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玄 > 第1848章 绿樱

第1848章 绿樱

  夏嫣然正要碰见陈玄的时候,陈玄瞬间就跳出几米之远,看着夏嫣然冷冷的说道:“我不喜欢别人碰我。s..”

  不喜欢别人碰他,可是为什么绿樱就可以碰他,而且还是拉着陈玄的手,看着夏嫣然的眼神都变了,这是再侧面的说她堂堂的一个小姐还没有她一个粗使婢女好吗?

  一想起就觉得有一些生气,毕竟这么难受的事情怎么可能会说出来,不过怎么说这个事情就开始说:“你可知道,我是谁?”

  再夏嫣然心里是这么想的,如果这个人知道自己是谁的话,那么肯定就不会被绿樱那个小丫头给骗了,这个小丫头长的比自己还漂亮,本来最开始还没有发现这个女子的,可是就在今天她去下人房那边看看新洗的衣服,却没有想到会看见这个死丫头。

  她怎么会忍受有人长的比自己还漂亮,就算是有,那么她也会把那一张脸给毁了。

  “没兴趣。”陈玄一如既往的态度回了一句,准备离开,绿樱却紧跟着陈玄,不过这陈玄也没有说什么。

  “站住!你给我站住!”夏嫣然准备上前追去,可是夏嫣然却发现自己居然动了不了,她就这么站在原地许久,生气的喊着旁边的护卫,勃然大怒的说道:“还不快过来给我解开!”一个护卫过来,这夏嫣然吃不夏这别去就直接一巴掌打再了第一个过去的护卫脸上,那个护卫对于夏嫣然这个行为丝毫不为所动,解出夏嫣然的附近的阵法,就退到一边站着。

  对于这么不为所动的行为真是佩服,如果是陈玄的话,有人敢这么对他,那么他肯定要他满门为他这有个行为赔罪,要不就会用整座来去陪葬。

  虽然这么说是有一些残酷,但是再陈玄的世界里面,根本就没有对错,只有胜者王为尊的典故。

  陈玄已经找到了一家客栈,小二看见了陈玄后客客气气的说道:“客官要吃饭还是打尖?”

  “住店。”

  “一间还是二间?”小二看着站在这里的二人,虽然说是一男一女,但看着绿樱跟在男子身后的样子,倒是看起来像是一个丫鬟。

  “一,二间吧。”本来还想说着就一间就可以了,可是旁边的女孩站在身侧有一个害怕又有一些恐慌的看着陈玄,他有一些不忍心,加上之前得罪的那个女人,虽然说不知道那个女人是谁,但面前的这个女子看见那个女子的惊慌样子也觉得这丫头应该是害怕极了。

  “好勒!客官还要点些什么酒水饭菜吗?”小二再一次问道。

  “上好的来几样,等会送进我房间。”说着就直接转身离开了,后刚刚走一步有转身过来对小二再一次说道:“给她也来一份。”

  “好嘞!”小二高兴的再纸上面有写了几个字,说着就直接把他们带到了邻近的p普通二个房间。

  “恩公!我……”绿樱跟着陈玄来到这里,听见恩公也给了自己一间房间,还有吃的,感动的想要流泪,可是再陈玄这里严肃的脸让绿樱有一些不敢靠近,可是她还是想要说一声谢谢。

  “不必说,我累了,你也去休息吧。”陈玄经过心魔一事情后头脑神经有一些疲倦,说着就直接关门倒在了床上睡了。

  房间外面的绿樱也没有说话,看着陈玄好像真是有一些疲惫的样子,就那出怀里的熏香,从门缝隙里面运用灵力飘于空气之中,听见房间内里面安稳的气息之后绿樱才转身离开了陈玄房门前。

  再一次醒来之后,陈玄一看已经是深夜了,看着这个点小二这个做事的怎么还没有把吃的拿上来,有一些不是非常高兴,正推开房门就看见了绿樱把饭菜端过来了,她露出一丝笑容,看着陈玄走上前说道:“我见你睡的香就叫他们把饭菜拿下去了,我看现在这个点主子应该醒了,刚刚我就去厨……”

  “主子?”陈玄看了一眼绿樱,有一些不解的看着绿樱,自己好像并没有收绿樱为自己的下属吧,这怎么还自己叫上了。

  “恩公救了我,绿樱愿意为恩公做牛做马。”绿樱说着就帮陈玄把饭菜放在桌子上面,陈玄看装作饭菜还是热气腾腾的,坐在凳子上面吃了起来,也不于绿樱多说几句。

  饭后绿樱很自觉的把东西收下去了,陈玄应该心魔的事情,回到了床上打坐调整呼吸,运行灵力试探自己整个身子有没有什么事情。

  就在陈玄想要说这是发生什么事情之后,房间里面好像有出现了什么味道,闻着闻着出现就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

  再长老会那边,作为白哲再自己的房间内走来走去的,眼里的担忧,嘴里不停的念叨着:“怎么办!怎么能办!这不好容易收一个徒弟,这如果被心魔缠上,这要怎么办才好,这真是还没有躲过白山那个家伙,就要死再心魔的手里吗?”

