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轩邪医传承 > 第五百四十一章 道歉

第五百四十一章 道歉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第五百四十一章道歉

  陈轩缓缓走到跪地的陆弃天面前,眼神冰冷的看着他。1kanshu

  “高人,请、请不要杀我”在死亡的恐惧面前,强如陆弃天这位气境宗师,也终于舍弃一切脸面,跪地求饶。

  他的雄心野望,皇图霸业,在这一刻已经灰飞烟灭。

  但他还不想死。

  所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他还有偌大的海外天门基业。

  只要能活着离开华夏,或许能治好自己的伤势,重新突破气境,卷土重来。

  作为一代霸者,陆弃天是个能屈能伸的人。

  虽然当着这么多武道高手的面,丢尽了尊严,但他也不在乎了。

  洪震南看得目光复杂,狂妄霸道不可一世的陆弃天,就这样给那个年轻人跪地求饶了。

  同为宗师的他,心有戚戚焉。

  陈轩嘴角挂起冷笑,道“陆弃天,我不会杀你,但你是不是忘了,我此前说过的话”

  他这番话语,让陆弃天和众多武道高手,立马回想起来。

  这位年轻的超级强者,之前说陆弃天不请自来,踏上他的别墅天台,因此来找陆弃天算账。

  现在,一语成谶了

  之前他们还在嘲笑陈轩不自量力,自寻死路,把他当作傻子疯子,现在每个人脸上却火辣辣的,同时内心后怕不已,祈祷陈轩不会怪罪到他们头上。

  而洪震南则背脊发凉,毕竟刚才他可是口口声声称呼陈轩为小子呢。

  “高人前辈,之前是我陆弃天不知礼数,冒犯了您,擅自闯进您的别墅天台,我在此跟您说声对不起,希望您宽宏大量,陆弃天感恩戴德”

  陆弃天完全放弃架子、尊严,跪地道歉求饶。

  他知道像陈轩这种高人,性格脾性都是怪异、难以捉摸的。

  否则也不会仅仅因为踏上陈轩别墅天台,陈轩就千里迢迢来到漱石镇,专程要他道歉。

  因此陆弃天真心诚意的道歉了,只希望陈轩真的只是来找他要一声道歉。

  “很好,以后不要随便踩踏别人家的天台,很没有礼貌。”陈轩仿佛长辈训小孩般,对陆弃天训斥道。

  陆弃天内心羞惭得无地自容,但表面还是恭敬无比的答道“高人教训的是”

  谢公古桥两侧的观战高手们,再次惊呆了。

  桥上的场景,实在太过荒谬

  堂堂天门门主,前一刻才击败严宗鹤,威风凛凛不可一世,现在就如同一条狗求饶道歉,尊严扫地。

  这一切,仅仅是因为踏上了陈轩别墅的天台。

  今天的两次宗师之战,完全变了味道。

  陆弃天把严宗鹤当垫脚石,没想到却被一位名不见经传的年轻宗师,彻底夺走了光彩,抢去了风头

  但陆弃天早已将前一刻还唾手可得的无上荣耀抛之脑后,他见陈轩没有下杀手的意思,当即小心翼翼的道“高人武功天下无敌,实乃真正的华夏武学界第一人,我天门愿意以您为尊”

  “这个就免了,我对你们天门没什么兴趣。”陈轩意兴阑珊的摇摇头,转身就要离开。

  本以为陆弃天的实力,可以让他痛快一战。

  但连他灌注无上仙气的剑指都顶不住,世俗武学界的气境宗师,不过如此。

  比起古武界的强者,还是差太多了。

  陆弃天还妄想称霸华夏武学界,以他狂妄霸道的性格,就算陈轩今天不出现,古武界也很可能有强者出来教训他。

  现在,陆弃天双臂已废,一身修为去了大半,更是不足为虑。

  陈轩和他没有什么深仇大恨,也懒得取他性命。

  陆弃天见陈轩真的愿意饶他一命,不禁暗暗松了一口气,这口气一出,整个人也瘫软下来。

  天门高手连忙跑上桥扶住陆弃天,然后战栗惶恐,灰头土脸的离去。

  众人也没敢阻拦天门离去,他们知道从今以后,天门只能龟缩海外,只要有陈轩的存在,一天都不敢踏足华夏。

  “高人,请等一等”眼见陈轩要走,严宗鹤的大儿子连忙叫道。

  老爷子的命,还得指望这位华夏武学界第一人来救治呢

  陈轩转身看到被他吊住一口气的严宗鹤,想了想还是走了过去。

  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那就救这严老宗师一命吧

  当然,不是现在。

  因为严宗鹤的伤势实在太重了,半只脚踏入鬼门关,陈轩就算医术通神,也不可能在这石桥之上,短时间内将严宗鹤治好。

  “未、未请教高人大名”严宗鹤虚弱的开口问道,苍白的脸上一副恭敬之色。

  陈轩淡淡道“我姓陈,严老,你先不要说话。”

  严宗鹤当即点点头。

  陈轩运用精妙细微的渡气手法,缓缓将一缕仙气通过银针,渡入严宗鹤的体内。

  以严宗鹤的心脉为,无上仙气很快流遍他的每条经脉,慢慢的修复着这些破损严重的经脉。

  不一会儿,严宗鹤就感受到生机重新回归身上,甚至,他可以不用子孙扶着,自己可以稳稳站立了。

  严宗鹤眼眸发亮,忍不住又惊又喜的叹道“陈宗师,您的医术简直神乎其技”

  严家人看着老爷子重新焕发生机,尽皆一脸震惊,随后便转化为惊喜之色。

  这就治好了

  “严老,我只是暂时用真气护住你心脉,要真正治好你的伤势,绝不是一时片刻的事情。”陈轩缓缓而道,“我先走一步,晚些再给你治疗。”

  现在围观的武道高手太多了,陈轩不可能花费一个时辰以上的时间,待在谢公古桥当场给严宗鹤治病。

  反正已经缓住严宗鹤的伤势,也不急于一时。

  严宗鹤连忙问道“陈宗师,请问您住在哪里老朽定当登门拜谢。”

  “不用了,我不住在漱石镇,晚些我自会来找你。”陈轩说完,云淡风轻的转身离开。

  如同洪震南来时一样,他也踏上楼阁檐角,如陆地仙人般飘然而去。

  只留下众多武道高手,驻足瞻仰,每个人眼中都是一副膜拜之色。

  “哇,好帅啊”皮曼曼花痴的叫出声来。

  她已经将这位神秘的年轻宗师当成了梦中情人,心里想着要是能嫁给这样帅气的绝世高手,比嫁给什么富二代官二代都要强上一万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