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玄 > 第1797章 争斗

第1797章 争斗

  陈玄邪邪一笑,宛若是鬼魅般冷傲,眼神之中杀机尽显。

  “雪山宗?哼!”

  陈玄冷哼一声那左掌青焰幻化而成的蟒蛇之头宛若是张开了血盆大口朝着紫色纹饰的男子逼了过去。

  嘣……

  紫色纹饰的男子身形宛如豹子扑食,朝着陈玄的左掌扑了过来。

  那右拳的拳意好像是群山崩裂般炸裂而开,激起劲风千层,朝着陈玄的左掌的青焰相撞而去。

  紫色纹饰的男子狰狞起来,凛声吼道。

  “狂妄至极!”

  紫色纹饰的男子白袍在烈日之下熠熠生辉,而陈玄的嗜杀之气宛若是万年未破之冰般不带丝毫温度。

  “给我死!”

  紫色纹饰的男子右拳直接轰在巨山之上,那巨山宛若是阁楼台前未嫁新娘抛出的绣球般朝着陈玄飞砸而来。

  哼!

  “给我碎!”

  陈玄狠厉之声宛如是滔天之浪般层层叠加,在结界之内侵袭而开。

  陈玄左掌青焰化作蟒蛇巨头,直接朝着飞逼而来的巨山擒了过去。巨山宛似是一个土球被陈玄逼停在虚空之中,和陈玄僵持着。

  砰……

  忽然陈玄的身形如海中蛟龙般游动起来,御风而飞,快速绕到巨山身后轻轻一推……

  那巨山便如陨石坠地般向结界的地面之下砸了下去,瞬间巨山炸裂。

  无数的土石和泥直接涌上半片虚空,形成数百丈的旋涡,扬起黑烟滚滚遮住了这淡蓝色的苍穹。

  “小子,找死!”

  紫色纹饰的男子看到陈玄居然还敢抵抗,冰冷的杀意再一次泛滥开来,双眼一眯寒光四起,那左拳好像也燃起了滔天的战意。

  “给我死吧!”

  紫色纹饰的男子宛如猛虎出渊般想着陈玄蹦了过来……

  那双手的拳意好似是九天震雷,所过之处皆是云烟飞尘。

  哼!

  陈玄冷哼一声,腾身而起左掌青焰炙热炎炎,好似是六座火山的岩浆一起喷发迸裂开来。

  那青焰所过之处参天巨木焚为灰烬,土石泥瓦再一次滋滋作响,宛如是被岩浆给烤熟了般。

  “你可记得赫兰玉儿?”

  陈玄宛如是从九幽之下复活而来的恶鬼,此时心里只有仇恨的怒火。

  不够,这还远远不够……

  陈玄心里的仇恨之火足以把这片虚空都给焚烧成灰烬!

  一个小喽啰还远远不够平息陈玄被嗜杀的恶魔占据的心!

  “赫兰玉儿和赫兰衡的反贼?你和他们什么关系?”

  紫色纹饰的男子扬声逼问道,眼里的冷酷堪比北冥之海……

  “哼!看来你也知道这件事!那就别怪我让你不得好死!哈哈哈……”

  陈玄怒极反笑,魅惑的笑容看起来就像是地狱之中的冥王般可怖,幽冷的寒光直逼紫色纹饰的男子。

  “狂妄!”

  紫色纹饰的男子睨视着陈玄,怒骂道。

  那双拳所过之处,耸入云端的巨木拦腰而断,砸在地上宛似一头受伤的巨龙般悲壮。

  陈玄青焰而刃,左掌之上皆是渗人至极的青色烈焰,在空气之中滋滋作响。

  轰轰轰……

  &nbs

  p;紫色纹饰的男子双拳宛若是两只巨大的滔天大锤般朝着陈玄轰响而来。

  陈玄的身形再一次游动起来,好似是灵蛇般漫舞,躲闪而开。

  那两只滔天巨锤悍然砸在陈玄身后的山巅之上!

  嘣……

  山巅疯狂的塌陷,宛如是巨大地震刹那而至,土石飞溅之处掩埋了战斗结界内一切的生灵。

  “哼!给我死!”

  陈玄厉声巨吼道,那青刃犹如是砧板斩肉般,骤然而落。

  轰!

  紫色纹饰的男子回拳就是一挡,宛似疾风般的拳意和陈玄的灼烈的青焰碰撞起来。

  砰……

  那右拳不敌炙热的青焰,被陈玄一掌给推了过去,紫色纹饰的男子身形后倾向后坠去。

  嗯?

  紫色纹饰男子大敢不妙,此子炼火掌修炼得及其变态,再这样下去,只怕鹿死谁手当真是不知道了!

  蓝色纹饰的年轻男子看到自己的主子此战出于下峰,那眼神更是促狭,心里猛然一紧……

  这野小子不过是道师六阶,为何如此变态?

  那功法也只是炼火掌而已,怎么会……

  自己的师兄可是道师八阶的天才,就是在雪山宗年轻一辈之中都没有可以和他匹敌的。

  可是江河大人座下的第一将啊!

  快逃!

  这是紫色纹饰男子心里的第一个念头……

  “哼!我于归他日必来讨教!”

