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轩邪医传承 > 第1960章初探楼阁

第1960章初探楼阁

  第19六0章初探楼阁

  稍作考虑,陈轩翻身起床,离开房间。

  今天白天,他在水月洞天第二层里见到被芈家关押的一个神秘人物。

  这个神秘人物名叫萧河。

  两人对话时,萧河一直没有透露自己的身份。

  但陈轩展现了一手仙焰之后,萧河决定和陈轩做个交易。

  这个交易就是,只要陈轩答应把他救出去,那么他就告诉陈轩,碧虚坞那栋最高楼阁的禁制该如何破除。

  陈轩当然不会轻易答应,因为他无法确定萧河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

  为获取陈轩的信任,萧河选了个折中的方法,那就是先告诉陈轩前面几道禁制的破除之法,如果陈轩去踩点后应证破除之法没问题,那就回来解救萧河,换取最后一道禁制的破解之法。

  陈轩答应了萧河,于是便在下半夜时,孤身一人出来房间,往那座最高的楼阁探去。

  一路上巡逻的芈家子弟不少,但都被陈轩轻易的避过。

  很快,陈轩来到楼阁最阴暗的一侧。

  前面守门的子弟并没有发现旁边潜伏着一个人,连陈轩纵身上楼都没有察觉。

  黑夜之中,陈轩好像一只灵巧的狸猫,以鬼魅般的速度掠到二楼外围的围栏边,然后翻过栏杆,打开二楼的门,进入楼阁之内。

  从二楼开始,他就要注意不能触发禁制了。

  这里的磁场已经发生了微妙变化,好在陈轩对磁场的感应和掌控越来越熟练,因此他就算不按照萧河说的方法来,也能避开空气中那一道道无形的弦。

  但是越往上走,禁制就越厉害。

  不仅仅是空气中的无形禁制,还有刻画在墙上、地面的阵法。

  到了最上面几楼,陈轩还是要按照萧河的破解之法来。

  小心翼翼的按着某种玄奥方位走,终于,陈轩来到了最后一层的楼梯口。

  这个楼梯口,布置了这座楼阁最后一层、也是最厉害的一层禁制。

  陈轩开启透视神瞳一看,发现楼梯扶手、以及楼梯的每一阶,都刻着密密麻麻的符印。

  这么多的符印,断掉了陈轩想试探一下的想法。

  看向窗外,天边已经浮现一抹鱼肚白,陈轩只好退出楼阁,从墙壁外面掠下去,神不知鬼不觉的回到房间。今晚,他已经印证了萧河所说的破解之法没有问题,等唐秋灵比武结束后,他再找机会回水月洞天完成对萧河的承诺。

  不过,想要揭开芈家大家主芈庆的法器拘魂锁,也没那么容易。

  回到房间后,陈轩看到唐秋灵在床上翻了个身,抬起一条玉臂,似乎想搂住他睡觉的样子,但却搂了个空。

  看到这一幕的陈轩,脸上不禁浮现一缕笑意。

  正好唐秋灵醒来,见陈轩一脸笑意的看着她,不由得俏脸一红,轻声道:“你怎么这么早起床?”

  昨晚唐秋灵睡得比以前的每一晚都要香甜,竟是不知道陈轩下半夜离开了房间。

  陈轩笑着调侃道:“你半夜老是想抱着我,还想脱我衣服,你说我能不早点起床吗?”

  “我、我哪有?”唐秋灵一听,脸色更红了。

  她想起昨晚自己做了一个

  非常荒唐的梦,梦里和陈轩做了非常荒唐的事情,难道因为这个梦,她睡觉的动作也变得大了起来?

  陈轩继续调戏这个害羞的妮子:“你不但想脱我衣服,嘴里还说着陈轩我要、陈轩我要呢。”

  “你你你、你闭嘴!”唐秋灵羞得特别想用被子盖住脑袋。

  而且自己的父母就在另一边的床上睡着,她非常担心陈轩的话被父母听到。

  “秋灵,你真可爱。”陈轩差点就憋不住哈哈大笑了。

  唐秋灵窘迫的模样,确实十分的可爱。

  见陈轩笑意这么厉害,唐秋灵这才反应过来,这家伙原来是在调笑她。

  “不理你了!”

  唐秋灵翻身下床,穿好外衣鞋子,然后走到镜子面前梳理头发,一边梳一边通过镜面反射偷偷打量陈轩。

  这一看,又让她想起昨晚在温泉池里疯狂而又美妙的数个小时。

  好在这时唐备和芈凝也睡醒了,唐秋灵才忍住了羞意。

  四人吃完早饭,便前往碧虚坞后山广场。

  来到广场后,陈轩一眼看去,只见很多芈家子弟已经到场,这些子弟脸上十分兴奋,也有的一脸紧张,显然都是因为即将开始的比武考较。

  芈家三位家主芈庆、芈复和芈屏,率领众多家族长辈来到广场上,分列而坐。

  在这些芈家长辈前面的,是一个个小型擂台。

  比武过程很简单,通过抽签形式决定分组和对手,最终决出本次比武的第一名。

  “秋灵,快去抽签吧,在那边!”芈凝早就注意到三位家主面前,摆着一个木箱。

  想必这个木箱,就是用来抽签的。

  “今日参加比武的子弟,都过来这边排队抽签吧!”芈复站起身来说道。

  本家和分家子弟纷纷上前,排成两列。

  就在芈复准备宣布抽签开始时,几个芈家长辈和没有排队的芈朝、芈曦他们一起走过来。

  “二家主,先别抽签!”其中一个芈家长辈沉着脸开口道。

  芈复一眼就认出来,这几个长辈分别是芈汉、芈朝以及芈曦的父母和叔伯。

  芈汉和芈朝的父亲芈王马,此刻非常愤怒,他看向芈庆,咬牙而道:“大家主,陈轩把我两个儿子全身筋骨都打残了,连我们芈家药堂都治不好,我现在要陈轩偿命!”

  芈王马此话一出,全场一片哗然。

  “还有我儿子,也被陈轩打废了!”芈曦的父亲怒声道。

  芈庆见两个族弟如此愤怒,他眉头一皱,站起身走过了检查一下芈汉、芈朝和芈曦的伤势。

  然后芈庆把目光投到陈轩身上。

  “陈轩,真是你打的?”

  “昨晚这几个败类在女温泉池对我女朋友出手,我只是稍微教训一下他们罢了。”

  陈轩觉得自己下手并不狠,毕竟没有要了他们的命。

  可是这话在芈家人听来,那就是不是一个意思了。

  把芈汉、芈朝和芈曦打成废人,居然还只是稍微教训一下而已?

  “小子安敢如此狂妄!”芈屏一拍太师椅扶手,噌的一下站起身来,眼中满是怒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