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玄 > 第2210章 采药(二)

第2210章 采药(二)

  不到一会儿的功夫,他就已经听见下面潺潺的流水声了,还有那些混着泥土的空气,以及大山深处竹叶的清香,沿着树木一直往下走,他来到了山谷中,这时候,月亮已经快升起来了。

  他一眼看过去,是一条大河,波光粼粼,映在月亮下面,四周是连绵的群山,在黑暗中显出黛青的颜色,山峰和天空色差还是很大的,这个时候的天空已经是蓝中带红,透露着最后一点光晕,而山谷则是幽幽的黑色,所以群山在天空的目幕布,显得分外明显,不用仔细去辨别!山涧生长着许多树和花草,尤其以河道两岸居多,白白的浅滩上,往里走就是低低的灌木丛,野芳发而幽香,青草味很好闻,如果运气好,还能碰见几只闪亮亮的萤火虫点亮了夜空。

  空气好舒服……陈玄,忍不住在这大自然里面深呼吸,感受天地万物孕育出来的精华。

  放松一下之后,他们立马又紧张起来,因为他知道现在不是休息的时候。他还要抓紧时间寻找草药。

  当然,对于这种植物草药只是一个通称,他甚至不能说是一种草,如果不知道,也不相信它是一种药!因为他长的实在是太难看了,在郎中的口中,它的身体是黑色的,还长满了刺,形状像是藤条,切开之后会有汁液喷出,唯一好看的地方,就是他会开一些绿色的小花,为她这丑陋的藤蔓增加了一点生机。

  就凭着这些线索,他便在山谷中找开了,月亮已经越升越高,今天不是月圆之夜,光线不是特别好,他便点了一把火,举着火把不仅为了驱寒,而更是为了照明,让他再深夜也能行动!不浪费每一分每一秒的时间。

  陈玄,对草药一类,虽然说知道,但是并不是特别精通,尤其是像这种新来的,从来都没有听说的,他更是没有任何的把握,于是他只好把目光所及之处,所有类似的藤条全都收走,那些开出了花的,当然要格外留心。陈玄,把他们一个个小心翼翼的放进了自己背的框里面,一点也不想他们受伤,毕竟他们其中的一株或多株是颜可雲救命的良药,如果折在了自己手上,那怕不是造孽!

  山谷是一个v字形的,所以是里大外小,到最后,只剩下湍急的河流,陈玄于是把这一块区域作为寻找的范围,今天的班,并且把山下冠不从到半山腰的树木也化作分界线,就在这片不大不小的区域里面,陈玄翻了个底朝天!

  他看着天空已经有了浅浅的白色,估摸着时间也快到了,手中的火把已经换成了第二个,他在目光所及的范围内,最后再检查了一遍,没有遗落的黑色物体,又看了看自己的满筐草药。

  “今天就到这吧,这个山谷已经被我搜的差不多了,回去要紧!”

  于是,他又背上筐子,拿出自己的阴阳割昏晓,一下一下的扒出了这个山谷,随后又一路轻功,终于在日出的时候回到了郎中家里。

  那个门没有锁,你们还为他留了一盏灯,他轻手轻脚地进了门,看见那盏昏黄的灯光下守在床边的郎中,他困在了颜可雲的床上。

  他老人家应该是一夜没睡吧……

  陈玄,心里涌起一阵感动,他亲手亲脚的绕过那个郎中,想去看看颜可雲。

  她睡得很熟,呼吸很均匀,面色也比之前稍微好一些了。

  “没事,现在好着呢!”郎中突然说话,应该是他动作太大,把对方吵了起来。

  “是我把你吵醒了吗?”

  “没事

  儿,也该起了!你都回来了”郎中也看到了陈玄,知道现在时间也不早了,于是就起来了。

  “还没吃早饭吗?”

  “没。”

  “那等会我给你们做!我让你采的药材,你采到了吗?”

  “我也不知道,就按照您的嘱托,踩了一筐回来。”

  陈玄,回答的非常诚实,因为他的奴隶也是诚实的。

  “那就让老朽看看!你到底有没有采到宝贝!”

  说着两个人把那框拿下来,全部倒在地上。老中医凭借着它的医数和慧眼,一个一个的挑拣着。

  “这个不是,这个就是普通的草。”

  “这个也不是,这个是黑藤条。”

  “都是这个还好一点,这个是黑人参,但是不如白人参有用啊!”

  陈玄看着它不断的挑捡着地上的草药,和越来越空的筐子,一刻也不敢放松。

  他的耳朵被一声声“不是”“不是”填满了。

  他的担心也越来越重,看着医生一个一个的挑,最后,在他预料之中的,结果还是一样。

  “没关系啊…”郎中安慰他。

  “这种东西当然不是好彩的了!”其实很靠运气的!这一点,医生没有骗他,他当江湖郎中,当了将近20年,也只踩到过一株。还在后来被她入药了。所以采不到,其实也不算是什么惊天动地的事。

  “那颜可雲怎么办?”陈玄,难得的第一次露出沮丧的神色,他辛辛苦苦的一晚上,快马加鞭,飞奔回来,就是希望这一筐里面能有一株救命的草药,但是残酷的现实告诉他,一株也没有!他不是怕自己再跑一趟再跑多少趟,他都不在乎,但是他担心的是颜可雲!他担心他的身体还能不能等到那一株!想到这里,他的头终于低了下去。

  第一次,他因为一个人,一件事情低头!

  那个郎中当然都看在眼里,上前拍拍他的肩膀

  “好了,小伙子!不要再伤心了!还是先给他传点真气吧!”

  陈玄,慢慢抬起头来,他看见窗外的太阳已经开始亮了。

  “现在还不是时候,现在不仅真气不会发生最大的功效,反而是每天湿气最大的时候,这个时候如果极阴和极阳相撞,会有损他的体格!”

  医生说完,抖擞抖擞精神“我先给你们两个小子去做早饭!”

  “谢谢……”陈玄一句话还没说完,忽然意识到另一件事情“郎中,您刚才说是两个人?这么说他昨天是吃过饭的?他现在还能吃饭?”

  “唉!”郎中假装叹了口气,“一不小心还是没藏住呀!本来想等他再好一点之后告诉你的!”

  说到这个,他的头看像躺在床上的颜可雲,他还在熟睡着,呼吸声很均匀。

  “其实我也没想到,他昨天下午睁开眼睛的时候,我就已经很晕,没想到他竟然还能起来吃饭。”说着,郎中走到了他的床边,慈爱的看着他。”应该是他自己的体格不差,再加上内功强劲。这还真是他的福分啊!所以啊,你也别太担心了,他其实没有你想象中的这么弱!”郎中说完这个,给陈璇一个鼓励的目光就转头做饭去了。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