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玄 > 第1798章 于归惨败

第1798章 于归惨败

  于归的头发随着白袍的斩落直接披散开来,此时的他的哪里还有半分天之骄子的意气风发?

  “给我死!”

  陈玄的眼神之中泛滥起猩红之色,声音宛如是死神索命般残忍。

  此时,他的眼里好像看到了赫兰玉儿那古灵精怪的刁蛮身影,又浮现出那老管家临死之时的决绝之态。

  他的脑海之中好似有一封信纸正缓缓展开,而那封信正是陈玄每日都会梦到的内容。

  但是陈玄他每次在梦里看到这封信,梦里他的泪水便犹如绝堤的洪水般汹涌而来。

  可陈玄的外皮早就被那和煦的邻家公子给替代了啊,现实之中的他还是那样浅浅淡淡的微笑着,温润如玉的表情好似是做起了美梦般……

  这一次,陈玄不再压抑着自己的杀意和怒火了!

  轰……

  一瞬之间,好像连宇内的轻风都被陈玄那嗜杀之意给感染了,俄顷便狂风大作。

  原来还在天空之中安息着的白云此时好像是怕惹到这尊杀神般,逐渐散了开来。

  乌云和浓烟像是花团紧簇般聚拢而来……

  陈玄此时一身白袍却是尽数褪去往日的温文尔雅,肃杀之意宛如是三九寒雪般铺天盖地而来。

  好可怕的杀意!

  这傻子是疯了吗?

  于归心里疯狂的咆哮道,看来自己是躲不掉了,唯有拼死一战!

  “无名小子罢了!居然如此狂妄!”

  此时的于归好像是被点燃了炸药般的气得头发根根竖起,而后飘散开来就像是一个疯子般的疯狂……

  “哼!你今日必死!”

  陈玄此时双目充血,怒目瞪着于归好似是刚刚从尸山火海之中爬出来的血修罗!

  “那便战吧!”

  于归寒意四起的怒吼道。

  “哈哈哈……我陈玄与雪山宗不死不休!”

  陈玄桀桀一笑,但是后半句话却是杀机腾现却是坚定无比。

  于归看到陈玄这副模样可不认为这样的陈玄十年在和自己开玩笑!

  赫兰冲大人到底惹到了什么样的怪物?

  赫兰衡那无用的废物,他生养出来的女儿到底结交了什么样的人物?

  于归也算是一代枭雄了,但是此时他敏锐的判断力却是隐隐觉得雪山宗日后只怕是会毁在这小子手上。

  他自己都不知道他为何会有如此疯狂的想法,看起来就像是一个笑话般可笑!

  那可是雪山宗啊!

  一个千万年来的大宗派,赫兰冲更是已经达到了道尊般强大,而赫兰冲背后的神秘师傅传说之中是道皇级别!

  陈玄这一个还不到三十岁的年轻人居然说要覆灭雪山宗?

  哼!

  “竖子狂妄!”

  于归的气势忽然乍现,那气场把天地之间万年巨树都给震得悍然倒塌,一些巨山和层层起伏的山峦猛然之间崩摧开来……

  宛若是九天之上忽降万年难得一见的旱雷,把密之森这古老的森林给毁于一旦。

  此时于归疯狂的求生意识开始泛滥,胜则生,败则亡!

  紫衣此时看向陈玄的目光变得陌生无比,她何时见过这样的陈玄?

  他一直都是

  谦谦君子,温润如玉般的俊逸。

  但是此时的陈玄却像是一个可怕的恶魔,不屈不挠的只想取人性命。

  可紫衣却是对陈玄没有一丝反感,紫衣如此聪慧可人如何看不出陈玄他是一个经历了太多的人?

  侠山看向陈玄的目光更是阴鸷起来,此子要么不除要除就必须干净利落,不然死的就是自己了!

  陈玄左掌化成摄人魂魄的青焰,眼神之中皆是寒光。宛如上古神兽般的肃杀。

  砰……

  陈玄的青掌和于归的双拳碰撞起来,他的青掌仿佛是化作了一座巨大的青光之山,向于归的双拳挡了过去。

  于归的双拳宛如是开山之锤朝着陈玄左掌的青焰幻化而成的青光之山轰了过去。

  嘣!

  两股强悍的力量在空气之中碰撞了起来,仿佛是两颗陨石相撞,空气都被陈玄的青焰烤得噼啪作响。

  于归的双拳的拳意宛如是夺命的狂风,速度如闪电般飞迅,朝着陈玄相逼而来……

  那被双拳带来的疾风掀起的古木在战斗结界之内胡乱飞舞,就像是被人乱扔的垃圾般。

  “给我破!”

  陈玄的声音沙哑之中却是冷意四伏,眼神之中嗜杀之气泛滥起来。

  而于归的双目也泛起了猩红之色,凝视着陈玄杀气腾腾……

  轰……

  陈玄左掌之上的青焰再一次明艳起来,而陈玄额头上的细汗和背后的冷汗淋漓足显这次陈玄几乎是倾尽全力!

  一个六阶道师战八阶道师!

