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轩邪医传承 > 第2402章 第一花魁

第2402章 第一花魁

  “了道友,跟我们说说偷香坊十大红牌还有第一花魁呗?”一个修士喝得脸色熏红,放下酒杯看向了无宸问道。

  了无宸先是啜了一口小酒,而后才兴致高昂的回答道:“好,那我就先说说这十大红牌!我估计你们都不敢相信,偷香坊十大红牌姑娘,不但个个容貌绝色,还都是金丹期修为,偷香坊背后的大老板能弄到十个金丹期女修当红牌,你们说厉不厉害?”

  “全都是金丹期?”

  众人露出不可思议之色。

  正常来讲,能修炼到金丹期的,天赋肯定不会差到哪里去,偷香坊十大红牌居然愿意出来卖身,自毁道行,极大可能断绝长生之路,因此了无宸说出来众人才无法理解。

  当然他们理解不了,也不想深入去了解,毕竟他们来这里只是为了寻欢作乐,去一去待在托岳灵舟两个月的闷气。

  众人更关心的问题是,他们能不能点这十大红牌。

  其中一人把这个问题问出来后,了无宸摇头笑道:“要是同阶修士能让偷香坊十大红牌作陪,那她们还能称之为红牌吗?所以让大家失望了,今晚你们只能看到十大红牌上台演绎歌舞,如果真想在这里过夜,偷香坊的炼气期、筑基期姑娘也有很多姿色不错、懂得双修技术的,保证伺候得大家舒舒服服。”

  听了无宸这么说,众修士确实颇为失望,但他们本来也不太敢想让十大红牌作陪,点一个筑基期修为的姑娘也很不错。

  至于陈轩就更无所谓了,只是随意的问了一句:“了道友,既然偷香坊十大红牌都有金丹期修为,那么第一花魁岂不是有元婴期以上么?”

  “哈哈哈哈!陈道友,这你就猜错了!”

  了无宸哈哈大笑,听得众人又是好奇又是不解。

  他们的猜测都和陈轩一样,觉得偷香坊第一花魁最起码都有元婴期修为。

  见了无宸这副表情,难道第一花魁还能有化神级别不成?

  “你们第一次来北荒,所以不知道在咱们北荒七大地下城最出名的偷香坊第一花魁月牙儿小姐,她其实是个凡人。”

  “什么?”

  “不可能吧?”

  “了道友,你是不是喝多了开玩笑?”

  众人大为诧异。

  偷香坊第一花魁居然是一介凡人,那怎么比得上拥有金丹期修为的十大红牌?

  凡人女子就算容貌再好看,气质上也绝对无法和修仙美女相比。

  而且这个月牙儿小姐还卖艺不卖身,如果仅仅是一个凡人女子,要怎么做到这一点?

  “我可没开玩笑,月牙儿小姐身为凡人,引得无数男人为她疯狂,却卖艺不卖身,那是因为有偷香坊背后的大老板保着她……你们看,十大红牌登场了,咱们先看她们表演!”

  了无宸话音一落,目光便直直的盯着前面的舞台。

  其他人一同看去,顿时呼吸微微一紧,眼神变得灼热起来。

  只见十个沉鱼落雁、身姿曼妙的年轻女子穿着霓裳羽衣、翠袖红裙,从二楼走下来,登上舞台。

  十位美女莲步轻移之间,香风阵阵,引得在场众多男修为之陶醉。<

  br>

  这十个妙龄美女并没有掩饰她们的修为,陈轩一眼就能看出她们确实如了无宸所说,全都是金丹期修士。

  随着老鸨的隆重介绍,十位红牌在舞台上蹁跹起舞,舞姿婀娜妩媚,犹如莺燕,煞是好看。

  其中几位还挂着微笑吟唱着勾人的小曲,听得诸位风流客眼中狼光大放。

  唯独陈轩看了一会儿就不感兴趣了,他和在场的绝大多数修士不同,这些修士基本上都是自甘堕落之辈,和了无宸所说的“浊修”也没什么区别,只是不像浊修那样明目张胆的干那些杀人夺宝的勾当而已。

  台上十位红牌的表演很快结束,下面酒桌上的某几位元婴期修士当场豪掷千金,点了自己看上眼的某个红牌,上楼逍遥快活去了。

  “月牙儿小姐呢?怎么今晚还不出来弹琴?”众人看完十大红牌的歌舞,还没尽兴,今晚最大的重头戏还在后面。

  老鸨摇着扇子嗔笑道:“客官急什么?月牙儿小姐每次来都是准时到的,不会提前也不会延后,大伙儿安心等着就是了。”

  于是众人又继续喝起小酒来,大约一刻钟后,门外走进来三个女子,两个是年龄只有十几岁的小丫鬟,中间那位穿着一身朴素长裙,双手抱着一张古琴,头上披着鹅黄色长纱,让人完全看不清她的面容。

  “月牙儿小姐到了!”老鸨连忙迎上去,行举止之间竟是对这抱琴女子十分尊敬。

  只见抱琴女子被老鸨引着,缓缓走上台去。

  两个小丫鬟跟在后面,上台后第一时间给抱琴女子搬来座椅,抱琴女子姿态优雅的坐下来,一句话也没说,玉指轻轻拨弄琴弦,像是在调音。

  第一次看到月牙儿小姐的客人,见到这一幕不免有些失望。

  这就是所谓的偷香坊第一花魁?

  穿着朴素就算了,连脸都不露一下,话也不说一句,怎么当得起北荒第一美人的赞誉?

  “老鸨,让月牙儿姑娘把面纱摘下来啊,这样我们怎么瞻仰月牙儿姑娘的美貌?”

  听到这个修士说话,老鸨立刻板起脸来:“肃静,月牙儿小姐要开始弹奏了,有吵闹者可别怪我们偷香坊不敬!”

  众人没想到老鸨居然会因为一句话而变脸,一时间齐齐噤声。

  有几个人窃窃私语,附耳询问一番,旋即变了脸色,再也不敢发声。

  而大部分熟客则是早就知道偷香坊的规矩,据说曾经有一位元婴期修士想上台摘下月牙儿的面纱,然后被偷香坊的保镖修士直接轰了出去。

  陈轩在月牙儿进门的时候,已经开启透视神瞳,但月牙儿戴的那件面纱是件遮掩面容的法器,因此他的透视神瞳看不清月牙儿真容。

  下一刻,悠悠如水、婉转连绵的琴声传入众人耳中。

  听到月牙儿弹琴的这一瞬间,所有人不由自主的陷入陶醉状态。

  谁也没想到一介凡人女子,居然能把弹出这么好听的琴声,连他们这群超凡脱俗的修士都被深深吸引,原来偷香坊第一花魁的名号,是这样得来的?

  陈轩同样为之陶醉,而且他还听得出来,月牙儿的琴声中似乎在诉说故事,诉说着一个踏遍山海界亿万山川、苦苦寻找恋人而不得的凄美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