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轩邪医传承 > 第2441章?态度变化

第2441章?态度变化

  陈轩此言一出,景凌眼中的怒火几乎要喷薄而出。

  正常竞价的话,一万四的价格已经超出他的承受底线,尽管他是北荒剑鬼之子,也不能无限制挥霍灵石,而且还不是买给自己用的。

  想到某些事情,景凌眼中浮现一丝阴鸷之色,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中缓缓坐下。

  所有人都没想到,景凌居然能够忍住怒火。

  “一万四第一次、一万四第二次、一万四第三次,成交!”

  主持人喊完后,又看了陈轩一眼,心想这个金丹期修士可真是不知好歹。

  这点修为,连北荒剑鬼之子想要的东西都敢抢,小心把自己的命都给搭出去。

  这场拍卖会结束后,陈轩便和廖寻一起来到存放拍卖品的后台领取两人拍到的东西。

  再次看到陈轩和廖寻,酒糟鼻老支眼中的神色有了微妙变化,和之前不太一样。

  “这是你的断肠草。”

  老支让一个手下把一个药盒递给廖寻。

  廖寻打开一看,心中大喜,药盒里放着的就是断肠草无误。

  陈轩见廖寻终于得到断肠草,也是由衷的为他感到欣喜。

  “我拍到的那三种秘药呢?”

  陈轩这样一问,周围的修士纷纷向他看来。

  想拿走拍卖品,可是要先给污衣巷办好一件事,而陈轩的话语听起来好像想直接拿走拍卖品,自然引来众人的古怪目光。

  老支内心对陈轩十分不爽,但经过刚才的调查,他却是不敢擅作主张了,只能不冷不热的回应一句:“等我们平主管过来再说。”

  陈轩倒也不心急,他看得出老支的态度变化,想必在他参与竞拍的时候,污衣巷对他重新调查了一番。

  平主管还没过来,倒是一个青年气势汹汹的闯进后台:“小子,我再警告你一次,现在放弃蕴丹元液还不晚,否则等你走出拍卖会场,就是另一个下场!”

  听到这句话,陈轩转过身去,看到闯进后台的人果然是景凌。

  这下老支不由暗暗幸灾乐祸起来,他当然认识景凌这个北荒剑鬼之子,陈轩得罪这种人,想安然从污衣巷里出去可没那么容易。

  因为他们污衣巷从不为任何客人提供庇护,甚至有纵容杀人夺宝的意思。

  “你废话是不是太多了?”

  陈轩面对一个元婴期修士的警告,却是完全不当回事。

  景凌神色骤然一冷:“看来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

  “以你的修为,加上你有个返虚期的爹也不能在北荒为所欲为。”

  陈轩敢于和景凌这样说话,自然是因为自身在九康堂中的地位越来越高,而且他还拥有羽清音这样一位合道期朋友。

  景凌在怒火的驱使下,就要当场动手,这时平主管恰到好处的出现:“景公子,陈大夫可是九康堂的人,九康堂白老先生对他非常重视,且陈大夫还与严逸勋主人羽仙子是朋友,我想你应该清楚这两点意味着什么。”

  “你说什么?”

  景凌不敢置信的向平主管看去。

  而后台里准备领取拍卖品的修士,也是纷纷露出震惊之色。

  按照平主管的说法,陈轩这样一个金丹期修士,居然有着两位合道真人的背景?

  怪不得敢在污衣巷里这么傲气,原来是有这么大的倚仗。

  这下就算景凌再狂,也不好在这里直接对陈轩出手,只是他下不来台,面色僵冷的说道:“什么重视、朋友,这小子和两位合道真人的关系究竟如何,又有谁清楚?

  姓陈的,你今天得罪了我,这笔账我很快就会跟你好好算一算,哼!”

  撂下一句狠话后,景凌一脸铁青的离开拍卖会场。

  平主管则对老支说道:“把陈大夫拍到的东西都拿给他。”

  “平主管,按照规矩,拿走拍卖品前不是要先办好一件事吗?”