  坐在另一张椅子上面的白烟端庄淡定的拿起茶杯喝着茶水,看着走来走去的白哲,淡定的回了一句:“白哲,你不要再我面前晃来晃去的,晃的我眼睛疼,不说说有一个人救了你徒弟吗?你还怕什么,不过你那徒弟也命大,居然醒来了。”

  听汇报的人员说着这个事情就觉得有一些奇怪,这永远都不知道这下面要发生的事情,最开始还以为这接下来应该会顺利一些,谁知道这中间的曲折让他们都有一些觉得意外。

  “这小子啊!就是不让人省心,你说会不会……”白哲还没有说完白烟就接了一句“不会”

  “你啊!就是太过担心了,既然他能够从这种大心魔中逃出去,那么也就说明他的心智很强大。”

  “又不是你徒弟,你当然这么说。”说着白哲白了一眼白烟一眼,就好像是再说又不是他家里面的人,又怎么会知道他这个坐师傅的有多么的担心。

  白烟没有说话,不过白哲看着白烟这个样子也以为白烟生气了,有开始对准备解释,不过白烟说了一句没事后就离开了,都是坐长老的人了,白烟说的没事,白哲就是有一些不是很稳重,不过对于这个事情之后就觉得这应该也没有那么简单。

  在半生城里面的大街上面,绿樱跟随着出陈玄走在大街上面,嘴里还不停的念叨着什么,陈玄看着绿樱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最开始的时候还会说几句括燥,可后来也没有再说什么了。

  “主子,你看这边,这里是拍卖,收藏等古玩的东西,不过还有一些东西要有门道才能进去,我们……”绿樱正想说他们是进不去的,就看见陈玄直接走进去了,绿樱看的一愣一愣的,这陈玄到底是什么人,怎么什么都有?

  绿樱走进去后就紧紧的跟着陈玄,一脸好奇的样子环视着四周,拉着陈玄的衣角,陈玄停下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不过绿樱却因为陈玄的停下而撞了一个满怀。

  “叫我陈玄就可以了。”陈玄的声音再一次说道,绿樱还想辩解,可一看见陈玄冷漠的双眼就不再多说什么,只是听话乖巧的点了点头。

  “陈,陈玄,我们现在准备去哪里?”绿樱看着陈玄好像再找什么一样,不过走了好久都没有找到了自己想要的是什么,绿樱祸害挺好奇,这买卖的东西这么多,陈玄会找的东西会是什么呢?

  “到了。”陈玄淡漠的说了一句。

  绿樱看着陈玄走进了残破的木屋,再这一条幽暗的地下通道里面,这木屋再在这里显现的各位的不同,绿樱就像好奇宝宝一样,在屋子里面走来走去的,绿樱看见一个漂亮的玉坠,先想伸手去摸一摸,可就在这个时候一道白光向绿樱飞去,陈玄瞬间站在绿樱的面前,那一道白光瞬间消失在陈玄的眼前。

  “都听闻六爷的性子古怪,我今日算是见识过了。”陈玄看了一眼从侧面走过来的一个半白的中年男人,他穿着一身的破旧布衣,不过这一身的气质倒是和他那一身的衣服不太衬托。

  “随便碰别人的东西,这么不礼貌的行为,还是要教训一下才知道听话。”六爷苍老的声音,看着陈玄的神情多了一丝苟笑,就好像是二个大人在讨论怎么教训自家孩子一样。

  不过这陈玄也盯着六爷哼了一声,慢条斯理的哼了一句“那打狗也得看主人不是吗?六爷。”

  二人笑了笑,不过对于绿樱来说,二人说话她还是有一些不懂,不过现在的她觉得她好像做错了什么一样,陈玄和这位被成为六爷的人说话怎么觉得有一些刺呢?

  “你去门口站着。”陈玄看着绿樱说了一句之后就直接和六爷进了六爷刚刚出来的那个门后去了,不过绿樱嘟嘴的表示着这陈玄是不是生气了啊!

  可是她怎么会就这么出去呢,她看着这店里面的东西,有站在柜子里面的玉坠,她能够感觉到那个玉坠就好像是在呼唤她一样,她伸手去摸着1那个玉坠,可是刚刚一摸着那个玉坠,手上就好像锋利的刀给割伤了,一滴鲜血落在玉坠之上,此时整个房屋里面传出一声凤凰的鸣叫之声,自然也惊动了屋子里面的六爷和陈玄。

  “你这小丫头还真是不省心,这怎么都契约了。”六爷那个无奈让陈玄不由得皱了皱眉心,这绿樱到底是为了什么要跟过来,陈玄此时有一些后悔了。

  绿樱看见这么一幕突然有一些害怕,她跑到了陈玄的身后躲着,陈玄有一些无奈,六爷看着陈玄这个人也没有说话,生怕自己这小地方还容不下这这二位,六爷的眼神有一些无奈但是又不敢多说话。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