  于归狠狠的喝到,眼神之中多了些许慌乱,少了桀骜之气。

  “于归师兄!”

  蓝色纹饰的男子惨白了脸,他哪里遇到过这样的生命之险,惨然的嚎叫道。

  “于二!以中指之血破玉简!”

  于归慌乱的眼神之中忽然多了一丝冷峻,随后他的眼色里闪过一丝狂喜。

  差点忘了还有玉简,只要告诉江河大人这里的危险,他顷刻间便可赶至。

  这乡下的野小子还有活路?

  只是江河大人只怕要怪罪……

  等等!这他认识赫兰玉儿,这好办了!

  于归边向身后逃遁,边心里开始有条不紊的盘算起来,就像是一个奸商此刻正打着自己的小算盘般……

  这是认识赫兰玉儿那就可以把这件事情归在捉拿反贼的大功之上,到时江河大人只怕也会受到宗主的奖励……

  而自己只怕也能分到一杯羹,哪怕是自己被当成是一只讨饭的狗要到几根肉骨头也是可以的……

  于归想到这里,眼底之间贪婪之色越加浓郁。

  砰……

  忽然紫衣纵身飞起,就像是仙女似的般般入画,而那轻盈的步伐几乎是眨眼间便来到于二的身后,一掌下去……

  嗯?

  陈玄也没有料到紫衣居然如此的果决,她那闭月羞花的脸上甚至此时还挂着楚楚动人的微笑,就这样结果了于归的救命符……

  “废物!”

  于归厉声咒骂到。

  “那你就去死吧!”

  于归吼声道,忽然他右拳金光一霎,那拳意好似是化作清风之刃般朝着于二砸了下去。

  可怜的于二好似是一只被龙卷风卷入的飞雁,迅速的被风刃给团团围住,很快便被这

  风之刃乱刀砍死……

  而那玉简自然也没有落到陈玄和紫衣手上,不然到时即使是于归逃回去那也是难逃一死。

  不过现在玉简和于二都死了,全部推到他身上就是了……

  自己在江河大人手下也算是第一悍将,应该不会有事!

  “想逃?”

  陈玄的笑意森然,那青焰照亮了他半边的脸好似是死神复仇般可怕。

  “你可不要得寸进尺!”

  于归看到陈玄居然如蛟龙出海一般迎头追来,心头猛的一猝……

  “哼!”

  陈玄冷哼一声,脸上皆是冷酷的杀意和嗜血恨意。

  “雪山宗的所有人都得去死!”

  陈玄喝到,那一声仿佛是压抑了许久的九天震雷般巨响!

  就连天外苍穹和黄土大地都为陈玄狠厉之声颤抖起来。

  噼噼啪啪……

  陈玄忽然身如盘龙般凭风而行,那青焰之光越来越凌厉,所过之处空气悍然爆破!

  轰轰轰……

  刹那陈玄便朝着于归砸去三个青焰,都好像如两座火山炸裂的岩浆般炙热。

  砰砰砰……

  于归看着想自己飞驰而来的青焰,他那双拳犹如电光火石般朝起抡了过去。

  每一个青焰炸裂的同时,就宛如是千百个火球同时爆炸般,炙热的火焰仿佛是一条狡猾的蛇钳制住于归的白袍。

  嘶……

  于归狼狈不堪的撕裂了象征着自己至高荣誉的雪山宗道师八阶的白袍!

  接着向前逃窜而去!

  陈玄冷峻一笑,那笑意犹如是三九之冰,冰雪之寒光飒然而至。

  “给我死!”

  陈玄冷声狂吼道,杀气腾腾的目光之中泛滥着凌冽的冷意。

  陈玄的身形再一次穿梭起来,宛如是猴子捞月般,青焰化掌直抓于归的雪山宗的白袍。

  哼!

  “你那么喜欢白袍送你便是!”

  此时于归仿佛是一只抱头乱串的老鼠,不求任何尊严只求可以活命下去!

  陈玄简直就是一个恶魔,这杀意太可怕了!

  饶是于归手上满是鲜血,见到陈玄如此嗜血的恨意和凌冽的杀意,心里都宛如是被按上了一个定时炸药般可怕。

  那象征着尊贵身份的白袍就犹如是垃圾一般被于归扔在了空气之中!

  呵呵……

  陈玄邪邪的笑了起来,若不是朝阳还挂在九霄之上,于归必然怀疑自己身后的那个是鬼魅不是?

  而此时的侠山仿佛是一只快被剁了头颅的病鸡,眼神之中黯然失色再也没有之前谦谦君子的模样。

  不过他黯然失色之中时不时的会闪过一丝阴鸷,好像是在筹谋什么似得。

  他的左手轻轻的拨动着青湖门派发的储物戒,好像是在寻找什么东西。

  而眼神之中时不时的闪过一丝狠辣之色,看向紫衣的目光之中更是暗藏着可怕的杀意。

  紫衣此时更是非常鄙夷自己这位青梅竹马的师兄。

  他好像就是猪狗般的低贱,紫衣那粉白黛玉般的脸多看一眼都让黑亮亮的眼珠平白恶心……

  更是这样的目光让侠山促狭的眼里多了一丝狠辣的果决……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