚意也不避讳,“也许你喜欢我这样的皮囊,正如我这样皮囊的女人也喜欢更有权有势的男人一样。”

  肖俊不知道那个男人是什么厉害的来头,但是听了这么一番直白又挫他锐气的话,让他完全对叶晚意丧失了兴趣,他出言讥讽:“那你觉得那种男人会跟你认真么?还不是一样是玩玩。”

  叶晚意沉默了,沈星河太过优秀太过耀眼,即使他有认真的可能,她也自卑到不敢去尝试。有些朦胧的情愫,让它停留在青春的记忆里,才是最美好的。她怕他发现她的那些阴暗面,她更怕自己陷入进去后对方忽然失去兴趣抽身而出,她是一个没有开始,就害怕结束的人,更是凡事都会做最坏打算的悲观者。

  沈星河等了很久,都没有听见叶晚意回答。

  他走到她身边,正对着肖俊,表情冷峻:“你是在说我么?”

  肖俊看了来人,正是那天晚上坐在她副驾驶的男人。那次照面,他就觉得这人面向看着温文尔雅,但是眼神里透着股狠劲儿,这会儿,对方的语气,也不是多友善,讪讪走开了。

  “你怎么来了?”叶晚意压根都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你不是知道我会来。”沈星河看着她,缓缓开口,“这一身很漂亮,跟上午是不一样的气质。”

  叶晚意猜到他话里有话,低头没作声。

  “来聊聊认真的事情。”

  “什么?”

  “我们领证吧。”沈星河的语气平和,深如清潭的眼眸凝视着叶晚意,仿佛在说着我们去吃饭、今天天气不错这样再稀松平常不过的话。

  然而事实是他在求婚。

  “你疯了么?”叶晚意看着他的酒杯,强装镇定,“酒量差下次就别喝。”

  “我很清醒。”沈星河笃定她明明就知道他压根没喝多,“这是深思熟虑权衡利弊后的提议。”

  他刚才都听到了,这会儿用的几乎是她的原话。

  叶晚意轻笑,却没有一点开心的样子,刚才那一番话,想必一定刷新了他对自己的认知。

  “有什么附加条件么?”

  “理论上……不能离婚。”沈星河补充道,“我需要一个稳定的婚姻。”

  “为什么是我?”叶晚意不解。

  “因为我觉得你最合适,大家也算知根知底,虽然谈不上青梅竹马,但也算有一定感情基础。我们连相亲的陌生人都能接受相处,为什么要排斥老同学呢。”

  叶晚意再次确认他不是开玩笑:“你是来真的?领证?”

  沈星河点头:“受法律保护的那种,还有假的么。”

  叶晚意之前只是开玩笑说互相当一下挡箭牌,这下好了,面前这个人更狠,想直接一步到位结婚,她很好奇:“你有多少把握我会答应你呢?”

  “在达成结婚的共识和对彼此忠诚互助的总则下,其他细节都可以再慢慢商量。”

  “……”叶晚意觉得这太像谈判了,但是婚姻的本质,好像就是这样,只是他们没像有的人那样采取一种含蓄的表达。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