  全身而退不说,居然还想要反杀对方!

  这若不是依仗着陈玄之前在幽蓝山脉的修炼磨砺而来的心境就几乎是天方夜谭!

  但是就是因为陈玄去幽蓝山脉的磨砺却是导致了陈府的覆灭,还有玉儿的身死……

  不过现在的自己却是足以让自己面前的那个雪山宗的小子付出代价了!

  陈玄左掌之上的青焰宛若是死神镰刀般的幽冷,但是更冷的还是陈玄的双眸。这哪里是少年该有的温度?

  不!这哪里是人类该有的温度!

  于归心里暗自咆哮到。

  此子还是人吗?简直就是妖孽!

  陈玄手上那青焰化作的死神镰刀猛然向于归的双拳的紫色拳意轰了下去!那紫色的拳意就像是一层万年结成的厚厚的冰一般的炸开!

  而那青焰化作的死神镰刀也狠狠的朝着于归的丹田部位悍然劈下!

  啊……

  于归惨然叫到,他最为应以为傲的疾风双拳居然被眼前这个没到三十岁的小子给破解了?

  噗……

  气急攻心和有心无力的错杂心情之下,于归骤然喷出了一口鲜血。他感觉到自己的道心力正随着自己被破解的双拳慢慢消逝着……

  唉!

  那就是修炼疾风双拳的下场,双拳一旦被破解,自己的丹田若是没有及时的守好,就会落得一个废物的下场!

  那鲜血溅到了陈玄那一身白袍之上!

  呵呵呵……

  陈玄惨然的笑着,宛如鬼魅般,脸上全无战胜的喜悦之情却满是悲伤。

  “那就去死吧!”

  陈玄怒嚎道,好像这一秒他已经不是自己了。他心里被压抑

  了许久的复仇之鬼被放了出来!

  雪山宗!

  很好!

  都给玉儿去陪葬吧!

  嘣……

  此时的陈玄青焰化掌,青掌化刃,一刀便朝着于归的腹部斩了过去。

  于归此时已经无力反抗了,下坠,从百丈高的虚空之中下坠……

  “想死?那么容易吗?”

  陈玄的双眼之中好像再一次泛滥起那渗人的寒光,而他的嘴角居然扬起了浅浅的微笑,那嘴唇微微上勾看起来很是魅惑。

  陈玄左掌的青焰一般揽住于归下坠的身体,宛如是猴子捞月般的迅捷。

  啊啊啊……

  陈玄左掌的温度已经好似是六个天上的烈日一般的灼烈。

  他此时道心力耗尽了,就和一个废物没有任何区别,对于陈玄的炼火掌没有丝毫的抵抗之力。

  哼!

  陈玄闷哼了一声,这感觉就好像是一只时常在眼前飞舞的蚂蚱此时被一掌拍死那般的痛快。

  于归被陈玄带到了大地之上,此时他的眼中再也没有半分的倨傲了。

  尽是恐惧之色,这个年轻人太可怕了,堪比恶魔!

  侠山此时看向陈玄的目光再一次犹如被一只恶鬼抓住了自己的心脏般。心里猛然一紧,满是惊惧!

  他开始疯狂的呕吐了起来,因为他想到死在陈玄手下的那个胖子的死法,实在是太恶心了!

  而紫衣好像也预感到什么了一般,轻轻的把那如羊脂白玉般素嫩的手放在陈玄的背后,轻轻的拍着他的后背。

  但是当紫衣把自己的右手放上去之时,她的身躯颤抖了一下,仿佛陈玄的身体就像是烫手的沸水般的可怕……

  那杀意即使是紫衣都感觉自己的心脏不受控制的惧怕起来。

  好强大的气场!

  “呵呵呵……你是知道玉儿的死的是不是?”

  陈玄的语气好像是从九幽之下爬出来的冥王般的冰冷,眼神之中满是寒光凌冽,而那猩红的双目还是没有褪去丝毫。

  现在陈玄的脑海之中只有一个字,那就是……

  杀!

  好可怕的杀意!

  那个叫玉儿的女人是谁?是陈玄大哥喜欢的人吗?

  紫衣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陈玄大哥是因为那个叫玉儿的女人才变得那样嗜杀吗?那个叫玉儿的女人一定很漂亮吧!

  紫衣的心仿佛此时就是被这些问题给疯狂的围绕起来,好像每一个问题都牵动着她心里的一根弦。

  此时她觉得自己的心里好像酸酸的,很不是滋味!

  “我……这件事情是江河大人和赫兰宗主的意思……”

  此时的于归不求能够活着回去了,只求一死,死得痛快一些!

  他慌忙辩解到,此时他的脸色煞白就像是一个重病了许久的病人般……

  玉儿?

  侠山和紫衣心里仿佛豁然开朗起来,那是赫兰玉儿吗?

  这可是雪山宗的内斗啊,而赫兰衡和赫兰玉儿还有被牵连的陈……

  此时他们的心里理清了一条线索,原来陈玄的身世是陈府的人,也就是那次雪山宗内斗之中殃及的池鱼?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