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玄 > 第1995章 吃醋?

第1995章 吃醋?

  第1995章 吃醋?

  “主人,你让我办的事已经差不多了。s.xcmxsw.”

  夜深,陈玄正坐在小院中喝酒,风撩起他的头发,他眼神迷离悠远,似乎没有听到他的话一般,半晌才回过头。

  “有趣!没想到这一次,斧头帮的人竟然如此能忍,原本我还想看他们狗急跳墙的样子,宏苍被关在了哪里?”

  “一座密室中,只是这唐原实在狡猾,密室分为了许多层,外围又连接了水域,属下实在不知道是哪一座。”

  阿飞有些愧疚的低下头。

  陈玄拿起酒杯的手一停,“连你也不知道?”

  虽是疑问,但他的语气中明显透着一丝怒意。

  他知道阿飞最擅长的就是追踪,他的轻功尤为厉害,甚至能跟陈玄打成平手。

  而在苍云城中,这样的人可不多。

  这一次,他派阿飞出去蹲守了那么久,没想到得到的却是这种模棱两可的答案。

  “主人放心,再给我些时日,我定能……”

  “罢了!这也不是你的错,我又不是没有去过斧头帮,里面的防卫力量的确强大,今晚你就随我走一趟吧!”

  他抬头望了一眼皎洁的月色,明亮的月华包裹住了中间的一点红色,这红色像是用毛笔晕开的一般,在里面缓缓游动着。

  时间不能再等了,那女子没了冰层护体,原本就奄奄一息随时会死,如今一来,更是严重。

  “你们要去哪里啊?”

  慕容仙突然出现,她手里提着食盒,眼神明亮的望着陈玄。

  “去办一些私事。”陈玄淡淡答道。

  通过这几日跟慕容仙的相处,陈玄发现她是一个极单纯的人,爱憎分明,又十分遵守孝道。

  “不管什么事,始终自己的身体要紧,我可听说这几日夜里你一直在喝酒,夜里本就寒凉,你又喝凉酒,这身体怎么吃得消?”

  慕容仙自顾自的将食盒打开,在陈玄身边为他布食。

  陈玄转头看了一眼阿飞,他顿时感觉如芒在背,连忙低下了头去。

  “你也别怪罪他,你一个人在此处,又无人照料,我实在放心不下,所以特地给你做了点点心,还望你不嫌弃,尝尝看吧!”

  面前摆放着精美的佳肴,陈玄没想到,她这样一个大大咧咧的人,竟然还会细心做菜。

  “我还有事,改天吧!”

  陈玄直接拒绝了她,站起身便要朝外走。

  慕容仙有些失落,却还是叫道,你是为了那名女子吧,跟你一起来的那位天仙般的人,陈玄停住脚步,却没有回过头,你想做什么?

  感受到他们剑拔弩张的气势,阿飞突然有些害怕,这两人不会打起来吧?

  “你这么紧张,莫非她真的是你的……”

  慕容仙沮丧着一张脸,内人两个字她怎么也说不出口。

  “这与你无关,无论你做什么,我都不管,但你最好别把主意打到她的身上。”

  陈玄连一句解释都没有,便飞身而去。

  “你!”

  慕容先在原地气得直跺脚,从小到大,她何曾受过这种待遇。

  自己虽不如那名女子貌美,可也一直被捧在手心里长大,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唯独见了陈玄,他对自己不理不睬,可她却还腆着脸上前,实在可恨的很。

  “小姐,你就别多想了,那女子是主人受故人之托,所以来照顾的。”

  阿飞看不过去,便直接开口解释道。

  慕容仙的眼中这才恢复了光彩,“真是如此?我就知道像师傅这种谪仙般的人物,世间又有哪个女子配得上他?”

  阿飞有些无语,不过跟陈玄这几日的相处,确实让他更加的钦佩起他来。

  “你来不来?看来我有必要把你送回给慕容复了。”

  陈玄的声音由远及近,虽然很淡,却还是让阿飞冷不丁的打了个寒颤。

  也不跟慕容仙道别,他直接就赶了上去。

  二人潜到了斧头帮,阿飞要做先锋,结果陈玄却抓住了他,“着急什么?他们早就已经布下了天罗地网,就等着我们自投罗网呢!”

  陈玄来到此处,一眼就看清了面前的形势。

  阿飞猛的一拍脑袋,倒是自己鲁莽了,不过这群人下手也真够快的。

  他前脚刚走,后脚就已经做了部署。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刚才自己说漏了嘴,现在他只想赶紧将功折罪,他可不想被陈玄真的送回去。

  他感觉在他的身边,真的能学到很多东西。

  “再等等看吧,我就不相信他们会一直守在那里,总会有轮值的时候,我们就趁着那个时间溜进去。”

  陈玄不疾不徐的从怀中拿出了一坛酒,直接打开喝了起来。

  他肆意潇洒的样子,着实让人看了一不开眼睛。

  “这也不

  知是什么时候,要不然由我去引开他们。”

  陈玄白了他一眼,看到他惊惶的样子,便知道他是为刚才的事情担忧。

  “放心吧,你就在这里呆着,时间很快就要到来了,另外,以后我的行踪我不希望有第二个人知晓,此次的事情我就不追究了,但下不为例。”

  陈玄凌厉的目光如刀子一般射过去,虽然还如往常一样,但在这一刻,阿飞突然感觉到一阵心悸。

  他赶紧点了点头,表明忠心,“属下明白。”

  “你在这里看着,若是他们来换班的时候,你就吹响这个。”

  陈玄真给他一个骨笛,这支笛子并不能发出声响,但只要吹奏,便只有陈玄一人能听到。

  “是。”

  陈玄没跟他多说,直接就跳下了房檐,身子迅速的消失在了原地。

  阿飞也不打听他去了哪里,他只知道,陈玄让他做什么,他便做什么,而且他做的一切都有他的目的,他不说他便不问。

  果真如陈玄所说,他等了不久,便有一拨人马来换班。

  他赶紧拿起骨笛,刚要吹奏的时候,一只手却突然拍了下他的肩膀,他吓了一跳,回过头望去,原来是陈玄。

  “看来我来的真是时候,走吧!”

  他的额头上沁出一丝冷汗,陈玄直接跳了下去。

  也不知他刚才去做了什么,但见他气定神闲的样子,陈玄跟在了他的身后。

  二人一路畅行无阻,很快就到了那密室。

  阿飞觉得奇怪,忍不住回头望去,直接那群人皆惨嚎连连,一个个抱着肚子痛苦的样子。

  “你做了什么?”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