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轩邪医传承 > 第2443章?嗜酒如命

第2443章?嗜酒如命

  如果独孤叶犯的是世俗凡人的某种疑难杂症,山海界的医修不懂如何治疗,还能勉强解释得通。

  就在陈轩陷入思索时,跟在他后面来到独孤府邸门口的景凌,看到自己的父亲还是纹丝不动的跪着,就和前面二十九天一样,他是无论如何都看不下去了,快步走到北荒剑鬼面前带着一丝不爽的语气开口道:“爹,你在这里跪了整整一个月,独孤老爷都不让你进去,难道你真的完全不顾自己的脸面了吗?”

  “你懂什么?”

  北荒剑鬼瞪了自己的儿子一眼,加重语气训斥道,“快走开,别影响我跟独孤老爷求剑。”

  “那我可不管你了!”

  景凌咬咬牙,走开几步,却是没有离开独孤府邸门口。

  他还想看看竞拍走他蕴丹元液的陈轩,今天是什么下场。

  不一会儿,书童重新走出来说道:“陈大夫,你可以进去了,不过只能你一个人。”

  陈轩点点头,对廖寻说道:“师父,你在这里等我一下。”

  “好。”

  廖寻对于独孤家只让陈轩一个人进去,倒是不怎么意外。

  毕竟独孤家向来十分神秘,连高阶剑修都不敢擅闯,他一个金丹期的修士没资格进去也很正常。

  陈轩跟着书童走进府邸,一路经过几处园林、长廊和厅堂,亭台,陈轩内心暗暗想着独孤叶的品位居然和华夏古代的王公贵族十分相近。

  要不是这里是山海界,陈轩还以为自己穿越回了华夏古时候的某个朝代。

  “我们家老爷现在在后花园里,陈大夫你进去后,要是看到我们老爷有什么离奇举动,不要觉得奇怪,也不用害怕什么。”

  书童走着走着,转过头来对陈轩微笑提醒一句。

  他这样一说,陈轩反而不像平常那么放松了。

  万一独孤叶正处于心情不悦的状态,看到他之后一剑把他劈了,那就是死都没处说理去。

  不过既来之、则安之,陈轩也只能压住心中疑虑,跟着书童来到独孤府邸的后花园门口。

  还没进入这个圆形拱门,陈轩就听见里面有人在纵情高歌。

  “……玉鉴琼田三万顷,着我扁舟一叶。

  素月分辉,明河共影,表里俱澄澈。

  悠然心会,妙处难与君说!”

  见书童示意先在门外等着,陈轩只能停住脚步,并没有看到园子里的人影。

  书童垂眉低首,毕恭毕敬的请示道:“老爷,小的把九康堂的陈大夫请来了,现在就在门口,您可否让他进来?”

  “夫人又让你请大夫来?”

  园子里传出一个似怒似醉的声音,“我都说几百遍了,老子没病,不用请大夫给我看病!”

  书童一听,更加的诚惶诚恐:“可是老爷,这是夫人对您的一番心意,夫人还说了,如果这次请来的大夫还治不好您的病,她就不不会再让我去请了。”

  “……哼!那就让那什么陈大夫进来吧!”

  得到独孤叶的同意,书童内心一松,随即对陈轩摆摆手,示意陈轩赶紧进去。

  陈轩心境如湖,神色安然走进园子,一眼看去,只见一个穿着白色长衫、头发随意披散的男子正在专注的看着自己手中的长剑。

  男子醉眼朦胧,一身酒气,旁边的石桌上七歪八倒放着十几个酒罐子。

  陈轩正欲开口,只见男子摇摇欲坠的走了好几步,手中长剑随之舞动,看似杂乱无章,实则蕴含了某种十分玄奥的剑意。

  把陈轩看得一时间呆住了。

  他在华夏时,古武修为已经达到返璞归真的境界。

  但是要真论“返璞归真”,他的境界和眼前这位男子的剑意比起来简直是小巫

  见大巫。

  曾经陈轩在云潮剑宗时,也见过渡劫期剑修张牧之出剑。

  和张牧之的剑意相比,这个酩酊大醉的男子竟然还要更纯粹一分,也不知道这随意使出的几剑,是无意为之还是此人真是顶级剑道大师。

  让陈轩呆立原地的还有另一点,那就是在他的透视神瞳观察下,此人的的确确只是凡人无误,就和月牙儿一样,体内没有半分法力。

  真是奇哉怪也!“嗯?”

  男子注意到陈轩的眼神变化,原本完全无视陈轩进来的他,当即把目光转到陈轩身上。

  “你看得懂我的剑?”

  陈轩还没回答,醉酒男子、也就是这座府邸的主人独孤叶,摇头哂笑道:“这个世上没有人能看得懂老子的剑,不管是你,还是那些眼珠子高到天上去的剑仙。”

  “独孤先生,我是来给你看病的。”

  陈轩没有任何情绪变化的说出第一句话,然后慢条斯理取出储物袋里的葛洪银针。

  独孤叶看也不看陈轩手上的银针一眼,反而自吹自擂起来:“咋滴,你还不信老子说的话是不是?

  信不信那什么山海界第一剑仙钟南天来这里和老子比剑,也不是老子的对手!”

  “咳,独孤先生,你可能有点醉了。”

  陈轩一边说一边走到石桌旁边,“请独孤先生坐下,我这就给你诊治。”

  “老子没病?

  喝酒算什么病?”

  独孤叶仿佛一个耍脾气的小孩子,气呼呼的反驳道,而后又把手中的长剑舞动起来,剑光生寒,院子里的花草随之飘动。

  陈轩只能稍稍往后推开,内心觉得好笑的同时,语带无奈的说道:“独孤先生,你把身体调理好了,喝酒才更加畅快,对吧?”

  “你也懂酒?”

  独孤叶眼前一亮,仿佛发现了新大陆似的。

  陈轩微笑回答道:“我会喝酒,但对酒没什么研究。”

  “会喝酒就行,来来来,先陪我喝一千杯,老子好久没喝醉过了!”

  独孤叶一把揽住陈轩肩膀,就要拉着陈轩喝酒。

  “独孤先生,我只是来给你看病的,如果陪你喝酒,你的夫人想必会不高兴。”

  陈轩对这个老小孩彻底无奈。

  “你别管我夫人高不高兴,要是你陪我喝高兴了,我就让你诊治,如何?”

  独孤叶显然是个嗜酒如命的人,硬要陈轩陪着一起喝酒。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