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轩邪医传承 > 第2964章 杀心再起

第2964章 杀心再起

  就在陈轩查看这株人参外形的药草信息时,那个被紫色光弧击伤的修士右手覆盖一层白色灵光,又想抓取他身前的药草。

  但是他的身后骤然出现两道魔气、朝他激射而来,将他瞬间轰得肉身碎裂、鲜血纷飞。

  一位返虚期大成修士,就这样毫无抵抗的陨落了!其他修士暗暗倒吸一口冷气的同时,不约而同看向出手之人,却是魔道大高手悼亡老人。

  仅仅是随意一击,悼亡老人就秒杀了一位返虚期大成修士!众修士之前还没怎么见识到这位老魔头的可怕,现在亲眼所见,这才意识到原来就算是自降修为到和他们同个大境界的顶级高手,其实力还是远远凌驾于他们之上。

  即便是一位合道真人,都没那么容易秒杀一个返虚期大成修士,悼亡老人却能轻松做到,众修士想到这里,眼中不由自主的浮现惧怕之色。

  柳天正却是怒火中烧,义愤填膺的骂道:“悼亡老魔,你怎么无端端出手杀人?”

  “老夫想杀谁就杀谁,轮得到你这个伪君子来说三道四?”

  悼亡老人一脸阴沉,显然心情非常差。

  这当然是因为那个浑水摸鱼的神秘老者已经闯上了第五层,而这座浮空塔的第五层有可能放着和镇海石碑有重大关联的宝物,若是被人抢先拿走,悼亡老人是绝对无法忍受得了的。

  “你、哼!待我夫妇得到镇海石碑之后,再慢慢跟你这老魔算总账!”

  柳天正虽然对悼亡老人随意杀人感到非常愤怒,但他还是深知当下局面,要以大局为重。

  只是他没想到悼亡老人杀完人后还没泄愤,反而变本加厉的沉声道:“全部人听着,不许采摘第四层的药草,先给老夫第五层禁制破了,否则便试试老夫魔窍梵功的威力!”

  众修士见悼亡老人如此霸道,一时间全都变了脸色。

  传说这老魔头的魔窍梵功一出,蓬瀛海洲地仙之下几乎无人能挡,就是不知道现在还能施展出几分威能。

  就算有一两分,也足以把在场的返虚期修士给灭得一干二净。

  在悼亡老人冷厉的目光凝视下,众修士头顶上如同悬着一柄利剑,人人自危,答应不是,不答应也不是。

  这时苍鹿童子似笑非笑的开口道:“悼亡兄,何必跟这些小辈动怒?

  你忘了姓陈的小子拥有破除禁制的灵宝么?

  让他把那块灵宝交出来便是。”

  听苍鹿童子这么说,悼亡老人杀气腾腾的目光向陈轩瞥了过去。

  陈轩面不改色,冷然而道:“我为什么要听从你们两个老不死的命令?”

  “不把破禁灵宝交出来,老夫便赐你一死!”

  悼亡老人话音一落,杀气肆虐开来,一头长发随之鼓动,其模样之可怖,让人心惊胆战。

  陈轩刚才已经见识过悼亡老人和苍鹿童子的厉害手段,但他依然无所畏惧:“你们两个老不死确实比返虚期修士厉害得多,但是想杀了我,多少要耗费一些时间,到时候第五层的顶级遗宝早被人带走,二位只会后悔莫及。”

  刚才陈轩没有犹豫就取出小石碑破禁,但是上来第四层,他反而不那么心急了,那个神秘老者既然能以极快的速度上去第五层,想带走第五层遗宝想必也是轻而易举,而且他得到的这块小石碑破禁需要一段时间,就算再急也不能立刻上去第五层。

  “嘿嘿,杀你一个返虚期小辈,何须多长时间,你小子太小瞧本尊和悼亡兄了!”

  苍鹿童子见陈轩不受威胁,他冷笑一声,将那头拥有上古四凶之一梼杌血脉的凶手傲狠再次召唤出来,就要命令傲狠扑杀陈轩。

  另一旁的都日华见苍鹿童子和悼亡老人又要和陈轩动手,他心念电转之下,语速极快的说道:“苍鹿,悼亡,姓陈的小子说得没错,我们正邪两道不惜代价进入归墟谷,最终都是为了归墟谷中最顶级的宝物,何必和这小子动手浪费时间?”首发..m..

  “都真人说得不错,我认为还有一种居中的选择。”

  宁夫人附和了一句。

  悼亡老人一听,不由皱起眉头:“什么选择?”

  宁夫人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而是看向陈轩,微笑而道:“陈小友,你看中这第四层的哪棵药草,我们五大修士可以帮你破禁,交换条件就是你用那块小石碑破除第五层的禁制。”

  “宁夫人,我相信你的为人,不过你觉得其他人会答应么?”

  陈轩听到宁夫人这个提议,倒是颇为意动。

  第四层药草田里种植的一株株灵草中,确实有一些对他来说非常有用。

  虽然第四层的大部分药草都不适合当代修士服用,而且数十万年前的药草种植方式和现在完全不同,陈轩不能保证自己能催熟所有药草。

  而其中那一株形似人参的灵草,恰好可以无视修行界时代变化,修士吞服后在丹田中炼化不会出现任何后遗症。

  只是想破除这株人参形灵草的禁制,肯定没那么简单。

  而宁夫人说他们五大修士可以帮陈轩破禁,陈轩怎么样都不认为悼亡老人、苍鹿童子会出手帮他。

  似乎预料到陈轩的问题,宁夫人再次微微一笑:“都真人和我还有我的夫君都是正道中人,他肯定不会拒绝的,至于悼亡和苍鹿,如果他们不答应且还想杀你的话,我和夫君绝不会袖手旁观。”

  “宁夫人,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帮一个一点面子也不给你们夫妇的小辈?”

  苍鹿童子脸色沉了下来。

  “苍鹿老妖,我们正魔两道就不用多说废话了,刚才我所说的提议,你和悼亡是答应,还是不答应?”

  宁夫人语间蕴含着一丝不容置喙,颇有女中豪杰之风。

  苍鹿童子眼神一冷,声音也变得更加的阴寒:“我们五人一起出手把这小子杀了,岂不是比你的提议更快破除第五层禁制么?”

  “你也好意思说我们五大修士联手,我正法门从不以强凌弱,绝不可能对陈小友出手。”

  宁夫人展现出正道作派,旋即秀眉微扬道,“若再废话下去,谁也上不去第五层!”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