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玄 > 第1663章 可怕的杀意

第1663章 可怕的杀意

  ♂nbsp; 第1663章 可怕的杀意

  此时陈玄的眼神之中,好像藏着一只可怕的恶鬼。s.tingfree.而那个张泽恒听到这徐府酒楼的掌管徐大这么说。

  心中顿时也方寸大乱怎么办自己该怎么办

  这陈玄的修为远远不是自己可以抵挡的啊。要是陈玄这个疯子,不顾及自己的父亲杀死自己,这该怎么办

  此时陈玄冷冷的笑了笑说道“你放心就算你父亲在这里他也救不了你!我是合归宗的记名弟子。而且正要去扬州参加合归宗的试炼。”

  “你觉得你父亲和合归宗的人相比能算上几个屁啊?这次就是天王老子来了我也要杀了你!”

  陈玄此时的话中杀意凛然。让周围的气氛直接就降到了冰点。陈玄的杀意甚至现在好像要直接把张泽恒给逼疯掉。

  “哼!孽畜给我死吧!”

  陈玄的死字话音刚刚落下。只见一个巨大的火河从西边的窗口涌进徐府酒楼。直逼张泽恒。而那巨大的火河好像是从天边一直铺到徐府酒楼一样。

  而火焰烈烈让沿路的店家和花草树木直接被扫为了灰烬。但是陈玄丝毫不在意。

  “你你——”

  张泽恒惊恐的都已经说不出话来而陈玄此时的表情更像是一个血面修罗一样可怕。就像是一个从地狱之中刚刚奋力拼杀回来的修罗。

  那火河好像化作了一条巨龙直接把那张泽恒吞并在了那皓皓火河之中。

  陈玄的眼神还是嗜杀的异常。

  啊啊啊。

  张泽恒痛苦的叫出了声音来。那声音就像是地狱之中恶鬼哀嚎一样的可怕。

  “怎么回事?”

  “这是怎么回事?”

  这个可恶的陈玄,怎么会有那么强大的实力。自己到底惹到了一位什么样子的祖宗啊?

  陈玄的双目之中泛着血色,只是一道剑影陈玄并没有更多的动作。

  只是一道剑影就让这个张泽恒痛不欲生。

  “哎这是怎么了?”

  “这是天降祸端啊天神大人救救我们吧!”

  “帮我们除去这个徐州府的祸害啊!”

  此时正是徐州府最为热闹的时候,此地也是徐州府最为热闹的大街。

  如此的火河如何引不起徐州府的百姓们的强烈注意他们仿佛觉得这好像是天降的祸端一样。是用来把他们心里的大害给剪除掉的祸端。

  因为他直逼这个徐府酒楼啊这个所谓的徐府酒楼里面坐的基本上都是公子哥手上没有几个是干净的。

  但是百姓知道的是,这个徐州府的这些公子哥。好像和合归宗的那些神仙还有交情。

  那这次是怎么回事?

  不过不管怎么回事,这些民众心里还是非常高兴的。都纷纷朝着这个火河跪拜了下来。

  就像是跪拜他们心目之中的天神一样。

  哼!

  陈玄的强大的神识扫到了这些民众。只是冷冷一哼这些愚昧的民众只知道相信所谓的神鬼。但是却不把自己变成别人眼中的神鬼。

  那也真是活该遭受这些罪孽啊!陈玄此时只是觉得这些民众实在是愚昧。而陈玄此时的到来只是减轻他们所受的罪孽罢了。

  陈玄一直认为,他们所遭受的罪孽,真的是由他们自己咎由自取啊!

  既然如此愚昧,那便要为自己的愚昧付出代价!陈玄觉得这个世界可怜之人,必有取死之道!而那些被命运捉弄的人——

  如果自己足够坚强也能变得非同寻常。这就是陈玄而现在陈玄早就在他自己的心里宣判这个所谓的。张家大公子张泽恒死定了。

  轰。

  陈玄那像巨龙一般的火河好像是变成了一阵飓风。直接朝着这个张泽恒逼了过去这个张泽恒丝毫没有还手之力。

  砰。

  张泽恒身处在一个灼烈的火河之中被猛烈的灼烧着。忽然被卷上了虚空之上。

  陈玄还是冷傲的表情就当做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尽管民众此刻早就像是炸开了锅一样。而那个徐府酒楼的掌柜徐大也在庆幸。

  还好自己还好没有和这个杀神陈玄闹起来。不然自己今天是肯定没有办法活着走出这个酒楼的。

  而和张泽恒平时玩的好的那些酒肉朋友的公子哥此刻也早就跪在了地上哪里还敢抬头。

  只是有一个不小心抬头了看到张泽恒这个样子居然直接被吓得黄白之物尽出。只不过这次在陈玄这个杀神面前谁还敢嘲笑这位公子哥啊?

