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非正式婚姻 > 第6章 第6章

第6章 第6章

  叶母看见女儿拿着一个纸袋回来,里面还有一件男式西装,难免要八卦多问几句。

  “这谁的衣服呀?”

  “一个以前同学的,今天校庆吃饭的时候,不小心弄脏了,所以我拿回来,洗干净再还回去。”

  “男同学啊?”

  叶晚意一脸黑线:“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

  “那我不是想问问有没有点其他故事嘛。”

  “暂时没有。”

  “暂时?那就是以后有机会有?”

  “哎呀,妈,你就别问那么多了。哪有什么机会。”叶晚意被问得有些不好意思,但是想起沈星河,嘴角带着的笑就止不住,连她自己都没发觉,“人家是北京的,这次就是休假回来看一看,很快就要回去的。”

  “北京怎么啦?你上大学、出国,那么远不是都去了?距离不是问题。”

  “那不一样。我最终还是选择回来的。”

  “真要是遇上喜欢又合适的,别考虑太多,你开心最重要。尤其别考虑我,我一个人好着呢,也有退休金,和老朋友打太极跳广场舞,你在家我还嫌弃碍事呢。”

  “我不在家住我能去哪。”

  叶母撇了撇嘴,突然想起来刚刚的电话:“对了,你叔叔阿姨那边来电话了,让我们明天周末去他们那儿吃饭。”

  “这又是吃的哪门子饭?又不过年又不过节的。”叶晚意脸色不是很好。

  “你要是不想去,我们就不去。”叶母叹气。

  “我一个人去就行了。”叶晚意叹气,“妈,等我赚到足够的钱,我们就跟他们断绝来往吧,这种亲戚,不要也罢。”

  “哎,赚钱哪有那么容易呢。这么多年,恩恩怨怨,有些羁绊和对错,不是说断就能断的。”

  叶晚意没再说话,默默拿着西装去了洗手间。

  先是上网查了正确手洗西装的方法,然后叶晚意对照着很认真地用冷水局部浸泡,清洁掉明显的脏污。

  【安全到家了吗?】

  一条陌生短信进来,叶晚意才想起来,刚刚那人明明让她安全到家给他发消息的,她忙着洗衣服给忘了。

  【到了。】叶晚意没想到对方还能精准地记得她的号码,心里难免会有点波澜,但是转念一想,也许是通讯录的功劳,然而她却可以不用通讯录,精准地辨别这个陌生号码的主人。

  【加个微信吧。】

  【好。】

  昵称是他本名,头像是一张深蓝色层次分明的海潮,第一眼看了让人很舒服,有一种沉静的感觉。

  朋友圈发的不是特别多,基本上是一年两三条的频率,谈及工作不多,只是简单分享一些异国的风景照。

  【周末有空吗?】

  【有吧。】

  【想转一转y市,缺一个本地向导。叶同学能不能百忙之中抽空招待下我这个外来客呢,你请客,我买单。】

  邀约的意味很明显,如果是别人,叶晚意一定是本能性地拒绝,但是换做沈星河,她竟然内心是愿意的。

  以前的沈星河,是那种会无缘无故生闷气发脾气,在内心判你死刑然后开启无限冷战的人,心里在乎的东西可能嘴上也是绝口不提,叶晚意自诩跟他是同类,因为他们都缺乏一个完整的童年,她自小学一年级父亲出意外之后便缺乏父爱,而他从出生开始就缺少父母陪伴,小学之前跟随爷爷奶奶在天津老家生活,后来初高中又转学到y市跟着外公外婆过日子。

  叛逆、敏感、自卑和脆弱,是隐藏在他们外在性格下内心最深处的东西。

  但是通过这次短暂的接触后,叶晚意有一种深刻的体会和感觉,她觉得沈星河在某些方面变了,戾气没有了,成熟了许多,是那种阅历沉淀后的坦然和温和,但有时也隐隐透着年轻时那股张扬的霸道劲儿。

  叶晚意不是傻子,她感觉得到,对方在慢慢靠近自己,那是一种让你无法抗拒,润物细无声地渗入。

  【好。】叶晚意也不是扭捏的人,那就见招拆招吧。

  沈星河的外婆让保姆给自己的宝贝外孙冲了杯蜂蜜水解酒,看他低头看着手机,神色放松且愉悦,老太太不禁开口问:“跟哪个小姑娘聊天呢?聊得嘴巴都合不拢?”

  “有这么明显吗?”沈星河敛了敛神色,说回正事,“最近秦阿姨跟我说你总不听话,让去医院做的检查不做,医生开的药也是想吃就吃,不想吃就不吃,这怎么行?”

  “你小子还教训起我来了?”

  “这是就事论事,平等对话。”

  “你要说平等,你们也没听我的话呀。”老太太表示不服,“你妈和你爸,都快退休了,两人还只顾着工作,也不申请回国。当初俩人都闹着要离婚,离了也都没再找,离个什么劲?”

  沈星河扶额,表示无奈:“这是历史遗留问题,怎么又提起这个来了?你不吃药身体怎么办?别老担心别人,一把年纪了,多考虑考虑自己。”

  “我都快要入土的人了,要考虑什么自己。上次跟你打电话,你各种忽悠我,说回来一定带个外孙媳妇来看我,人呢?”

  沈星河已经忘了上次怎么跟她说的了,老太太年纪大了,这会儿外孙回来,就跟小孩子耍脾气一样,他也只能哄着。

  “这不是在努力了。”

  “谁知道你是不是骗我?我那有个病友,说他有个孙女也还单着呢,你要不去见见,学历不低,模样也好,老家这边的,工作在北京和香港,好像跟你还是初中同学。”

  “初中同学?叫什么名字。”

  “名字我没问,这周人家办家宴,你去吃个饭,见一见。我都答应了。”

  “你这就给我安排得明明白白了?”沈星河哭笑不得,“面都没见过就去人家家宴?”

  “我不管。你不去就是不给我面子,你大不了以后别回来看我,我就当自己是个孤寡老人,没你们这些不孝子女。”

  一般工作上在遇到比较棘手的情况时,沈星河作为外交人员,会采取战术性喝水的策略,给到自己思考的时间,来斟酌对策和说辞,这会儿他拿起面前的蜂蜜水,抿了一口,淡淡道:“去也行,但是我怕我的女朋友不高兴。”

  老太太也不是傻的,这外孙打小就脑子活,她照顾他六年,自然是再了解不过了:“先去了再说,女朋友要是不高兴,你带回来给我瞧瞧,我亲自帮你解释。”

  “好,我答应你去就是了,现在可以乖乖吃药了么。”

  “这还差不多。”

  手机上领导也发来关心的微信,主要还是问他外交部组织的联谊会为什么没参加以及回国休假的情况。

  工作的时候没什么体会,怎么一休假,全世界都在担心他的个人问题起来了。他似乎能体会到叶晚意平时遇到的催婚压力是怎么样一个量级了。

  【求代购。】沈星河从某知名奢侈品h品牌官网上挑了一条方形丝巾图片,微信发给了领导。

  【可以可以!保证给你办到!】领导看到是一条女士丝巾,瞬间领悟,给予了十分积极的回应。

  沈星河的周末计划无故多了一个相亲的安排,他原本想微信告诉叶晚意,试探下对方的反应,但是对方那个性子,他又怕适得其反,遂作罢。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