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非正式婚姻 > 第2章 第2章

第2章 第2章

  校庆当天,致辞环节。

  叶晚意坐在大礼堂的角落,伴随着主持人慷慨激昂的介绍和如雷般的掌声,她远远看见坐在台下第一排的沈星河缓缓起身,风度翩翩,身姿绰约地走上台。

  那是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大礼堂应该是换了更先进的音响设备,所以即使她在角落,也能听清他说的每一个字,语调铿锵有力,言语中有一种温暖和鼓舞人心的力量。

  “晚意,星河现在真是帅炸了啊,不知道他结婚没,有没有女朋友。要是能嫁给他,少活十年我都愿意!”刘曦摸着自己的大肚子,双眼花痴冒红星,激动得不行,“这可是外交官!说不定以后咱们还能在电视上看见他当发言人呢!”

  叶晚意笑笑:“那估计还要等个不少年,新闻司的发言人级别比较高了,没有那么容易的。”

  “是吗?我以为外交官都是电视上那种,口战群雄,唇枪舌剑。这得有多大的本事才能代表国家?”

  “外交部的工作看似光鲜亮丽,其实是非常辛苦的,需要一定情怀,也需要牺牲很多东西。”

  “我还觉得公费出国到处飞挺帅的。”

  叶晚意摇摇头,觉得大家对他们的误解还真是很大:“外交部的离婚率是部委中相对较高的,常年聚少离多,他们的子女有时候也跟留守儿童差不多。不同的任期会被派去不同的国家,有的甚至还是战乱的国家。任何行业都一样,你看到的都是凤毛麟角,还有大量做着基础性重复性工作默默无闻的人。”

  “啊?这样啊。”刘曦感叹,看来干哪一行都不容易,瞬间就不是特别羡慕沈星河的未来夫人了,因为她觉得回家有个人在身边知冷知热的才好。但是不禁突然疑惑,“晚意,你怎么了解这么多啊?你跟星河私下很熟吗?”

  叶晚意也被问住了,愣了一秒,笑着解释:“不熟,也是偶然看新闻了解到的。”

  说话间感觉到礼堂中央站着讲话的那个人,突然像她这个方向投来目光,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觉得他看见她了。

  叶晚意没有回避,大大方方地与之对视。

  为什么她了解这么多呢?

  因为曾经有人告诉她,身在一个外交官的家庭并没有感受到很多亲情和幸福,从生下来父母就常年不在身边,不是去到爷爷奶奶的老家住着,就是跟着外公外婆生活,跟留守儿童没什么两样。

  也是曾经有人用自己的所见所闻和亲身经历,打破了她对外交官这个职业的刻板印象和误解。

  但是叶晚意没有想到的是,沈星河最后竟然也会选择外交这个职业,走他父母的老路。

  他一如既往的优秀,宛如一颗耀眼的明星,在闪闪发光。而她,已经不能像以前一样,和他比肩,或许差距一直存在,只是从前没有那么明显罢了。

  沈星河发言过后,之后的一些环节致辞和校史回顾,叶晚意一个字也没有听进去,她的大脑处于短暂的放空和游离状态,尽管她正襟危坐,一副认真听讲的样子。

  “待会校友聚餐可是按高中班级为单位分区域分桌就坐的,说不定有机会可以近距离和咱们外交官接触下,我这必须得要个签名合个影什么的,以后他要是上了电视台,我也有吹牛和炫耀的资本:那可是我同学!”刘曦毫不掩饰她对沈星河的崇拜,又凑到叶晚意耳边悄悄说,“我特地让学妹把他的名牌放在我旁边的哟!”

  叶晚意:“还能有这样的操作?”

  “那可不。再说了,我一个孕妇,沈星河坐我旁边也安全啊,这必须不能让别的班那些虎视眈眈的女同学捷足先登。”刘曦说完,转头看向叶晚意,更加坚定了自己的决心,“他结婚,咱就祝福,我这老同学得替她把那些想着倒贴插足的莺莺燕燕挡在门外,他要是单身,那也得先班级内部消化啊。我估摸着外交部也不怎么好找对象,国家要是不包分配,可不就给这么好的小伙子耽误了嘛。”

  “有点饭圈追星那味了。”叶晚意揶揄旁边的大肚婆,“你这样你老公知道吗?他怎么没跟你在一块?”

  “他在他们那一届混着呢,我比他低调多了,你看他到处乱窜忙前忙后跟个交际花、花蝴蝶似的,哪哪都是他的好兄弟老同学要招呼呢。”

  叶晚意被逗笑,大哥还说上二哥了,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晚上七点,饭局安排在离学校不远处的四季酒店,可以容纳100桌的最大宴会厅。

  理智上,叶晚意觉得沈星河应该是很难到他们这一桌落座吃饭,毕竟这种场合,有太多的社交关系,怎么也要维护下,应酬是免不了的,众星捧月的他更是不会被冷落的,但是许是受了刘曦刚才那番话的影响,她看隔着她一个座位的铭牌,心底竟然也隐隐生出一种莫名其妙的期待。

