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轩邪医传承 > 第三百三十五章 哭了

第三百三十五章 哭了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第三百三十五章哭了

  “陈轩,你真是个大傻瓜”张芷澄给了陈轩一个白眼,她的内心,情绪却有一些复杂。25shu

  “你怎么又骂我”陈轩听她没头没尾的骂了一句,有点懵比了。

  张芷澄美眸中盈盈秋水,带着一丝幽怨,最终咬了咬牙,似乎下定决心似的,开口说道“说你傻,你还真傻我现在就给你挑明了吧,你已经给沈氏集团立下了好多汗马功劳,是除了表姐之外,集团的第二领军人物了,而且还帮表姐治疗寒症,表姐她唯一没有抗拒的男性也就你一个人,你还不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吗”

  “意味着,什么”陈轩虽然顺着她的话语问道,但心中已经隐隐猜测到她要说什么了。

  张芷澄明明是在说和自己无关的事,眼眶却有点发红了,继续咬着贝齿说道“意味着,只要你对表姐有那份心意,我相信你一定能追求到她,和她在一起”

  “”陈轩闻,呆立当场。

  他没有听错吧

  这小妮子,是在鼓励他追求沈冰岚吗

  想起初次见面,张芷澄还怀疑他对沈冰岚不怀好意,就是现在,也对他个人印象很不好的样子,觉得他流氓、慵懒之类的。

  而且,张芷澄还把自家表姐看作圣洁无比、冰清玉洁的女神,若是帮沈冰岚挑选意中男友的话,标准绝对定得比天还高。

  现在,居然亲口对他说出,希望他追求沈冰岚的话语,陈轩都怀疑张芷澄是不是吃错药了

  看着张芷澄眼眶红红的,陈轩忍不住伸出手,想去摸一下她的额头。

  “你干嘛”张芷澄有点慌乱,连忙退后一步。

  陈轩露出关爱工作繁忙道“我摸一下你有没有发烧。”

  “你才发烧陈轩,你是不是要气死我”张芷澄真的要哭出来了,她都点明到这个地步,这家伙怎么还是不开窍呢。

  陈轩有点尴尬的说道“张芷澄,我觉得你是工作压力太大了,我建议你晚上可以去沈总家,和她一起做做瑜伽”

  他话未说完,赶紧收住,自己无意之中,竟然暴露了某些信息。

  “你说什么”张芷澄顿时敏锐的捕捉到陈轩话语中的暧昧之处,“你怎么知道我表姐在家里做瑜伽,听起来你和她已经很熟了嘛。”

  她的语气,有点酸溜溜的,连陈轩都听出来了,只好讪笑一声辩解道“现在沈总不是叫我去她家里治疗寒症嘛,昨天去的时候,正好看到她在做瑜伽,缓解压力,所以我建议你也试试。”

  沈冰岚看似冰冷不近人情,实际上脸皮却很薄,没有经过她的同意,陈轩可不敢擅自将两人尝试交往的事情,说给张芷澄听。

  然而他终究还是露出了一丝心虚的表情,张芷澄这下内心更惊奇了,像审讯犯人似的上上下下打量了陈轩一回,才开口道“好啊,原来不用我提醒,你自己都挺勤快的了,我就说嘛,哪有男人看到我表姐不动心的,除非你是太监”

  “呵呵,我只不过去她家治疗寒症而已,你想多了”陈轩感觉有点聊不下去了,再被这小妮子探口风,他表现再好都难保被察觉出蛛丝马迹。

  张芷澄见陈轩一副想要溜得样子,当即走到门口,双手抱胸,有点小得意的说道“今天好不容易逮到你,别想逃走;老实交代,表姐练瑜伽,怎么愿意给你看到呢,你们肯定发展到某种地步了,快告诉我吧”

  陈轩只感觉张芷澄眼中熊熊的八卦之火燃烧起来了,女人的好奇心,简直比猫还厉害,只是他却没发现张芷澄眼底的一丝异样之色。

  “我说,你这么关心我和沈总的关系干嘛我已经说过,我不会离开沈氏集团,会继续帮助你表姐的。”陈轩露出一脸苦笑,无奈的说道。

  “我”张芷澄微微一窒,她可不会说出心底隐藏最深的秘密,只能咬着贝齿道,“我这是在关心表姐的终身大事,她身患寒症,从小和男性绝缘,现在已经二十五岁了,到了适婚年龄,而且已经是集团总裁,事业有成,再拖下去就变剩女了,所以只能白白便宜你这个家伙”

  “我靠,怎么说得好像你表姐只能嫁给我似的而且以她的容貌能力,就是到三十五岁,也大把男人抢着要。”陈轩哭笑不得的说道。

  张芷澄像看白痴一样,看了陈轩好几秒,随后似乎想到什么,语气中隐含一丝紧张、一丝期待的问道“陈轩,难道你不喜欢我表姐”

  “我也不是不喜欢。”陈轩险些被问倒,感觉自己舌头都像打结了一样。

  张芷澄听到他这个回答,竟然反而流露出一丝失望之色,在脸上一闪而过,幽幽的道“那不就是了,我表姐长得倾国倾城,月宫的嫦娥下凡都没她漂亮,你不喜欢才怪。”

  陈轩感受着她美眸中那抹若有若无的情愫,笑意也变得温柔起来“张芷澄,其实你也很美,完全不输你表姐。”

  “你、你怎么突然说到我身上来”张芷澄俏脸浮现没来由的慌乱,心跳突然加速,“现在说的是你和我表姐的事情,要是成了,我可就是你的小姨子了。”

  她最后一句话,听上去好像是在叹气,仿佛成为陈轩的小姨子,会断绝掉一切可能性。

  陈轩越来越能够感受到她的心意了,缓缓的欺近一步,邪邪笑道“张芷澄,我怎么越听,越是觉得你很不乐意我和沈总在一起呢”

  此一出,张芷澄整个娇躯轻轻一颤,似水如烟般的眸子,一滴清泪无法控制的滴落下来。

  陈轩没想到,他一句话,竟然让这个一向活泼外向的美女哭了。

  顿时,陈轩也变得手足无措,呆呆的站住。

  “你怎么直到现在,才知道我不乐意你这个坏人大坏蛋”张芷澄终于控制不住情绪了,两行清泪不断的流过她天然去雕饰的清丽脸蛋。

  一瞬间,这个如花似玉的大美女就哭成了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