  只是都低着头,默默祈祷这个可怕的杀神千万不要盯上自己才是。

  陈玄冷傲的表情冷冷的扫视了一眼他们那眼神就像是刚刚从地狱里面爬出来的修罗一样。

  而此刻的张泽恒的身上早就所有的锦衣玉袍通通炸裂开来变成了一堆粉末,在那火河汇聚的飓风外围,慢慢的变成了灰烬。

  只是这个张泽恒光着身子在飓风的中心

  被这样强烈的火河给灼烧。

  其实在火河的中心被灼烧的就不仅仅是这个张泽恒的身体了。而是他的神。

  其实在这个世界每个人都会有神而所谓的神通俗些来说就是这个人的灵魂。

  此时的张泽恒的灵魂已经非常的虚弱了。他好像是整个人都掉进了火海中心一样被猛烈的灼烧着。那火海就像是变成了一只只小的蚂蚁叮咬撕扯着这个张泽恒的每一次皮肤。

  啊啊啊。

  张泽恒实在忍不住这样的剧痛了他现在只是一心想死。想被这熊熊烈火给烧死但是这熊熊烈火却丝毫没有伤及到张泽恒的本体。

  只是把他的灵魂烧得奄奄一息陈玄的嘴角莫名的扬起了微微的弧度。

  好可怕。

  张泽恒开始后悔,开始后悔自己为什么要招惹这个可怕的魔鬼?

  不就是骂了一下他么?这个叫陈玄的难道是个杀人狂魔只是这么骂了一下他他就这么折磨于自己?

  陈玄此时能够完全控制这个张泽恒的神识也能和这个张泽恒的神识进行交流。

  他冷冷的向张泽恒传说送道。

  “你骂了老子一下,其实那根本没有什么关系主要是你眼中的杀意。”

  “这样强大的杀意使得我不得不灭杀于你当然不止是如此!”

  陈玄的眉毛挑了一挑。到此刻他也没必要去隐瞒了,反正这个所谓的张泽恒应该也是活不久了。

  “其实你的神识非常强大不过幸好的是,你没有去过合归宗分部。不然你的成就哼!”

  陈玄冷冷一哼。陈玄并没有觉得自己这样做有什么不对。留一个对于自己极为有威胁的天才在这个世界上那才是有病呢。

  “不可能不可能的!我爹爹带我去测试过根本没有天赋我的神那边的人说基本上虚弱的简直快要消散怎么可能呢?”

  张泽恒就像发疯了一样质问陈玄。此时他全身上下的痛苦好像也已经不在意了一般。

  哼!

  真是个修炼的好苗子,够坚毅,够疯狂更大的一个优势那就是够执着。

  陈玄冷冷的看着那团熊熊烈火陷入了沉思这样的好苗子杀了是不是有些可惜要是能炼化他为自己所用呢?而他如今那强大的神已经和这团火河融为了一体。

  如果说现在把他的恨意和那团火河剥离开来会怎么样?这小子在怀疑自己的天赋?

  为什么去合归宗试炼的时候他们没有发现呢?按照合归宗的实力他们怎么可能发现不了。难道是忌惮忌惮这个徐州府的张家。

  但是张家也不是修炼者,只是外围弟子,在忌惮他什么呢?看来也问不出什么了。

  只有自己用神识去探测一下这个张泽恒吧。

  陈玄把自己强大的神识灌进张泽恒的脑海嗯好强大的怨念啊。

  这个如此强大的执念守护的到底是什么陈玄好奇每个人的神之中都有自己的执念。

  而对于事物的不同,这个执念分配的当然也不同。每个人的执念是有限的。但是神强大的人执念也就稍微强大一点,而神弱小的人他的执念也就弱小一点。

  现在这个张泽恒的神如此强大,而用了如此强大的一片执念守护着的事物到底是什么?

  陈玄也觉得好奇这莫非就是让那合归宗嫉妒的存在?到底是什么?

  陈玄的慢慢的把自己的神识变成了一把细长的小刀这样的神识不会伤害到这个张泽恒的执念。

  也陈玄既然决定要炼化他,自然也就打算不要尽量的去损耗他,现在张泽恒在陈玄的眼中只不过是一味药材而已。

  而张泽恒此时更是痛苦不堪那火河不断的吸收着那张泽恒强大的神识。

  陈玄慢慢的想要隔开张泽恒的那道以意念生成的那道强大的屏障。

  陈玄非常的小心,此时本体的他更是端坐在虚空上闭上了眼睛。宛若天神一般。

  这些愚昧的百姓看到虚空上方有着这样的一个修炼者,自然开始参拜。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