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玄 > 第1664章 秘密

第1664章 秘密

  ♂nbsp; 陈玄冷冷的看着这些。s.xcmxsw.把自己的神识变成了像水一样的柔和。

  慢慢的从这个张泽恒的执念化成的巨大的墙壁渗透了进去。陈玄可没有打算放过这个所谓的张家啊。要是张家有什么宝贝。

  那直接陈玄在灭杀张家的时候带走岂不是更好到时免得遗漏下来反而给他们占尽便宜,岂不是尴尬

  陈玄用他的神识感受着张泽恒体内的点点滴滴的变化真的好强大的神识啊!

  这个张泽恒还真的是不比自己差的一个练武奇才啊!要是假以时日。

  那成就必定是无法去限量的啊。陈玄思考着。那个这个张泽恒炼化出来的丹药那对于自己也一定是大补吧?

  哼。

  看来自己的实力的确该要往前进一进了。在陈玄的记忆之中他已经停留在了金丹境好久了。

  但是金丹境到化神境这样的跨度也绝对不是从实丹境到金丹境这样可以比的。

  陈玄正是因为明白这一点,所以也就没有太敢着急。到时爆体而亡岂不是白费?

  不过现在有一个如此机会可以让陈玄突破,他又怎么可能不动心呢?

  不过陈玄现在要弄清楚,这个让合归宗都忌惮的到底是什么?而且对于一个宗门来说——

  出现一个绝世天才,那就是天大的好处啊!千年难得的喜事!

  那更难保证宗门可以屹立千年万年不倒但是合归宗居然不让这个张泽恒踏入修炼。

  只是把他爹控制在了外围弟子用于监视与他这个张家到底有什么秘密?

  不过若是自己干涉,那对自己会不会有什么好处呢?还是说会招惹来杀身之祸?

  要是说这个张泽恒连同张家一起被自己灭杀的话。那到时合归宗想去查一定会查到自己的。

  这该怎么办?

  到时自己岂不是要牵连何村甚至自己都性命难保陈玄的脑海之中飞快的旋转着。但是现在的张泽恒只怕已经是必死的了。

  陈玄那强大的火河早就已经把他的灵魂灼烧的残缺不全而此时陈玄的神识已经像水一样扫进他的脑海。

  哼!真的是一个练武奇才啊!陈玄冷哼着说道。陈玄顿时觉得自己很庆幸要不是自己多年来养成的这个习惯。只怕是再过几年万一他被哪个世外高人发现。

  那惨的就是陈玄,很有可能会没命甚至还会连累何村的人。

  陈玄的习惯就是斩草除根,不留一丝一毫的后患,如果留了后患陈玄知道在这个世界如果自己留了后患,那就是死无葬身之地。

  而且更是不能去怪任何人。陈玄冷冷的瞪着这个所谓的张泽恒。

  陈玄发现他的执念汇成的巨大的壁墙居然开始有些松动了。

  太好了!

  陈玄心里想着。终于可以知道这个秘密到底是什么了?而这时就是这个张泽恒最为痛苦的时间因为通常灼烧或者说是毁灭一个人的肉体不可怕。

  但是毁灭一个人的精神却最为的可怕。陈玄明白这一点,所以陈玄当然知道现在其实是这个张泽恒最为痛苦的时候。但是陈玄那里会管他那么多。

  陈玄把神识探入进去。感受着那执念里面围护的秘密。

  啊啊啊。

  张泽恒感觉到自己的身体的温度,好像已经能把他的灵魂烧为灰烬了。但是他的本体却还是冰冷冰冷的,就像早就已经死去很久了一样。

  嗯?

  陈玄感觉非常奇怪在张泽恒的意识之中守护的居然只是一张地图。

  那是什么地图?

  什么样的地图会让合归宗都会觉得害怕陈玄看着这地图上面顶头的四个字。

  觉得好像是似曾相识一样。但是陈玄又觉得好像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字体。

  轰。

  这样的字体好像是有什么魔法一样,一下子就把这个张泽恒的本体给轰成碎片一样。

  那可怜的张泽恒的本体变成了一团灰烬消散在了这个火河之中。

  陈玄只是略微皱了皱眉头。而张泽恒体内的血就像是喷泉一样一股脑的全部喷了出来。那五脏六腑在烧毁之前都是可以看见的。就像去市场买猪肉时那样看起来非常的新鲜。

  而这时刚刚吃完饭的那些公子哥,哪里忍受得了这样的场面。

  立刻都呕吐了起来。但是陈玄的脸色还是一如既往的非常的冷漠。

  陈玄傲气的看着这一切只是眼神的冷就变得更加的深邃了。

  此刻陈玄的心里正在想着,这个地图到底是什么来历陈玄也不知道为什么看着他有种熟悉感。而且他的能量为什么如此强大。

  那也就是说这个合归宗所忌惮的根本就不是徐府的张家而是自己眼前的这个少年。

  陈玄仿佛觉得事情已经变得越来越有意思了。自己眼前的这少年的来历也变得越来越有意思了。

  他到底是什么来历居然能让这个合归宗都如此害怕。要是

  说他是张家的大公子。陈玄才不会相信呢。难道他是哪一门的弟子?

