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玄 > 第2211章 再次尝试

第2211章 再次尝试

  两个人吃完早饭,太阳终于出来了,郎中开始准备针灸,陈玄开始调整自己的气息。

  陈玄看着他针灸一个一个的扎在颜可雲的身上,看他身上被扎出一个一个小洞,恍惚间才发现自己关注点有些奇怪。

  但是既然被勾起来了,想抹去就没有那么容易,索性让自己看个够,然后忘掉。陈玄开始观察他的肌肉,颜可雲身材不出意料的很好,这应该是做她们这一行的标配,他很瘦,应该是这几天生病导致的,恍惚间,他仿佛看着对方有点形销骨立的感觉。就像风中的叶子,很挺拔,却已经落下。变瘦让他的骨架非常明显。它的脊背非常漂亮,陈玄可以清清楚楚的看见他背上的蝴蝶骨。他的小臂有一点胖,显出一副与习武之人不相称的慵懒和可爱。

  这应该才是他平时的体格!陈玄想到他平时喝酒的豪气,和笑起来的眯眯眼,关注点这才恢复了正常。

  “颜可雲,你一定要好起来!”他在心里这么对他说。

  老先生终于插完了所有的银针,两个人便都坐到床上,陈玄开始发功,老先生随着时间的推移,把那些针一个一个的再拔下来。

  第三次做这样的事,陈玄就渐渐开始熟悉了,他变得清澈熟路,什么时候应该放慢,什么时候应该加快,他现在已经了如指掌,不需要老先生在一旁指点。唯一的遗憾就是,他到现在都没有找到那株草药。

  颜可雲的汗又一次一点点的流出来,伴随着黑色的汁液,陈玄也看准时机,加大了功力,形成了一个保护罩,颜可雲的汗不断的流着,他的身体又一次被暖和起来,然后他发出了一个声音:

  “嗯?”

  像是刚睡醒的婴儿。

  陈玄,一下子就听见了,心里十分激动,但是他按捺住自己的情绪,手上的功夫还是分毫不差,继续给他运功。

  颜可雲慢慢睁开眼睛,眉头还是皱在一起,但是他已经可以清楚的看见周围的东西了。他看见陈玄在为自己传送真气,旁边有一个老头正在拔他身上的银针。

  他说怎么浑身这么疼呢!原来是有个人在你身体里面扎针啊!

  他知道自己说话不方便,于是就渐渐地坐着。等他们两个给自收拾完,他才用虚弱的声音开口

  “昨天下午你是不是出去了。”

  陈玄没想到她醒过来第一句话竟然是这个,但是他依旧慢慢的回答。

  “是!是!我昨天上午给你整药去了,但是有点惨喽!我什么也没找着!你的小命可能不保了!”他故意象是在开玩笑,说了很多好玩的话。颜可雲只是嘲笑他,没说话,但是脸上已经写满了嫌弃。

  “你现在在这里好好躺着,如果想吃东西,让郎中给你做,我现在又要出门去给你找解药。你这小身板要争点气啊!”

  说完她又拍了拍颜可雲被子,颜可雲看着他的眼睛,非常认真的点头。

  “你要去哪?难道还去那山谷中?”郎中也走过来问。

  “不是啦,今天我要去找一位朋友,他说如果有伤病方面的事情可以向他请教,我想看看能不能碰上运气!”

  “

  若是这样,倒也是个好办法!你今晚放进去,我替你看着。”

  这位郎中还是非常有医德的!治病救人,他义不容辞。

  “如此,便多谢郎中了!”说完,他转身就出门了。

  昨天比武的那个大叔!他一定会有办法的!陈玄不知道哪里来的自信,一路飞奔到了武场。

  又是昨天的时候,那个老大叔依旧还按时出现,陈玄见了他就像见了亲人一样,飞奔过去。

  “大叔大叔,我是昨天的陈玄!陈某人!”

  那大叔当然大老远就看见他朝自己跑过来,只是看他跑的这么急,想知道他有什么事情。

  “怎么了?小伙子,怎么跑的这么着急呀?”

  陈玄,跑到它面前,一下子杀住车。

  “大叔是这样的,您昨天说,可以帮我们解决药物的困难。此话现在是否还作数?”

  他问的很着急,语速非常快,但是又非常诚恳。

  “这个嘛,当然做数!”大叔说的轻巧,其实一脸认真。她什么神态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已经放了话。

  “那太好了,大叔,我需要您的帮助!可否请您兑现诺,祝我一臂之力!”陈玄,听了这句话,心安了一半,毕竟有没有药材,他也不敢保证,但是有人愿意帮他,他还是很安心的。

  “怎么了?难道你身边有人病了?”

  “是啊,大叔,是前几天陪我来的另外一位。”

  “哦,那个人啊”他还真有印象,他今天那天那个人穿了一身蓝色的衣服,非常显眼,明明说话是温柔的,有一些的桀骜不驯,所以非常容易记住。

  “怎么了?他是生病了吗?是感冒吗?”出门在外,谁没有个小伤小病的,感冒再正常不过了。

  “不是的大叔,比你想象的要严重很多……”

  “严重?”大叔的心瞬间悬起来,虽然他没有和那个孩子说过话,但是他也知道,那是一位好孩子!现如今却得了病,还要他的好朋友这么急着来求他!“小子,你告诉我!她到底得了什么病?”大叔直勾勾地看着他的眼睛。

  陈玄移开目光,垂下眼帘“他中了毒。”

  “郎中说,这种毒药很罕见,专门针对你有武功的人,武功越强,毒性越大,本来你应该连着我也一块和他中毒的,但是因为我体质特殊,幸免于难,反而让他糟了罪。”他说这话的时候声音沉沉的,仿佛有什么东西压在心口。

  “那他都得中的什么毒?怎么才能解?“

  “郎中说,他需要一种草药,这种草药有黑色的藤蔓,上面长着刺,切开之后会流汁水,有的时候会看一些绿色的小花。”

  “并且它一般生长在山涧中!”陈玄不忘了补充这一句。

  “黑色,开花,藤蔓,还长在山涧里面,这么说,应该是蛇蝎草!”那位大叔搓着自己的。

  “蛇蝎草?大叔难道您听说过?”陈玄心里头一震,仿佛有什么东西在他心里爆开了,让他有一丝不真实。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