  然而开席已经有一会儿了,那个座位还是空的。

  叶晚意闷头吃菜,偶尔看一看手机,神色淡漠。

  酒过三巡,刚才还有些拘束的一桌人,明显活络放松了许多,有追忆当年的,也有吹捧恭维的,成年人的酒局就是这样,真心夹杂着假意,互相试探攀比着又彼此安慰着,大家的目的都不再那么单纯。

  话题聊着聊着,又回到了没有来这桌的人身上。

  “哎,人家现在级别不一样了,听说是从首都特地飞回来的,我们这些三线小城市的平民,还真不一定能和人家说得上话。这不,面都没来咱们这桌露一下。”有人起了个头,脸上带着笑,话里没一句带着善意。

  “也就听起来好听罢了,外交部那可是真正的清水衙门,说白了,也就是国家的一个高级打工崽,一年最多也就这个数吧。”搭话茬的人,竖起了3个手指头,“也就我们公司一个高级总监的年薪水平。”

  “家里面估计有背景有关系吧。不然你以为人人都有的进?”说话的人笑前面两个太天真,“当年成绩也没那么好吧,要说文科年级第一,一直是咱们大校花晚意啊。听说晚意还是单身?大家伙可看准了机会呀。”

  说话的那人离叶晚意比较远,话题往她身上引,她自然是听见了,不过她眼睛都没抬一下,低头喝了一口刚上的参鸡汤,装作没听见的样子,丝毫没有要搭话的意思。

  对面有点自讨没趣。

  对于某些人,同学聚会最有趣的点,莫过于看见曾经的学霸学神泯然于众人、校花跌落神坛。

  成年人的世界,男人没钱没势,连加入话题的资格都没有,女人的话,首先看脸,其次看她的另一半,然后另一半循环恢复到男人的比拼标准。尽管叶晚意并不认同,但现状就是这样,无法免俗。如果不是校庆,她应该不会再参加这种大范围的聚会了,没有什么意义,反而和刘曦这样的同学单线联系走动,更让人愉悦一些。

  叶晚意颜值身材依旧在线,男人看了心动,女人看了也没有什么好嘲的,她的情感状况自然成为了关注的焦点,大家都想看看,获得女神垂青的,是富豪暴发户呢,还是有为的青年才俊。

  那些编排和嫉妒沈星河的话,叶晚意不想听,但也没什么立场站出来去反驳,手机正好响了,她便借着接电话,出来透透气。

  是前男友肖俊的电话。

  算是前男友吧,恋爱关系维持了一周不到。

  “我错了,晚意。”肖俊有天晚上和朋友喝酒,喝的上头,气不过叶晚意那副不在乎他的样子,一怒之下在微信说了分手。

  和之前的女朋友死缠烂打求复合不一样,叶晚意回了一个ok之后,再也没有联系他。

  肖俊以为她至少来质问下为什么,但是她真的就跟消失了一样。

  最终还是他忍不住,熬了一个多星期,打来电话求和,好在她还愿意接。

  叶晚意语气平淡,对分手,她的心里其实没什么波澜,甚至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肖俊,你不用跟我说对不起,我也认真思考了下,我们确实不合适,所以分手也是对各自最好的选择。”

  “我们可以磨合的,我也愿意为你去做一些改变。不然我也不会打这个电话给你。”

  “这不是磨合的问题,这是原则的问题。”

  “你有必要为了群里的一些聊天记录上纲上线吗?男人在一起聊天有几个遮拦的?吹吹牛口嗨罢了。”

  叶晚意细眉微皱,有点不耐烦:“不管什么原因,到此为止吧。”

  “你在哪?”

  叶晚意对于肖俊喋喋不休的追问感到厌烦,甚至是愤怒,已经分手了,她不想再去讲对方有多么多么不好,那样只会让她更加怀疑自己,当初是抽了什么风,竟然想随便找一个人将就。

  不想再你来我往的费嘴皮子,叶晚意索性直接挂了电话。

  长舒一口气,准备回去,转身刚走了两步路,就在拐角处看见了沈星河。

  他应该是喝了酒,衬衫领口微微敞开,慵懒地靠着墙,一手插袋,一手拿着烟,此时的他跟下午在台上的他,是截然不同的气质,没有那么阳光,微微眯着的双眼透着股危险的气息,有几分雅痞的味道。

  四目相对,沈星河的眼底情绪不明。

  叶晚意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在这的,也不知道他听见没有,听见了多少。她的脚步似有千斤重,怎么也挪不动,喉咙也是紧紧地发干。

  “好久不见。”沈星河灭了烟,主动打招呼,线条几近完美的脸上一改刚才的阴沉,忽然扬起了无懈可击的笑容,“最近怎么样?”

  明明已经好多年没见了,他寒暄问好的时候却是那样的自然,宛如他们一直是经常联系的旧友。

  “挺好的。”叶晚意下意识地反问了一句,“你呢,工作累吗?”

  沈星河点头,目光落在对方白皙的脸上,过了好一会,回答道:“你是今天第一个问我累不累的人。”

  叶晚意沉默地站在原地,低头避开了对方那双如炬的眼睛。

  “一起回去吧。”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