  老支没想到平主管得知陈轩的背景后,居然给以陈轩这么大的礼遇。

  平主管瞪了老支一眼:“陈大夫可不是一般买家,这条规矩对他不适用,你要知道咱们老大对九康堂白老先生一向是很敬重的。”

  “我明白了。”

  老支只能微微低头,把陈轩拍到的几种秘药都交给陈轩。

  将秘药放进储物袋后,陈轩和廖寻满意的离开拍卖会场。

  不过两人刚刚走出来,就发现污衣巷的主巷道上有不少人向他们投来不善的目光。

  廖寻内心一沉,当即给陈轩传音过去:“此地不宜久留,我们快出去吧!”

  “嗯。”

  陈轩深表赞同,从一开始进入店铺购买秘药,他就觉得这里的人都有些不对劲。

  两人走出数步,身后几个人影渐渐跟了上来。

  与此同时,拍卖会场的二楼窗口,平主管和老支都在窗边看着巷道上陈轩和廖寻被人尾随的一幕。

  “平主管,如果白老先生和羽仙子真的对这小子很重视,现在应该会出现解救他吧?”

  老支内心隐隐期待着,陈轩被那些不怀好意的浊修拦路抢劫成功的一刻。

  这样就可以证明陈轩拥有两位合道真人作为靠山,其实只是陈轩狐假虎威。

  平主管皮笑肉不笑:“看着就是了。”

  他也想印证一下,白隐和羽清音对陈轩的重视程度。

  陈轩知道后面有人跟着,却没有回头。

  这些浊修应该是想等他们走出污衣巷后再动手。

  就在此时,他的耳畔传来一声怒喝:“都给老子让开,这小子是我的!”

  不出陈轩所料,他们还没走出污衣巷,景凌就把他和廖寻半路拦了下来。

  见北荒剑鬼之子盯上陈轩,几个不怀好意的浊修只能退到阴影中去,隔岸观火。

  “交出蕴丹元液,饶你不死!”

  景凌话音一落,右手虚空一挥,竟是瞬间凝聚出十几杆泛着血光的冰枪,向陈轩狠狠刺来!这种施法速度快如闪电,连廖寻都没反应过来。

  陈轩眸光一沉,烈火燃髓刀顺应本能劈斩而出,同时周身浮现朵朵青莲以及火焰电弧,将烈火燃髓刀挡不住的冰枪尽数融化。

  看到这个结果,景凌眼中露出惊怒之色,而拍卖会场二楼的平主管、老支也是一脸的惊奇。

  他们都没想到,陈轩居然能够轻而易举挡住一位元婴期修士的术法攻击,且毫发无伤。

  随着陈轩修为提升到金丹期圆满,他的烈火燃髓刀也是威能暴增,挡住一位元婴期修士随手发出的术法还是没什么压力的。

  就在景凌准备施展更强大的术法时,污衣巷入口走过来一个十来岁、作书童打扮的年轻人,开口就道:“陈大夫,我们家独孤老爷喝酒过多得了一种怪病,九康堂其他大夫都治不好,麻烦您过去给我们家老爷看看吧!”

  听到这个书童的言语,准备再次出手的景凌当场呆住。

  整个北荒只有一个独孤家,书童口中的独孤老爷,除了那位剑法通神的独孤叶之外,还能有谁?

  整个北荒的成名剑修,无人不想拜在独孤叶门下,最近几大返虚剑修包括北荒剑鬼,为了得到独孤叶真传,已经在独孤府邸门口跪了整整一个月!如果这位独孤叶是一位修为通天的剑仙,景凌还能理解父亲的行为。

  最让景凌觉得不可思议的是,独孤叶只是一介凡人,居然能让几大返虚期剑修心甘情愿跪在门口一个月,只为习得独孤叶剑法中的一招半式!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