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轩邪医传承 > 第2330章事出反常

第2330章事出反常

  这口飞剑并不是青阳门的传讯飞剑,而是有着云潮剑宗的标识,陈轩还从中感受到一丝陈思圳的气息。

  “陈思圳怎么会传讯给我?”

  陈轩好奇之下,将飞剑摄取到手中,注入神识后,陈思圳的声音传入他脑海之中。

  “陈大哥,我们云潮剑宗的林殊祖师即将渡劫,届时我宗将邀请西南各个大宗前辈前来观礼,小弟也想邀请陈大哥来我们云潮山游玩一番,到时候说不定元霞山的君姑娘也会来哦。”

  陈轩听完之后,露出一丝讶异之色。

  他在裂云谷第一次遇到陈思圳的时候,陈思圳跟他说过,云潮剑宗有一位渡劫期的祖师。

  现在陈思圳又说他们宗门那位名为林殊的祖师即将渡劫,也就是说林殊并不是陈思圳之前提到的那位渡劫期祖师。

  如果林殊渡劫成功的话,云潮剑宗就要拥有两位渡劫期大能了!云潮剑宗邀请西南各个大宗高阶修士前去观礼,想必是为了提升宗门名望和威信。

  而陈轩并不打算答应陈思圳的邀请。

  云潮剑宗的高阶修士那么多,如果他去云潮山观礼的话,别说遇到那位渡劫期祖师,就是遇到合道真人级别的,都有可能被看出身上秘密。

  为保险起见,陈轩还是尽量避免和大宗高阶修士接触。

  更何况是去接触云潮剑宗的剑修。

  就在陈轩准备把自己的婉拒之语打入传讯飞剑上时,半空中一道流光飞来,落地之后,显出廖寻的身形。

  “师父。”

  陈轩看到廖寻的第一眼,就觉得很不对劲。

  和四个多月前相比,此时廖寻的外表显得更加萧索颓废,而且眼中布满血丝,看上去颇为吓人。

  那一身圆满无暇的元婴期修士气息也不见了,有那么一瞬间,陈轩甚至怀疑廖寻身受重伤跌落境界,又回到了金丹期。

  这段时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陈轩内心很想知道,但却一句话也不敢多问。

  出事肯定是出事了,而且还是大事。

  但这四个多月来,他没有收到任何风声,曾姓弟子也没有过来跟他说宗门发生了什么大事。

  怀着疑惑,陈轩静静等待廖寻开口。

  廖寻本想说些什么,却看到陈轩手上那口云潮剑宗的传讯飞剑。

  “你还认识云潮剑宗的剑修?”

  “是的,师父。”

  陈轩毫无隐瞒的将传讯内容说出来,“弟子在幻雾雷泽历练以及断崖城观赏星雨时,认识了几个云潮剑宗弟子,并结为朋友,传讯给我的云潮剑宗弟子名为陈思圳,他说他们宗门的林殊祖师即将渡劫,邀请我过去观礼。”

  “看来你们关系不错。”

  廖寻听陈轩这么说,颇为讶异。

  像这种大宗修士渡劫观礼,一般来讲他们中小宗门都是没资格被邀请的。

  而陈思圳居然会特地传讯邀请陈轩,可见两人关系匪浅。

  想到这一点,廖寻脸上神色稍稍一缓,也不知道是欣慰陈轩能结交到大宗弟子,还是在想其他什么事情。

  “既然如此,你今天就过去吧。”

  “师父,徒弟只想专心修炼,此去云

  潮山一来一回起码要六七日,所以弟子打算婉拒陈思圳。”

  陈轩微微低头,他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廖寻今天和以往很不一样。

  具体哪里不一样,他又猜不出来。

  “师父让你去你就去,这种好事,一般人想去都去不了!”

  廖寻突然加重语气,似乎一瞬间脾气变得暴躁起来。

  陈轩内心疑虑越来越深,廖寻这是怎么了?

  “师父,你是不是受伤了?

  弟子感觉你的气息,好像和以往不一样……”陈轩终于忍不住问出心中的疑惑。

  “受伤?

  我怎么可能受伤?”

  廖寻冷笑起来,笑得很怪异,让人完全琢磨不透他此刻的心情,“陈轩,为师还用不着你来关心我!现在为师命令你即刻启程前往云潮山,正好师父要让你帮忙带一封信,你要是真的尊师重道,就不该违抗师命!”

  说着,廖寻取出一个黑色锦囊丢给陈轩,又道:“你到了云潮剑宗后,把这锦囊给……给宋池,记住了没有?”

  “记住了。”

  陈轩接过锦囊,内心却在琢磨廖寻的话语,为什么廖寻说把锦囊给谁的时候,停顿了一下,好像没想好一样。

  “师父,您还认识云潮剑宗的宋池仙长吗?

  这样的话不如您和我一同去云潮剑宗观礼吧?”

  “我和宋池算是早年旧识,云潮剑宗没有邀请为师,为师好意思跟你过去凑热闹么?

  好了,别罗里吧嗦问那么多问题,今天就给我出发!”

  廖寻又特地强调了一句,然后御器飞上天空,很快消失在陈轩视线之中。

  陈轩呆了好一会儿,才仔细打量起手中的锦囊。

  不用试都知道,这个锦囊被施加了禁制,只有元婴期以上修为的修士才能破除。

  这样让陈轩的好奇心更加强烈,他不可能不明不白直接前往云潮山,起码要先找门中弟子问一下最近宗门发生了什么大事。

  收起锦囊,陈轩沿着山道御器飞行,很快来到曾姓弟子所在的内门弟子精舍。

  这个时间,和他关系相对较好的曾姓弟子,应该在精舍里修炼。

  陈轩落地之后,在这片精舍中进进出出的内门弟子,一个个看到他仿佛看到瘟神一样,竟然忙不迭的远远避开。

  看到这些内门弟子的古怪眼神,陈轩不由皱起了眉头。

  正常来讲,内门弟子看到他应该会态度恭谦的问好才对,毕竟他是金丹期核心弟子,和殷亭同个级别。

  可为什么今日却一反常态?

  陈轩压着疑惑,走到曾姓弟子所在精舍门口,出声问道:“曾师弟,在么?”

  连喊几声,里面都没有回应。

  陈轩没想到和他交好的曾姓弟子,好像也在刻意躲他,事情越来越奇怪了。

  “曾师弟?”

  陈轩又喊一声,还是没有回应,他知道曾姓弟子就在里面,但既然对方不开门,他也只能准备离开。

  这时房门突然打开,露出曾姓弟子那张尴尬为难的脸,只听曾姓弟子压低声音小心翼翼说道:“陈师兄,请进来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