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轩邪医传承 > 第2806章 倚天论剑(二)

第2806章 倚天论剑(二)

  西南正道联盟盟主司空竹被独孤叶秒杀,元霞山成为山海界顶级大宗的美梦也就此破碎。

  然而再没有人敢站出来怒斥独孤叶。

  连倚天万剑宗的七大剑仙都沉默了,他们又能对独孤叶怎么样?

  关凝馥、晋楚、严飞等人的尸体被各宗收了回去。

  下一刻,万剑池那边终于有了新的动静。

  只见数万柄剑器、包含几十把顶级名剑的剑灵被红色光柱中的无劫神剑吸收凝聚成一体,这柄耗费钟南天千年心血的神剑终于铸成!倚天万剑宗和在场数万各宗修士看到这一幕,心底的绝望感又压了下去。

  虽然没有人能感应得出现在的独孤叶境界高到什么水平,但钟南天毕竟是山海界这五千年来公认的第一强者,加上无劫神剑和另外六大剑仙,难道还杀不死一个独孤叶?

  当然大家都知道剑仙是世间上最高傲的存在,除非到了危急存亡的时刻,否则能单打独斗就绝不群攻。

  看到无劫剑在红色光柱中渐渐显露真容,独孤叶面色还是如之前那般平静。

  这是一柄通体碧红的绝世剑器,蕴含着天地间其他法宝都没有的极致杀性,也只有剑仙级别方能驾驭得了。

  人群中有一位老修士喃喃自语:“这不是无劫神剑、应该叫无劫杀剑啊!原来钟大剑仙是想以杀剑斩除一切杀劫,只是今日这东华山的杀劫,怕是不好化解……”“说来说去,还是一个道字惹出这山海界的福祸是非;大家都是皮毛骨肉血,何必闹得天下大乱呢。”

  旁边回应那老修士的,是来自太清神霄道的一个渡劫期老道。

  虽然没多少人在意这老道说的话语,但恰恰是此人点出了独孤叶和钟南天的千年剑道之争。

  陈轩知道无劫剑铸成的这一刻,就是独孤叶要和钟南天以及倚天万剑宗了结一切因果、恩怨的时候,因此他并不急于和方修阳动手。

  “独孤先生,其实无劫剑最适合的执剑人,原本应该是你,千年前我就这么认为,时至今日,我依旧这样认为。”

  钟南天语十分真挚的说出这段话。

  这并不是在和独孤叶说好话、想让独孤叶回归宗门,而是他从始至终就是这么想的。

  钟南天身侧几位剑仙则趁机纷纷劝说独孤叶:“大师兄,回来宗门吧!如今无劫神剑铸成,若是再加上您回归,我们倚天万剑宗纵横山海、还有谁能抵挡?”

  想起当年和酒剑仙李若白仗剑驰骋天下、扫荡八荒的豪壮往事,几位剑仙原本坚若磐石的剑心产生微微激荡之感。

  独孤叶摇了摇头:“道不同、不相为谋;时至今日,倚天万剑宗的剑道理念还是没有改变,钟南天,这天下不应该只有一种剑道,你规定修剑之人必须做到太上忘情、否则无法成就剑仙修为,单这一点,我便永远无法认同。”

  “独孤先生,从我们倚天万剑宗开宗以来,我一直秉持的都是剑修可动情、不可纵情,凡人有七情六欲,修士亦不能免俗,人非草木、岂能无情?

   只是在**上过于放纵,则无法专心修剑,又谈何成就剑仙?”

  钟南天知道他和独孤叶的最后一次论剑已经开始了。

  在其他方面,钟南天可以退步,但在剑道理念和原则上,他始终秉持初心、绝不可能因为独孤叶而改变。

  虽然钟南天从来不以山海界剑道之祖、剑道化身的身份自居,但整个山海界的剑修以及其他修士就是这么看他的。

  因此改变剑道理念这种话语,绝不能从自己的口里说出,否则会对在场的剑修弟子造成极大思想冲击,严重的话甚至能让天下无数剑修的剑心崩溃,更别说在场还有数万来自天下各宗的修士。

  钟南天作为天下剑修的代表,他开创五千年的剑修体系是不能受到任何人质疑的,包括独孤叶。

  听了钟南天的反驳之语,独孤叶笑了。

  然后,他以更尖锐的语气质问:“既然你允许剑修动情,为何当年小师妹和古尘霄相恋,你却执意阻止二人在一起、乃至大动干戈?”

  此一出,所有人的脑子里全都轰然一声,犹如雷声炸响。

  韩薰在这一瞬间呼吸都快停止了,她有强烈预感,倚天万剑宗最大隐秘极有可能在独孤叶口中揭开。

  陈轩也是眸光一变,内心为之撼动。

  当初陈轩就听说过自己师父和倚天万剑宗存在某种恩怨,现在看来这段恩怨里面还有诸多复杂的细节。

  “钟师兄,没必要跟独孤叶继续说下去!如今无劫神剑已经铸成,我们倚天万剑宗的尊严岂能让一个外人亵渎!请您三思!”

  谢令凡重重而道。

  他这句话的意思明显是再让独孤叶说下去,他们倚天万剑宗当年的丑事就要暴露给天下人看笑话了!虽然很多人知道天邪医仙古尘霄和钟南天的小师妹有过一段情缘,但是外人并不知道具体细节,现在独孤叶明显想把当年之事**裸的捅出来,这是谢令凡绝不愿意见其发生的。

  然而钟南天并不打算阻止独孤叶揭丑,只是喟叹般说道:“我们倚天万剑宗行事向来堂堂正正、光明磊落,就算是当年古尘霄和素吟之事,我也没有让人刻意封锁,可以说开宗五千年来,我钟南天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是问心无愧,没有对不起任何人;所以现在就让独孤先生继续提起当年之事也没什么。”

  “钟师兄……”谢令凡还想再劝,钟南天摆了摆手,示意他不要说话。

  然后钟南天把目光重新定在独孤叶脸上:“独孤先生,你说我当年执意阻止素吟和古尘霄相恋,和我允许剑修动情相悖,这个问题我还是和当年一样回答你。

  古尘霄乃风流多情之人,和山海界多位顶级女修有过情缘,还牵扯出许多爱恨情仇,正是理不断、剪还乱;而当时素吟已是九劫修为,距离成就剑仙只差一劫,若是古尘霄只和她一人相恋,我自不会阻拦,但素吟当时和古尘霄在一起的话,势必会被古尘霄的其他伴侣影响到,素吟对古尘霄动情没有丝毫问题,但古尘霄带素吟一起纵情是必然发生的,我若不阻止,素吟苦修千年只能毁于一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