  不可能啊?

  就算是最差的修炼者的弟子那也必须要是修炼者吧那这个张泽恒到底会是什么样的存在呢?

  陈玄想不明白。陈玄慢慢的用神识控制着这片火河既然陈玄决定要用张泽恒这小子作为自己晋升化神境的阶梯了的话——

  那陈玄就应该毫不犹豫的去做这件事情。他看得出来此刻的张泽恒是非常痛苦的,这绝对比杀死他还要让他觉得痛苦。他的脸色此刻就像是扭曲了一样。

  而徐府酒楼的徐大此刻也非常的于心不忍但是自己怎么可能和陈玄去战斗自己又如何能够阻止陈玄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而这些公子哥纨绔都觉得陈玄是白天可以出来的地狱之魂。不然哪里会有如此强大的实力还有如此恶魔般可怕的心性?

  不过他们刚更担心的还是他们自己陈玄这样对张泽恒那他们自己呢?会不会死啊?陈玄到底会不会把他们也给杀了?

  他们可不想死啊!

  他们还有大把的富贵人生没有享用,而此刻忽然要面临生死绝境了。

  这让他们开始憎恨张泽恒。其实人也就是这样,永远先想到要去怪罪的是别人,而不是自己。但是张泽恒这个家伙已经快要死了。

  他们知道就算自己再去责怪也没有什么用。那怎么办求饶?

  陈玄这家伙也算是软硬不吃了吧?这个徐府酒楼的徐大如此恳求他结果呢?张泽恒现在还不是像一条狗一样就快要死了么?

  自己求饶有什么用许诺丰厚的报酬可笑啊!这样强大的修炼者还会缺钱么?

  合归宗的强者日后定是要么成仙如果不成仙那也是人中龙凤的存在啊。

  合归宗的外门弟子,此刻都是一方封疆大吏了。更何况合归宗总部的那些弟子。

  那可是都是整个世界都需要仰视的存在啊!可是那他们呢?这些纨绔想了想自己不过只是徐州城内可以呼风唤雨一些而已。

  除此之外还能怎么样?这些他们的老子都没有办法去承担的事情的后果。

  可是偏偏他们却自己已经招惹了。

  怎么办?

  该怎么办?

  这些纨绔只能低着头跪着,不负刚刚那种风光了。一个个愁到了极点。

  而此时陈玄虽然闭着眼睛坐着。但是那股强大的气势依然让人感觉仿佛能够摄人心魄。

  但是此时陈玄心中也想不明白。一个毫无修为的天才到底能被这些宗门用来干什么?

  陈玄心里在思索,也在不断的从自己的脑海翻出曾经在三白谷时藏金阁里的书。

  轰。

  陈玄忽然觉得自己的脑皮就像是被炸开了一样一个非常可怕的想法出现在陈玄脑中。难道说,他们也想去利用这个张泽恒作为鼎炉。

  这。

  陈玄觉得这是极有可能的。但是他们到底是谁呢?他们已经强大到连合归宗都不敢招惹了么?

  合归宗可是八大宗派的平三宗之首位。难道是三上宗里的人?

  无形门么?

  不可能陈玄马上就把无形门给否决掉。无形门和合归宗本就是一脉相承。要是说是无形门干的话,那合归宗没理由怕呀。

  到时直接养在宗门不就行。

  可是合归宗没有合归宗是把他的父亲放在一个徐州府令位子上面变相控制。

  而这一控制,也算让那边的人不怎么敢下手了。毕竟把他算是放在明面上了。

  告诉对方自己知道这个张泽恒有问题,告诉地方不要轻举妄动。但是合归宗也不敢去做更多了

  为什么?

  因为害怕!

  很有可能对方的确非常的强大,因为合归宗背后有无形门自然还能敲山震虎一下。

  但是这个地图到底是什么?和张泽恒的身体有关系吗?陈玄也不知道——

  陈玄百思不得其解。

  轰。

  只听轰的一声,这个张泽恒的神都汇入了火河之中。而他的本体早就烟消云散了。但是因为之前的神还在,所以能看到一道本体的虚影。

  而此刻张泽恒就像没有存在过一样。

  忽然陈玄感觉到自己的丹海之中的神有异样。这是怎么回事,陈玄也不知道,陈玄还没有吞入这个丹药,陈玄的神到底发生了什么?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