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轩邪医传承 > 第1513章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第1513章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 为了今天这一战,燕荆还花了大钱在网络上营销造势。

  如果今天竹篮打水一场空,对他来说损失非常惨重。

  因此燕荆的神色,稍微有些阴沉了。

  其实至始至终,不管陈轩还是冢原一心,都没搭理过他。

  是他自己扬,要替邪帝应战东瀛剑圣,造了一波势。

  搞得约战还没开始,燕荆就被许多网民当成与邪帝、东瀛剑圣平起平坐的人物。

  其实认真考究起来,燕荆一点可圈可点的战绩都没有。

  全靠自己发布的练剑视频,和众多粉丝的吹嘘。

  现在邪帝和冢原一心都没出现,燕荆有一种被无形羞辱的感觉。

  自己造势造得轰轰烈烈,人家根本不理你啊!

  就在燕荆的耐心即将到达极限的时候,山道上突然传来一阵骚动。

  “快看,那个老头是不是冢原一心?”武者们纷纷伸手,指着其中一个方向。

  燕荆往那个方向看去,紧接着眼神一凛。

  他在网上见过冢原一心的照片,和视线中正往山顶走来的老头,有七八分相像。

  但是与照片上的一派宗师风范相比,山道上的那个老头,怎么隐隐有一股煞气呢?

  老头白发苍苍,一缕白须迎风飘荡,穿着朴素的东瀛剑道服,左腰间挂着一柄看上去粗制滥造的木质剑鞘。

  虽然有一种返璞归真的感觉,但燕荆总觉得这个老头和照片上气质大不相同。

  传说冢原一心闭关十年,已突破新境界,难道连外观气质都可以改变?

  “燕剑侠,冢原老鬼好像是一个人上山啊?”

  “哼,这老鬼真是目中无人,不把我们这么多英雄豪杰放在眼里了!”

  “你们别说,这老鬼看上去走路都这么吃力,该不会闭关闭到实力大降吧?哈哈!”

  山顶上的数百武者,看到冢原一心爬山慢吞吞的样子,全都没把他当成东瀛武学界百年来第一高手。

  丁凛、方盘和白娟娟,都生出一种自己上,也能打败这个老头的想法。

  燕荆见冢原一心走了五分钟还没到山顶,眼中渐渐浮现失望之色。

  如果这老鬼真的闭关失败、实力大降,只是为弟子报仇而出关的话,那么打败他就意义不大了。

  虽然算是捡便宜,但燕荆就是觉得不得劲。

  其实他觉得数百武者虽然实力不行,但他们的判断确实不无道理。

  因为在燕荆看来,冢原一心浑身上下笼罩的那一丝煞气,不像一个顶级高手、剑道宗师的样子。

  按道理来讲,练武那么多年,心境早已返璞归真,不应该还有煞气,即使死了三个徒弟。

  终于又过了五分钟之后,冢原一心走到了玉皇顶。

  “泰山,不愧是华夏第一山,可惜当年我们没有征服这片土地,真是遗憾。”

  冢原一心上山后的第一句话,就激起了众人的怒火!

  当年那段历史,是华夏最沉重的伤痛。

  而冢原一心作为东瀛人,一来就揭伤疤,哪个华夏人能不愤怒?

  “冢原老鬼,

  你别太娘的放狗臭屁!我们泱泱华夏,岂是你们弹丸小国能够征服的?”

  “就是,你还敢提当年的事,看来是不以为耻,引以为荣了!”

  “无耻老贼,今天你就等着被燕剑侠一剑斩杀吧!”

  众武者纷纷怒骂。

  但冢原一心的神色却无一丝变化,他甚至无视了在场数百武者,随意在玉皇顶上踱步,观赏风景,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是一名老年游客。

  燕荆的目光,跟随冢原一心的步履而动,他越看,目光越冷。

  冢原一心上山之后,连看都没看他一眼。

  这让燕荆内心被羞辱的感觉,越来越重。

  难道他这几天在网上造势那么浩大,这老鬼就一点也不在乎?

  别说不在乎了,看样子,这是完全是不认识他啊!

  “冢原一心,你特意挑选我们华夏第一山作为约战地点,算你有点眼光,可惜今日泰山之巅,就是你的葬身之地!”燕荆忍着怒火,沉声而道。

  他这句话说完,冢原一心还是没正眼看他。

  将目中无人这个成语诠释得淋漓尽致。

  众武者的情绪更加愤怒激动了。

  “燕剑侠,还跟这老鬼废话什么,让他见识一下我们华夏的剑术吧!”

  燕荆让两个跟班把水火坎离剑交给他,然后走到冢原一心面前,挡住冢原一心看风景的视线。

  这让冢原一心微微皱起发白的双眉。

  “冢原一心,你号称东瀛剑圣,东瀛武学界百年来第一高手,可曾听说过我青城剑道?”燕荆双手握住水火坎离剑,随时准备出鞘。

  冢原一心摇摇头,终于开口了,不过却只有简短的三个字:“没听过。”

  “哼,孤陋寡闻!”

  燕荆为了找回面子,当即反口讥讽。

  “冢原老鬼,闭关太久可不是什么好事,你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今日,我将亲手终结你的剑圣名号!”

  为了今日一战,燕荆早就想好这些冠冕堂皇的说辞。

  他本以为冢原一心会被挑起战意,但没想到话说完,冢原一心还是一副没把他当回事的样子。

  只见冢原一心隐含精芒的目光,扫过燕荆,再扫过燕荆身后的数百武者。

  随后可笑般说道:“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你说什么?”数百武者听到这句话,愤怒值达到了。

  如果不是燕荆还没动手,他们恨不得立刻出手狠狠教训这个老头一顿。

  冢原一心继续不屑而道:“华夏武者,真是一代不如一代了,好不容易出了个邪帝,连老夫的约战都不敢接,可悲,可叹!”

  “冢原老鬼,我说你思想落后,果然如此!”燕荆一声冷笑道,“长江后浪推前浪,邪帝也不过是我们华夏武学界的一颗流星而已,如今的时代,我们传统武学家即将崛起,我燕荆现在就以青城剑道第二十二代传人的名号,挑战你东瀛剑圣!”

  “你?还不够格。”

  冢原一心又摇了摇头。

  “邪帝在哪里,叫他滚出来与老夫一战!”

  一再被冢原一心藐视,燕荆的怒意终于彻底爆发出来:“够不够资格,先问问我手中的水火坎离剑!”